日本留学生:岩本公夫
1998年4月7日
  我第一次遇到门礅是在来中国6个月后的1996年2月20日。那天,我参观了雍和宫。回来的路上,有些闲暇时间。于是想顺路参观一下设于孔庙中的首都博物馆。但因为过了开馆时间,没参观成。没办法,我只好向地铁站走去。沿着孔庙高高的院墙,我走进了一条小巷,慢慢地走着、欣赏着暧洋洋的冬日里胡同的风景。路北一扇门脚下的一块闪着灰黑色光泽的圆石头映入了我的眼帘。仔细一端详,原来这石头上雕满了漂亮的图案。于是我用相机把它照了下来(9号照片)。这种东西我在日本从未见过,看起来是用来固定门柱的。不仅如此,它还非常漂亮。

  从那以后,我便开始对门礅发生了性趣,偶尔照些照片,跟主人聊聊,渐渐地我弄明白了下面这几件事:(1)在中国,还没有门礅的专著,也没有有关的详细研究和收集的资料。(2)北京的门礅由于城市开发,将与旧房屋子一同消失。(3)在北京对门礅的保护,以及针对门礅保护的现状调查还未开始。
  我想,门礅是北京的重要文物,为什么没有进行保护呢?这使我联想到日本的“根付”。“根付”长2至5厘米,是和服带子上用来挂饰品的物件,是一种雕刻精巧优美的民间工艺品。在普遍穿和服的时代,不管哪家都肯定有五、六个。日本人脱掉和服,换上洋装时,“根付”也就成了没用东西。外国人都欣赏它的精美,把它作为土特产买回去。结果现在即使在日本的美术馆里,“根付”都不多见了。规模最大的“根付展”反倒在美国。我想也许中国的门礅会遭遇与“根付”同样的命运吧?因此作为一个外国人的我,决定要担起保护门礅的使命。太太也赞成我,说如果能坚持下来的话,是件好事。按照来中国前的计划,我和太太于97年8月一起回了日本。为了完成北京门礅的分布调查和摄影,9月我又回到了中国。

  在近两年间,我得到了众多人士的支持、帮助和声援,虽然还不够完善,但我已基本上完成了最初的三个目标。在此,仅表示深深的谢意。这其中有帮助我搬运又脏又重的门礅的以何老师为首的绿化工人们,有承担了几乎所有文字翻译的张美霞老师,我再一次向他们表示由衷的感谢。
  我希望通过本次门礅展,有更多的人们对门礅发生兴趣。

回门礅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