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届茅盾文学奖揭晓

颁奖仪式将在乌镇举行

备受关注的第六届茅盾文学奖于05年4月10日下午揭晓,《张居正》、《无字》、《历史的天空》、《英雄时代》和《东藏记》这5部作品最终榜上有名。作家张洁继第二届茅盾文学奖后,再次荣获茅盾文学奖。

茅盾文学奖是根据茅盾先生生前遗愿,为鼓励优秀长篇小说的创作,推动我国社会主义文学的发展而设立的是我国具有最高荣誉的文学奖项之一。

茅盾文学奖由中国作家协会主办。遍观此次获奖的5部作品,各有千秋。从初评到终评各个阶段,《张居正》一路遥遥领先,这部作品共4部150万字,但读起来没有任何拖沓冗长之感,能感受作者对古代官制等典章制度之熟悉,其语言功夫之纯熟,笔下社会生活之波澜壮阔,令人叹为观止。张洁的《无字》则通过凡人小事反应社会风云,以3个女儿的命运,实则有非常广阔的背景,对历史进行深入思考,极为感人。

本届茅盾文学奖的颁奖仪式将于2005年6月在茅盾的故乡 -- 乌镇举行。

乌镇简介

乌镇,地处中国浙江省桐乡市,位于上海、杭州、南京中间,京杭大运河穿镇而过。1300多年的历史积淀赋予了她深厚的文化底蕴。乌镇自古繁华,至今还保留着江南水乡独特而浓郁的民俗风情。此地钟灵毓秀,人才辈出。自梁昭明太子筑馆读书于此,至近代文学大师茅盾,留下了众多地人文胜迹。镇内民居临河而建、傍桥成市;石栏拱桥、过街券门、深宅大院、河埠廊坊保存完好;一派原生态江南水乡的怡然风情。

第六届茅盾文学奖揭晓

    昨天,第六届茅盾文学奖评奖办公室公布了本届文学奖的评奖结果,在26部候选作品中,《张居正》《无字》《历史的天空》《英雄时代》《东藏记》突围成功,其中作家张洁的作品是二度获奖。贾平凹的《怀念狼》、莫言的《檀香刑》等21部作品落榜。

张洁凭《无字》再次获奖

    本届茅盾文学奖评委之一雷达先生说,本届评奖工作均严格依照《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修订稿)》规定的评奖程序进行,5部获奖作品都得到了不少于2/3评委的赞成票。“这些获奖作品,基本体现了评奖年度间(1999年-2002年)长篇小说的代表性收获,体现了文学关注现实、反映时代的精神风貌以及在创新之路上不断前行的努力。”雷达说。

    据介绍,熊召政的《张居正》从初评到终评始终都遥遥领先,得票数最高,是获奖最顺利的作品。张洁的小说《沉重的翅膀》曾获得第二届茅盾文学奖,此次她凭《无字》再度获奖。由此,她也成为我国目前惟一一位获得过两次茅盾文学奖的作家。

莫言贾平凹作品仅差几票

对于落选的其他21部作品,雷达表示很惋惜:“莫言的《檀香刑》、贾平凹的《怀念狼》等作品都是因差几票而落选,但茅盾文学奖评选是严格按照评委投票数据来决定的,数量决定了是否上榜或落选。”

 

 

评论家质疑《英雄时代》

 

茅盾文学奖评委会称此次评选是公正、公平、严肃的,但一些专家却对结果有着自己的意见。文学评论家解玺璋称,他对《张居正》《无字》《东藏记》以及《历史的天空》四部作品获奖感到满意,惟一反对的就是柳建伟的《英雄时代》。解玺璋认为该作品应景的成分太重,塑造的人物形象苍白无力,艺术价值不能与获奖的四部作品同日而语,“它的获奖简直就是对茅盾文学奖的亵渎”。中国作协将于今年6月在茅盾先生的家乡浙江乌镇举行隆重的颁奖仪式,届时还将举办相应的展览、研讨活动。

 

 

获奖作品

 

《张居正》 (熊召政)

 

内容:张居正,是明万历年间曾因厉行改革而彪炳史册的一位传奇人物。他荣登首辅之位后,理政十年:整饬吏治,刷新颓风;整肃教育,延揽济世之才;革新税赋,梳理财政。拯朱明王朝将倾之厦,使万历时期成为明王朝最为富庶的时代。其主事时声势显赫,炙手可热,圣眷优渥,无与伦比,但遗憾的是祸发身后,当他为国鞠躬尽瘁之后,却遭到了残酷的清算,隆葬归天之际,即遭人非议之时,结果家产尽抄,爵封皆夺,祸连八旬老母,罪及子孙,给他的家人、朋友以及同道带来了巨大的灾难。

 

点评:作品共4部150万字,但读起来没有任何拖沓冗长之感,能感受作者对古代吏制等典章制度之熟悉,其语言功夫之纯熟、笔下社会生活之波澜壮阔,令人叹为观止。

 

 

 

 

 

 

 

 

 

《无字》 (张洁)



 

内容:以女作家吴为的人生经历为主线,讲述了她及其家族几代女性的婚姻故事,描摹了社会大动荡、大变革中各色人等的坎坷人生遭际,展现了中国近百年间的时代风云,对二十世纪的中国的独特的记录与审视,描写一个说不尽的时代。

 

点评:这是作家对上个世纪的回望;

  这是作家留给新世纪的声音;

  这是作家为那些已然无法言说的魂魄,诉说着他们饱经的沧桑与心底的困惑,叩问着整个世界……

  这是著名女作家张洁,历时十二载,潜心撰著的凝重恢弘、空灵隽永的长篇力作。

  小说文字灵动洒脱,情节精妙跌宕,人物复杂逼真,布局宏达伟阔。好似一部雄浑的交响乐,一个回旋又一个回旋,撞击着人们的心灵,进行着灵魂的拷问,留下无尽的思索,实可谓闳其中而肆其外,给人以强烈的艺术震撼。

  老子有言:“大音希声,大象无形。”太深重的苦难恐怕难以表述,太饱满的感情恐怕无法言说,是曰《无字》。我们却于《无字》中看到了作家对人类精神家园的苦苦寻觅,听到了作家对新世纪的美好祈盼。

全书分三部,计八十余万字。通过凡人小事反映社会风云,以3个女人的命运为主线,实则有非常广阔的背景,对历史进行深入思考,极为感人,堪称一部世纪性的生命史诗。

 

《历史的天空》 (徐贵祥)

 

 

内容:挣脱了日军的追杀,几个逃难的青年在对未来的选择上分道扬镳。找八路军的遇上了国民党,投国民党的撞上了八路军。从此,他们有了一段波澜壮阔的战争史诗,有了惊世骇俗的爱情故事和扑朔迷离的人间恩怨。主人公梁大牙因逃避日军追杀投奔国民党军,阴差阳错闯进了八路军的根据地,在他犹豫的时候,一个青年女八路的及时出现,改变了他脱离八路军投奔国民党军的念头,就这一步,梁大牙从此就走向了战争和政治,并在其对立面、优秀的政治工作者张普景等人的帮助下,逐步显示了优秀的品质和卓越的智慧,由一个不自觉的乡村好汉成长为一名足智多谋的指挥员,最终修炼成为一名具有高度政治觉悟和斗争艺术的高级将领。

 

点评:把目光聚焦于战争中人的成长的曲折复杂过程,抓住了在战争和政治中各种关系的激烈碰撞

 

和微妙变化,使“梁大牙”这一血肉丰满的形象从扑朔迷离错综复杂的网络中脱颖而出。

 

《英雄时代》 (柳建伟)

 

 

内容:本书描写了党的高级领导人、老一辈革命家陆震天的养子和儿子:史天雄和陆承伟这一对异姓兄弟不同的人生经历和道路。他们在红色家族中成长,经历了十年浩劫后,陆承伟从美国学成归国,成为金融投资业的弄潮儿;史天雄则由当年对越战争中的英雄走上了仕途,成为国家电子工业部的副司长。在中国改革开放走向市场经济之时,史天雄备感建设中国特色市场经济的紧迫,毅然离职下海,当上了一个私营企业的总经理,由此两兄弟成为了经济领域角逐的对手。一个典型的高干子弟,却是商业神话中的另类英雄,他的道德操守和价值取向令人质疑。某些时候他可以不计较个人的利益,却忽略或蔑视别人的利益,甚至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择手段。他并非没有家国的观念,他对我们这个时代的许多困惑有自己独到的思考。

 

点评:既真实深刻地描绘了中国西部城市生活的丰富性、复杂性,更着力于把握和揭示我们这个时代的某些鲜明的本质特征。

 

《东藏记》 (宗璞)

 

内容:描写明仑大学南迁昆明之后,孟弗之一家和师生们在国破家亡、居无定所情况下的生活,表现了当时知识分子和青年学生的人生态度、人格情操和价值取向。 

 

 

点评:众多的人物命运和世相心态,在看似平淡的生活情境和细节中缓缓展开,伏有大气磅礴的布局。小说写出了高级知识分子的尊严,确实显现了真正的高雅而不是伪贵族的吹嘘做作。

宗璞以她细密从容的叙述方式,建立起优美温婉的语言风格。众多的人物命运和世相心态,在看似平淡的生活情境和细节中缓缓展开,伏有大气磅礴的布局。宗璞笔下的战争没有刀光剑影,却烙刻了深重的精神创痕,并具有一种柔性的书卷气息。那种浸入骨髓的文化质感,在阅读中竟令人有如置身于《红楼梦》的语境之中。读《东藏记》这样隽永而精致的小说,真是受益又享受。 

宗璞在病中苦耕,历时7年,《南渡记》的第二部《东藏记》终于面世。计划中尚有《两征记》、《北归记》,是总书名为《野葫芦引》的多卷长篇系列。

 

获奖感言

 

        熊召政

 

    当今之世,文学似乎已经边缘化,但我认为,无论文学的生存环境如何改变,作家都不应该丧失忧患与尊严。如果读者能通过作家的作品来热爱自己的祖国,来敬畏民族的先贤,来感受到真切的生活,并获得深邃的思考,那么这个作家便是幸福的。你尊重文学,读者最终会尊重你。

(人物简介:1953年出生,湖北万象文化传播公司总裁。其他作品有诗歌《制止,请举起你森林般的手》)

 

         

 

    因张洁手机一直处于占线状态,记者未能与她取得联系。———编者注

   (人物简介:1937年生于北京。1960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国家一级作家、国务院授予的有特殊贡献作家。是迄今为止全国惟一获得短篇、中篇、长篇小说三项国家奖的作家。其他作品有《爱是不能忘记的》《沉重的翅膀》《方舟》《世界上最疼我的那个人去了》)   

 

■徐贵祥

 

   听到获奖的消息,我略有些惊奇,但并不感到意外。电视剧的成功,使得这部作品人气大增,为更多的读者接受、喜爱。评委会各位专家的认可,对我来说是莫大鼓励。张洁老师连续两届获奖,我觉得是应该的,因为她的创作、她的为人是所有作家的楷模。    (人物简介:1959年出生,安徽人。1978年应征入伍,1991年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其他作品有长篇小说《仰角》、中短篇小说集《弹道无痕》《天下》等)

 

         

 

    我最近身体不好,得到这个奖项是我非常高兴的一件事。我是这样看待这个奖项的:奖项是奖给过去的,只能证明过去的成功;而将来要做的事情更艰巨。我现在不能说很多话了,希望你们理解我。我和张洁女士很久没见面,听到她获奖,替她高兴。

    (人物简介:1928年生于北京,哲学家冯友兰之女。曾就职于中国文联及编辑部,多年从事外国文学研究。其他作品有《红豆》《弦上的梦》,系列长篇《野葫芦引》)

 

        柳建伟

 

    “茅盾文学奖”好比一把尺子,准确地丈量了我的创作。我应该是本届获奖作家中最年轻的一位,因此感觉到责任与压力。张洁先生、宗璞先生他们的作品大部分我都拜读过,也是我学习写作的范本,与两位先生一同获奖也是我的荣耀。

    (人物简介:1963年出生,河南人,成都军区干事。其他作品有长篇小说《北方城郭》《突出重围》、长篇报告文学《红太阳白太阳》等)

 

快评

 

永远的现实主义

 

    获奖的五部作品,有着共同的特点———题材重大(《无字》除外)、主题深刻、现实主义风格、写作模式较传统。六届茅盾文学奖,从第一届的《芙蓉镇》《许茂和他的女儿们》开始,绝大多数获奖作品皆是如此。

    在这五部作品中,历史题材三部:《张居正》,明朝万历年间的改革者;《历史的天空》,抗战中爱国者的成长;《东藏记》,长篇系列小说《野葫芦引》的第二部,与《南渡记》一样,讲述抗战时期北京学生南下昆明,参加滇缅战争,又北上返家的故事。当代题材两部:一部是《英雄时代》,写国企改革的艰难阵痛,塑造了和平时代的新一代英雄,延续了柳建伟一贯的宏大叙事风格;另一部《无字》,大概是为了平衡前四部的题材,描写外婆、祖母及女主人公的情缘。

    得奖作家中,最年轻的是柳建伟,42岁,最高龄的是宗璞,77岁。对于长篇小说作者来说,这个年龄段的确是最普遍的。但是,五位作家全是严肃的现实主义,全是主旋律,是否也是一种遗憾呢?《怀念狼》《檀香刑》的落选,让人有一望可知的感觉———前者的诡异、后者的残酷与污秽,显然都不太与我们这个时代的主流合拍。

如果茅盾文学奖真的可以成为文学之碑,成为千秋万代的文字编年史,那么后人来看我们的时代,比如1999年到2002年,他们会以为我们这个时代最主要的事情只有两件:一是怀旧,尤其怀念及反思抗日战争;二是国企在改革———虽然这改革已经进行了二三十年。至于其他的呢?也许评委们认为那是小众。然而,如果没有电视剧,谁会看《历史的天空》?   


 

10万现金奖励文坛新贵

第六届茅盾文学奖揭晓

 

  第六届茅盾文学奖于昨日揭晓,熊召政的《张居正》、张洁的《无字》、徐贵祥的《历史的天空》、柳建伟的《英雄时代》和宗璞的《东藏记》这5部作品最终上榜。作家张洁是继第二届茅盾文学奖后,再次获得茅盾文学奖。一位作家获两次矛盾文学奖,这在中国文坛上尚属首次。

  记者从茅盾文学奖评委会获悉,本届茅盾文学奖奖金金额将有大幅度提高,可能会从以往的1万元上升到10万元人民币。尽管这一数目并不算最高,但是获奖还是让作家在获得名声的同时,获得了经济上的回报。这里还不包括各省对作家的奖励,以及因为获奖而带来的畅销效应。

面对瞬间降临的名与利,茅盾文学奖新一轮得主各有怎样的心态呢?晨报记者昨日对部分获奖者进行了采访。

 

获奖作家谈名利

 

  柳建伟:文学也能带来名和利

  问:茅盾文学奖在你心目中的地位如何?

柳建伟:茅盾文学奖是中国内地最权威、最具影响力、最公正的文学奖项。它是中国的诺贝尔文学奖。我对于自己的作品能否得奖是非常在意的。对于写作来说,评奖就如一场考试,考分自然很重要。  

问:你如何看待这个奖项的公正性?

  柳建伟:茅盾文学奖已经评了二十多年,应该说,获奖的22部作品代表了过去20多年的长篇小说的最高成就。但任何奖都有遗憾,就如托尔斯泰一辈子也没有得到诺贝尔文学奖一样。对于一个正在摸索阶段的奖项(茅盾文学奖),不能看它遗漏了什么,而要看它评上了什么。  问:你对茅盾文学奖将给你带来的名与利怎么看待?

  柳建伟:不能说期望值有多高,当然评奖对阅读有影响,但不是特别大。现在是好酒还怕巷子深呢,而茅盾文学奖是个不重吆喝的奖项,如果因为得奖而多发1万册,那么我就很满足了。  问:获取文学大奖和作品被改编成影视剧,哪一个更让你兴奋?

  柳建伟: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东西。《突出重围》在被改编影视前一年卖了不到2万册,但是电视一播销到10万册,市场经济时代,文学也能带来名和利。茅盾文学奖带来的经济效益不是很大,但带来的名也许更能持久。这两种都是一种人生体验,很难说孰轻孰重。可能严肃的大奖更重要的吧。作品被影视改编后,有读者找你签名,与你合影,但这种欢呼持续一段时间,读者可能就去追逐新的东西,冷与热速度太快,落差太大。还是茅盾文学奖持久一些,文学奖是一种文学积淀,不会受这种潮流的影响。 

   熊召政:名利是等了10年换来的

  问:茅盾文学奖在你心目中的地位如何?

  熊召政:对于写长篇小说的作家,这肯定是最高的奖项。获奖是对每个作家的肯定。对于它是中国的诺贝尔文学奖的比喻,我不这么认为,只能说这是中国最重要的文学奖项。  问:你如何看待这个奖项的公正性?

  熊召政:从历届的情况来看,茅盾文学奖对优秀作品应该说都有体现。诺贝尔文学奖不是也没有给托尔斯泰颁奖嘛,这不是他的错,也不是诺奖的错,总有些人与奖有缘,有人无缘。大家耳熟能详的小说如陈忠实《白鹿原》、王安忆的《长恨歌》、阿来的《尘埃落定》等都在这个奖中,所以没有更多的理由去指责它,每个奖都有挂一漏万的现象出现。

  问:你对茅盾文学奖将给你带来的名与利怎么看待?

  熊召政:它可以对市场有刺激作用,但读者还是希望能看到喜欢的作品。其实名利这个东西,可能就是你坐了10年冷板凳换来的,如果因此而沉醉,那就像一条没法养家的狗,不一会就会跑了。只有继续抱着坐冷板凳的心态,名利才会如影随形。

  问:获取文学大奖和作品被改编成影视剧,哪一个更让你兴奋?

  熊召政:这是两个都不可忽略的方面,改编影视,让小说以最普及的方式让人知道,但文学评奖,则是衡量作品品味的一种方式。这是两种衡量体系。我希望得到文学界的承认,但也希望作品能更多地走向读者。

  徐贵祥:我不否认对成名的期望

  问:茅盾文学奖在你心目中的地位如何?

  徐贵祥:我浏览过几届茅盾文学奖的作品,绝大多数作品是好的,影响了许多人。

  问:你如何看待这个奖项的公正性?

  徐贵祥:如果没有获奖,我会觉得很失望,但获奖之后,我不可能再来提出质疑。但我认为,这么几部作品,未必能代表中国长篇小说的最高成就。但是毕竟是从很多次筛选,经过好几轮投票评出来的。绝对的公正是没有的,但我认为这个评奖有它的权威性。相对来说,是公正的。

  问:获取文学大奖和作品被改编成影视剧,哪一个更让你兴奋?

  徐贵祥:获奖可能使同一个作家在文学领域有一片更广阔的天空,但影视作品的覆盖面很大,拥有更多的读者,所以不能说孰轻孰重。

  问:你对茅盾文学奖将给你带来的名与利怎么看待?

  徐贵祥:获奖未必全部说明一个作品的品味,但是会改变一个作家的文学地位。我首先感觉到的是压力,我的下一部作品该怎么办?我不否认对成名成家的期望,但这是在获奖以前,得奖后我想的不是这个,我想的是如何对得起这个奖,下一部作品还应该像那么回事。       文章来源:新闻晨报

 

入围作品简介

 

黄国荣《乡谣》

《乡谣》记录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一个对未来茫然无知的农民二祥几十年的命运起伏,折射了半个多世纪的历史变迁以及处于社会底层的小人物在历史变化过程中的茫然与无奈,加之作者对于江南水乡的风物传说与世态人情的淋漓尽致的描述,《乡谣》被评论界称为“奇书”。

 

 













 张一弓《远去的驿站》

张一弓从一个孩童的经历和视角,写出了战火纷飞的年代里,“我”的大舅、父亲以及姨夫为核心的三个家族所发生的一系列故事。书中有四十多个人物相继出场,没有太复杂的关系,也没有过多缠绵的感情纠葛,只是在大舅的冲动中,在父亲的执著中,在姨夫的坚持中,面对敌人,面对情人,面对手足而产生的诸多心灵上的撞击。作者把人物思想、情感的冲突,心灵的对话描绘得生动感人。

 

 










 

 

 成一《白银谷》

 

晋商独创的票号,在明清两朝有着秘史般的金融传奇。该作品首次全景式地再现了晋商望族的商业活动、社会关系、个人隐秘等诸般形态;对豪门深藏的善恶恩怨、商家周围的官场宦海、士林儒业、武林镖局、西洋教会都有着丰满鲜活、淋漓尽致的描绘。

 

 

这部小说里,有燃烧的激情、快意的幽默、尖锐的反讽、高贵的蔑视、温柔的怜悯、有趣的知识、丰饶的意味以及会呼吸的语言。

 

 懿翎:《把绵羊和山羊分开》

它的出现不仅为知青文学写作增添了新异的样态,而且还将改变中国女性写作甚至中国当代小说写作的风格结构。

 

 

 










 

 

 

 

 红柯《西去的骑手》

 

河州少年马仲英不堪忍受家族势力和军阀的压迫,揭竿而起,年近十七岁,人称“尕司令”。西北军名将吉鸿昌与之血战,马仲英败退,屡经磨难,以暂编36师名义远征新疆。此时盛世才正在新疆崛起,面对马中英的进攻,擅耍权谋的盛世才邀请苏军入境助战,于是展开了自左宗棠征西以来西域最悲壮惨烈的头屯河大战,哥萨克骑兵师全军覆没。苏军又以空军和装甲部队发起攻击,坦克压碎了最后一名西部骑手……

这是一部有关英雄和血性的史诗式长篇。金戈铁马,碧血黄沙中,有凝重的历史,有浪漫的情怀,更有生命的真谛和灵魂不死的传说。

 

 

 

 

 

 

 

 周大新《第二十幕》

 

这是作者用近十年时间构思写出的一部长篇小说。

  小说呈现了中原古城南阳一个丝织世家在二十世纪这个舞台上的精彩演出场面,让我们看到了人类在导演和表演升降沉浮人生际遇方面的高超本领。

小说通过对一个小城百年间世相的描摹,也把中华民族在二十世纪留下的脚印凸现出来,为后人回视自己的来路提供了方便。

 

 

 

 

 

 

 

 阎连科《日光流年》

三姓村村长司马蓝才39岁,身患绝症危在旦夕,他的相好蓝四十决定去城里卖淫以挣钱救活司马蓝,钱挣回来了,司马蓝活了下来,而蓝四十却死了,一场更可怕的蚂蚱灾正在逼近……这部写新中国农村的力作系阎连科历时三载三易其稿写就的,鲜活的语言、大胆的意识、诗性的想象,将农村生活描绘得栩栩如生,深入骨髓,备受文坛内外赞誉,是继《白鹿原》之后的当代文坛描写农村的又一典范之作。

 

 

 

 

 

 

 

 

 

 

 

 


 贾平凹《怀念狼》

这部叙述无羁,寓意丰饶的长篇小说是一阙寻找天人合一的祈歌,作者苦著三年,历经四次修改后完成。

   猎人、记者、烂头在为商州尚存的十五只狼拍照存档的差途中,血光之灾比比皆是,妖夭奇遇倏然丛生,诡事异象迭出不穷……

上帝把颠覆一块文学样板的策源地给予贾平凹之时,已经洞察到这位小说英雄会纵情高歌地开拓文学的疆域,将一部奇书传到人间。

 

 

 

 

 

 

 

 

 


 李洱《花腔》

《花腔》以寻找主人公葛任为基本线索,以破解葛任的生死之谜为结构中心,描写了葛任短短一生的生活境遇、政治追求及爱情经历,讲述了个人在历史动荡中的命运。

小说的最大特色是以三个当事人的口述和大量的引文来完成叙事。书中众多的任务性情不同、身份各异,以不同的腔调来叙述这桩历史谜案,显得意味深长,引发我们对历史与现实、真实与虚构、记忆与遗忘、饶舌与缄默等诸种生存状态的体验和思考。作品体现了当代文学的智慧,具有罕见的郑重态度,将在读者心中留下持久回声。

 

 

 

 

 

 

 

 

 

 


 

 

 

 

 

解密——一部破解秘密、挑战智力的小说

 

这是一部令人惊异而又很有大家风范的长篇小说,青年诗人麦家所开创的“新智力小说”的道路,给人耳目一新之感。主人公是从事破解密码的特殊职业者,他有着天赋极高的智商,孤僻冷漠的性格,以及幽深莫测的奇幻命运。但是,由于国家的利益和事业的需要,他们的故事往往隐匿于世俗阳光无法照射到的角落……传奇的人生、家族的秘史、天才的智慧、诡异的想象、莫测的命运和荒诞的现实在小说中交织纠缠,给人一种强烈的艺术震撼与思想震撼。小说既有着人物命运和情节本身的紧张,又有着思想和智力的紧张,作家构思的奇特、想象的高远和语言的干净利落都是中国当代长篇小说中所罕见的。

 

 

 

 莫言《檀香刑》

《檀香刑》是莫言潜心五年完成的一部长篇力作。在这部神品妙构的小说中,莫言以1900年德国人在山东修建胶济铁路、袁世凯镇压山东义和团运动、八国联军攻陷北京、慈禧仓皇出逃为历史背景,用摇曳多姿的笔触,大悲大喜的激情,高瞻深睿的思想,活龙活现的讲述了发生在"高密东北乡"的一场可歌可泣的兵荒马乱的运动,一桩骇人听闻的酷刑,一段惊心动魄的爱情。

 

 

 

 

孙惠芬《歇马山庄》

 

孙惠芬的长篇小说《歇马山庄》以改革开放后的辽南农村为背景,表现农村青年在历史巨变中的迷茫和选择。这些被新的社会生活、新的社会观念所冲击荡涤的青年表现出了更加鲜活、灵敏的状态。他们似乎有别于以前农村题材所表现的那种因袭传递,身负重压,努力向外挣扎,因而痛苦、缠绵的形象,他们自然、真诚、甚至突兀地表达对生活,婚姻的意愿。使人们对今日农村的人际关系、人格人性变化的色彩斑驳、急遽有所震动。

 

 

 

 

 

 

 

 

 

 

 李锐《银城故事》

 

这部可以称作新历史主义小说的作品,写到了在以往同类题材的作品中不难看到得党人的冒险、国民的麻木、官吏的凶残、绅商的皎洁以至民间的狂暴和爱情的浪漫,但是所有这一切,都不是受制于某种本质的规定,而是唯一终欲望和激情所驱使,这也使得1910年秋天涨满银溪的“性感的河水”已发现的波涛汹涌。

本文资料摘自新浪读书频道

 





相关图片

                                              

茅盾(1896-1981)

新文化运动巨匠之一,卓越的文学家、社会活动家。原名沈德鸿,浙江桐乡人。二十年代至四十年代曾三次居住虹口。

图片资料摘自中国图片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