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嗜书如命的爱书人,特别是在图书馆工作的爱书人,就不能不谈这壮观秀丽的于2005年5月18日在名城天津开幕的第十五届全国书市。想一下吧!那么多好书,那么多新书,还有那么多老朋友,怎能不心急?怎能不多加关注呢?而且,嘿嘿,文人乐山乐水,到了天津当然得顺便把这北方名城好好逛逛。

 

————编者按

 

全国书市于天津拉开帷幕

15届全国书市将于今天上午10点半在天津国际展览中心正式拉开帷幕。本届书市出版物展销会陈列的最新出版物达14万种,创下历届书市之最。

而且本届书市专设面向普通读者的图书零售卖场,并组织了一系列推广活动。据悉,在书市期间,将有40余项签售活动陆续举办,组委会还策划了各类购书专场,各出版社也准备了签名售书、演讲、报告,新书发布等相关活动,冯骥才、库恩、叶永烈、严崇年、章含之、张建星、秦文君、刘墉、郑渊洁、郭敬明等文化名人将莅临天津,与读者亲密接触。

  目前,已经确定的有“线装本《四库全书》”、“世纪人文系列丛书”、《希腊神话传说》、“哈佛经管丛书”等新书发布会等等。19日,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组织了中国防艾第一人高耀洁签售《中国艾滋病调查》,文汇出版社将组织章含之、张建星等9名作家签名售书;作家出版社组织了陆毅签售。《他改变了世界——江泽民传》作者库恩将在书市演讲。一些出版、发行机构将向周恩来、邓颖超纪念馆、社区以及外来务工人员赠书。

另据悉,作为本次活动的东道主,天津市各出版社共组织了一千多种新书,其中包括百花文艺出版社的《西方人文史》、南开大学出版社、天津古籍出版社和天津教育出版社则联合出版了《益世报》影印本、天津人民出版社的《徐志摩全集》等等。天津市集邮公司还为本届书市特别设计制作了纪念封、个性化邮票和纪念戳。

“旧书”不少   

  虽然本届书市规模超过往届,汇集了500多家出版社共计14万多种图书,但是亮相书市的图书中,不少已经不算新的书仍旧想借助书市成为关注点。

从组委会的日程安排表中可以看到,有些书并非新书。5月18日下午举办的“线装本《四库全书》津门首展新闻发布会”上,力推的《四库全书》,定价高达39万元,但该书已出版近一年。岳麓书社推出的《魏源全集》也出版上市近2个月了。《中国艾滋病调查》、《正说清朝十二帝》、《曹开镛谈男性健康》……

二战书成热点

由于今年是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二战图书也成为本届书市的主流。其中,一家出版社就推出了近50种,包括“二战经典战役全记录”、“二战沙场战将全画传”、“二战著名战役全画传”等。其他出版社也不甘落后,中共党史出版社征订的与抗日战争有关的图书近30种,其中包括《中华民族抗日战争史》,《三百万日俘日侨遣返实录》等等。而江苏人民出版社则主推《德国反犹史》,《纳粹德国:一部新的历史》,《中国抗日战争正面战场作战记》等图书。人民文学出版社、译林出版社等文艺类出版社与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有关的图书则以中、长篇小说为主。

郑和图书蓄势待发

今年是郑和下西洋600周年,在本届书市之前,相关的图书就有《与郑和相遇海上》、《1405--郑和下西洋》、《当中国称霸海上》等。

在本届书市上,一本在国外引起巨大反响的图书《1405:中国发现世界》出现在京华出版社的展位上。据相关人员透露,该书已经翻译成多种文字在世界各国出版,目前展出的是样书,正式出版还要等一段时间。据介绍,不久后,该书作者加文·孟席斯还会来北京演讲。

知名实力作家竞推新作

几乎每届全国书市都会有人说原创新作太少了。这次第15届全国书市会有什么改变呢?

来自出版社的消息,王蒙、阿来、刘醒龙、肖复兴、柯云路、陈世旭、海男、陈桂棣、荆歌等一批当代实力派作家的原创新作将在书市上推出。

长篇小说《空山》是藏族作家阿来继《尘埃落定》后沉寂十年,精心打造出的一部新长篇,这部作品以厚重的精神意蕴、崭新的艺术构思和旖旎的西部风情惹人关注,堪称近年难得一见的精品。

老作家王蒙的《不成样子的怀念》,通过亲历事件追忆其接触过的人物,作者情感溢于言表,该书可以和《王蒙:我的人生哲学》互读。

《圣天门口》由实力派作家刘醒龙集6年心血、两次推倒重来、三易其稿创作而成,这部百万字之巨的三部曲着力点虽是大别山区的一座小镇,所涵盖的却是上世纪中华民族的历史风云,是近年来难得一见的史诗性作品。

长篇纪实文学《黑白记忆———我的青春回忆录》是肖复兴在2004年8月重返北大荒之后而作。

荆歌新作《我们的爱情》说的是3位刚刚走出校门的青年被分配到镇中学,在这里以各自方式演绎着各自的爱情故事。

陈世旭《一半是黑色一半是白色》描绘了一群平常人的不平常经历。海男《桃花劫》讲述了一段弥漫着诡异神秘气息的传奇故事。柯云路《父亲嫌疑人》通过“我”和父亲嫌疑人及他们女儿之间的故事,冷峻机智地道出了人世间男男女女的真相。

陈桂棣春桃夫妇在新作《包公遗骨记》中,讲述的不是包公刚直不阿为民请命,而是包公遗骨凄然流浪的故事。

新书即将与读者见面,作家们心态淡然。阿来:“我最不愿意做的事是签名售书,这种形式到底有什么效果很难讲。不过,我会在能接受的范围内配合出版社,进行商业推广。”作家刘醒龙目前正在武汉家中幸福耕耘大散文,他说:“我害怕自己的书被炒作,宣传低调些,将来读者对书的理解反而会更深。因为真正被读者喜爱的好书都不是炒作出来的,比如《白鹿原》。”

 

 

图书业三大问题依然尖锐

在第十五届全国书市上14万种图书荟萃天津,各种新书发布、签售活动让人眼花缭乱,只是特别值得购买收藏的好书并不多见。而且我国出版业虽然取得了巨大成绩,但出版物市场存在过分依靠教材、跟风现象严重等结构性问题和混乱状况,亟待改变。

问题1:出版产值和利润过分依靠教材

据介绍,我国教材出版的产值比重超过50%,教辅图书又占相当比例,教育出版的利润在整个出版业中所占比重偏高。然而,美、英、日等发达国家的出版利润中,教材的比重都没有超过30%,大众读物的产值贡献率在美国多年来都是超过60%;专业出版、教材两项也只有35%左右,英国大众读物的产值占到50%,日本则高达80%。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图书出版机构失衡的问题明显。经常能听到业内人这样说:“看看,教育社就是有钱啊,书能出得这么奢侈。”目前,全国教育、高校出版社,有不少早成立一些下属公司,转向出版文艺、社科类图书。而且,这些图书被爱书人称为是“有品位、有内涵”的。好多出版社都是以教材、教辅出版养高端图书产品。

针对这样的情况,有业内人士认为,以教材、教辅养学术、文艺图书的出版,有它有利的一面,就是在现有的条件下,使得一些印数不会太大而内容有价值的好书得以出版。但是,如果依靠教材出版的这个秩序一旦被打破,很多出版社就现有的状况来看,是没有能力面对市场的。因此,出版社应该面对市场思考本身的生存和发展方向。

问题2:跟风多,原创性不强

“出版的原创性不强,特别是反映我国科研、教学最新进展的图书开发不够。一方面,图书跟风现象严重,粗制滥造,甚至出现出伪书的情况;另一方面,出版反映我国科研教学最新成果的图书虽然受到重视,但没有形成良性生产经营机制,没有成为出版生存发展的重要方面。”这是高层论坛上邬书林指出的另一个严重问题。

选题上的跟风其实由来已久。谁出了一个好选题,卖好了,畅销了,准保有人跟。哪个历史大事件、历史人物的百年纪念日到来,相关题材的书也会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从《谁动了我的奶酪》开始,“谁动了我……”屡见不鲜,直至做滥、做臭,再也没有感兴趣为止,便再转向。

在本届书市上,最明显的跟风之作就是“画传”和台湾当红明星的书了。你出演艺界的,我就出体育界的;你盯着电影人物,我就来流行歌手。活人玩儿不出什么新鲜花样了,就翻腾早已作古的人整出点概念……画传已经到泛滥成灾的地步。有人预言,“画传”已经出到头了,这个品牌被毁掉了。

周杰伦、张韶涵的书在今年上半年取得良好的市场反应之后,台湾地区当红明星在此次全国书市上干脆以“集团军”的形式进军青春时尚类图书市场。华语流行乐坛小天后蔡依林、台湾名模林志玲、周杰伦女友侯佩岑的新书也都已经被引进。这批图书大多数以青春时尚的题材吸引青少年读者。

二战题材的图书也因为今年是“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成为热点,但大多都是在“旧书上”重新包装或是引进翻译的,原创少之又少。同心出版社的解玺璋认为,“重新出版不是不好,但也要看是否有新的知识含量。否则就是一种浪费。”

问题3:盗版盗印制造诚信危机

邬书林还指出,出版与发行、盗版盗印、伪书泛滥影响出版业的诚信,使得出版市场混乱。“在计划体制下形成的信用关系正在逐步打破,适应市场经济条件的社店关系还没有形成,折扣、销售信息反馈、结算回款关系还没有形成规范性的可以遵循的制度,影响了出版与发行之间的相互信任、信赖和依存,需要引起足够的重视。”

统计数字显示,近年来出版用纸量、销售收入并没有明显增长,出版较长时间的徘徊,甚至一些年份有一定的下降。”这一方面说明出版工作不能很好地随经济发展同步增长,更主要的是与盗版盗印和出版运行的不规范、统计制度的不健全、统计不准确有很大关系。”邬书林说,最严重的是,盗版盗印把出版业最重要的利润来源——畅销书的利润给攫取了。

据悉,新闻出版总署将用严法铁律治理出版伪书行为。今后再发现出伪书的出版行为,要依据出版条例,对违法所得处以1至5倍的罚款,让出伪书的出版社在经济上受到严厉处罚;在行政管理上,要坚决核减书号,并在一定的年限内不增加新的书号。

 

 

 

 

 

 

 

15届全国书市会徽

 


 


第十五届全国书市会徽的设计主题为:精卫奋起·月季迎客·书市繁荣。会徽由阿拉伯数字“15”、精卫鸟、海河和天津市花月季花构成汉字“书”,粉红的月季花花瓣由“天津”的拼音字首“TJ”组成,寓意着第十五届全国书市在天津举办,同时代表天津是文明向上的城市,又是花香迎客的美丽城市。奋飞的“精卫鸟”身着绿色,体现了天津人爱护环境的意识,同时也体现了天津深厚的人文底蕴和天津人“精卫填海”百折不挠、勇往直前的精神。飘逸洒脱的“5”字,蓝色的笔韵似浪涛,象征着哺育了天津人的母亲河———海河,也代表天津是一座开放、包容的海滨城市。

 

 

 

 

15届全国书市吉祥物“津津”

 

 

 

 

 

第十五届全国书市吉祥物为一卡通男孩形象,舞动着书的翅膀在知识的海洋中自由飞翔。象征本届书市将会给人们提供一个自由翱翔的书的海洋,也表达了人们徜徉在书海中的那种津津有味、津津乐道的喜悦心情。吉祥物取名“津津”,一是指本届书市在天津举办,二是取“津津乐道”之意,象征书市给人们带来的喜悦之情。


 

简介天津

   近代中国铁路初创,中心就是天津。早年天津的铁路建设,源于开平矿煤炭向外输送的需要。有远见的天津人主张不采用窄轨,而采用国际标准轨距4.85英尺,即1.435米。这个标准,至今为中国的铁路系统所沿用。

中国城市公共交通,到明年就是百年,发源地正在天津。1906年2月16日电车在天津开行,这是全国第一条电车线路,也是中国城市公共交通的起点。到了20世纪70年代,天津开始修建地铁,80年代,继北京之后,天津成为全国第二个拥有城市地铁的城市,远早于上海。

1993年9月25日我国国内第一条利用世界银行贷款,按照国际标准兴建的现代化交通工程京津塘高速公路全线通车。它是国务院批准建设的第一条高速公路,也是中国第一条跨省市的高速公路。

  天津市工业基础雄厚,配套能力强,在全国的地位举足轻重。天津曾建成中国第一家洋灰厂、第一家大型化工厂、第一家碱厂、第一家电报局,还有,第一家股票交易所。中国第一块国产手表产自天津,中国第一台国产电视机“北京牌”的诞生地也是天津。天津市在中国历史上创造了许多个第一。

  天津位于北纬38°33’-40°44’与东经116°42’-118°3’之间,总面积约12000平方公里,与北京市、河北省接壤,与北京市区相距不过百公里。从公元1404年12月23日,明朝在直沽设天津卫开始,迄今已601年。当时设卫筑城,主要是为防卫、屏障首都北京,并保护漕运。天津与北京的这种特殊的历史关系,这种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奠定了天津的战略地位。

移民城市的人口构成形成了天津的文化积淀,租界文化铸就了天津人开放的性格和对外来人物、外来事物兼收并蓄的态度。最富中国民族特色的食品——中秋月饼,我们现在吃到的,却是天津人的发明的西式点心的做法。天津文化的兼容并包,中西调和,由此可见一斑。

天津于1860年开埠。

   1893年,天津军医学堂建立。

1895年,经光绪帝朱批,中国高等教育史上的第一所新型大学——天津北洋西学堂建立。

  1881年,李鸿章在机器东局内建立了天津水师学堂,“开北方风气之先,立中国兵船之本”。

  1868年,军火厂西局在天津海光寺附近建立,它是天津、也是中国最早的近代工业的起点。

1897年,由中国人自办的第一张报纸——严复创办的《国闻报》在天津诞生。

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天津对这个运动响应最早,斗争持续时间最长,为中国共产党的成立储备的干部数量也最多。

天津在历史上一直是个商业城市、码头城市,工商业较为发达,流动性与开放性成为这个城市与生俱来的性格。

  在天津占主导的是冯骥才称之为“非自觉的”一种市民文化。代表天津人主要的文化趣味的是杨柳青年画,泥人张泥塑,艺术形式则以相声、快板、大鼓等曲艺为主。这种“文化享有”的特点是大众化、通俗、即时。这种市民文化性格,一方面淳朴、亲切、刚直、豪气,另一方面却又狡黠、世俗、码头气,对自身较少有超越、反思,有明显的“非自觉性”。

但这显然并不是天津文化的全部。天津不仅是中国重要剧种评剧的重要发祥地,而且还是中国现代话剧的北方摇篮。

20世纪30年代,天津的还珠楼主、宫白羽的武侠小说风靡全国,而刘云若的通俗小说则与张恨水齐名。40年代,关永吉的作品代表了敌占区人民的文学呐喊。20世纪30年代仅南开大学外文系就荟萃了柳无忌、李唐晏、赵诏熊、司徒月兰、罗皑岚等留美的博士、硕士,加上著名作家、学者梁宗岱、张彭春、黄佐临、段茂澜,翻译家穆旦,阵容之强,堪与国内任何一所一流大学匹敌。

  中国近代重要思想家严复,在天津度过了他一生中最有作为的黄金时间,翻译出版了《天演论》,为中国近代的思想启蒙立下了不朽功勋,也为天津“增添了霞光般的异彩”。

  当年,梁启超是在天津原意大利租界西马路饮冰室旧楼,挥笔写下了那篇著名的讨袁檄文,一声断喝,江河止水。饮冰室主人在天津完成了他一生最重要的一系列著作,筑成“胸中海岳”。

  当然还有在艺术、教育、佛学方面做出杰出贡献的天津人弘一法师,这位在中国文化史上熠熠生辉的人物。

  还有作家孙犁,这位现代中国文学史上罕见的、他所得到的世俗评价远远低于他的成就和文学史地位的真正的大师。

  还有,柳无忌、穆旦、梁宗岱、曹禺、李霁野、郑天挺、朱维之、吴廷猷、陈省身……

  象征天津文化高度的是这些名字,他们是“天塔”所指的星辰,他们是这座城市的精神之光。

口福天津

  天津卫有两句老话,一句老话说“吃尽穿绝天津卫”,说的是天津人对自己吃穿水平的定位;天津人认为全中国就是天津人最讲究吃穿,而且也只有天津人最会吃穿,天津人吃尽了、穿绝了,外地人,就没有什么活头了。

  天津人关于吃穿的第二句老话,说的是“借钱吃海货,不算不会过。”由此人们又可以看出来,天津人不仅可以把自己的钱全部吃掉,而且就是借钱吃,也不是过错。天津人嘴馋么,人生在世,就是要吃好东西的,什么好吃什么,吃一辈子好东西,这是天津人的福气。

  天津人嘴馋,所以天津的饭馆多,街头卖小吃食的摊摊也多,天津人一天24小时,无论什么时候想吃,都能吃到你想吃的东西。天津人嘴馋,全中国八大菜系都跑到天津来抢滩,用句老天津卫话,都跑到天津来侍候天津爷们儿。

  天津饭馆,解放前,大多是山东菜,登瀛楼饭庄、正阳春大饭店,“挑”出来的名号,全是山东大菜。山东菜品位高,燕翅大席、鸭翅大席绝对馔饮上品,山东菜货真价实。实惠,口味重,大口吃肉,大碗喝酒,又解饱,又解馋。20世纪中期,随着社会进步,经济发达,粤菜,川菜相继进津,天津的饮食文化进步到吸纳百川时代。如今更行了,来天津,只要你舍得烧钱,半个月,一日三餐,可以不重样。吃在天津,非虚名也。

  天津的饮食文化具有多重性,占主导地位的固然是食不厌精的美味佳肴,就是正统的餐厅文化。另一方面,天津的吃文化,更昌一种极具人文意识的吃文化。

  天津是一个水旱码头,平民城市,能够尽享山珍海馐的毕竟只是少数,难能可贵,天津平民阶层更知道享受人生,天津平民于吃上独有品位,量入为出,不攀比,不铺张,尽享天物。吃鱼,上至比目、黄鱼,下至鱼苗,“麦穗”,已经不可以鱼论之了,都是一道名吃。就是一条鱼,吃到中段、头尾,最后鱼骨,还可以煲一锅高汤,最后鱼头一根硬骨,可以制成牙签儿,天津人果然是吃的豪杰了。

  天津的民间美食:煎饼果子,如今已经走向全国了,就是一张煎饼卷着一根油条,讲究的,再在煎饼上加一只鸡蛋,如是而已。天津人为什么吃煎饼果子?方便,两种东西卷在一起吃,历来是天津人的一种吃法。天津人还有一种吃法,大饼卷牛肉,半张大饼,是直径几近半米、很大很大的大饼,一张饼二斤面,半张饼就是一斤面,再卷上半斤五香酱牛肉,一面走路一面吃,这叫“吹喇叭”。为什么有这种吃法?这种吃法不需要吃饭时候。何以连吃饭都没有时候?因为要赶船,肩上拉着绊儿,谁也停不下来,怎么办?就要一面拉绊儿一面吃饭。于是这样就创造了一种天津吃法:“吹喇叭”。

  说到天津的饮食文化,不能不提到西餐,西餐登陆中国北方,天津是桥头堡,中国北方第一家西餐厅,就是天津的起士林餐厅。

  中国人接受西餐,也有一个痛苦过程,中国商人和洋人打交道,就得吃西餐,开始时中国商人看着三分熟的牛排,真有咬紧牙关生吞下去,然后跑回家吐出来的。渐渐地天津洋派人物把天津人的胃口“培训”得西化了。在天津,不光是洋人吃西餐,国人也大嚼起火腿、半生不熟的牛排、更喝起威士忌、鸡尾酒来了。

如今,天津餐饮业,中餐、西餐分庭抗礼,天津中餐可以开国宴,天津西餐可以让你吃遍世界大菜,人们说,不到劝业场,不算到天津,不吃狗不理包子,不算到天津,还得加上一条,不尝尝天津西餐,也不算到天津。

天津人说话咯嘣脆

有一个相声段子,说的是各地的方言,说到天津话,相声演员说天津话的特点,就是两个字一句。譬如一个人夜里起来,要到院里去小解,惊动了他的哥哥,他哥哥就向外问道:“谁呀?”弟就回答:“是我。”哥哥又问:“干嘛?”弟弟就答:“尿尿。”(niaosui)说得大家哈哈大笑。也不是所有的天津人都是这样说话,也不是所有的天津话都只有两个字,如果是那样,也就太滑稽了。但语言简练是天津话的一大特点,有一些本来不是两个字的话,天津人也能把它简练成两个字。譬如,天津最有名的劝业场,天津人就说成是“劝——场”,那个“业”字,就不发声了。再譬如天津最有名的耳朵眼炸糕,天津人就说成是“耳——眼炸糕”,那个“朵”字,也不发声了。由此可以看出,天津人说话力求简练,能少说一个字,就少说一个字,要的是个咯嘣脆。

语言大师赵元任先生,生前曾因唱抒情歌曲而被世人传为佳话,赵先生在唱《叫我如何不想他》一歌的时候,其中“天上飘着些微云”,其中的天、飘、些、微等字,就和普通话的音调不同,赵先生说,我是天津人,就是用的天津字。天津字和普通话的不同,就在于普通话的阴平声,是高平,而天津话的阴平声,则是低平。譬如那个“天”字,普通话读“tian”的高平声,类如“田”声;而天津话则读低平声,类如“掭”。再譬如普通话的“开”,读音为(kai),也是高平声,但是天津话则读做是“忾”,仍然是低平声,此外,最明显的如“看看”、“说说”等等等等,那就更是和普通话不同了。

天津人说话齿音重,把“事情”说成是“四情”,把“说”说成是“梭”,有一个笑话就天津人说话,原来是说一个面团“一揉揉短了,一抻抻长了。”但经天津人一说,就成了“一优优短了,一参(cen)参(cen)长了。”这就是因为天津人把声母r,读成了声母y,把声母ch,成为是声母c,这就是天津人说话齿音重的原因。天津人说话语言简练、齿音重,大嗓门。所以天津话戏剧效果强,而音乐感略嫌不足,戏剧舞台无论正面人物,负面人物,一句天津话,可能制造强烈戏剧效果,唱歌、唱戏,天津话,缺少乐感,本来严肃的主题,可能把人逗笑了。自赵元任先生当年曾用天津话唱过“天上飘着白云”之后,至今不见有人用天津话唱歌。

天津话和普通话,除了语音上面的区别之外,更重要的是,天津话还有许多天津方言,这些方言,外地人就更不好理解了。说一段地道的天津方言,看大家能够理解多少:“夜格雀蒙眼的时候,老爷儿早就下去了,打洼里上来一个老爷们儿,一见面就闹炸猫子,说了归其也没嘛过不去的来,就是他这人格涩,总跟人犯嚼情,早晚我拿大鞋底子乖他。”你说说这是一句什么话吧?这句话是说,“昨天晚上天快黑的时候,太阳早就下去了,这时候从乡下来了一个人,见了面就闹个没完,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就是他这人和别人不一样,总和别人吵架,迟早我用鞋底子打他一顿。”如今这类很土很土的天津话,就是你在天津也已经是听不到了,但是其中的个别词汇,你还可能会听到,什么“格涩”呀、“归其”呀,直到现在天津人也还在用着。曹禺先生在话剧《日出》中,用了许多天津话,什么“大果人”呀,就是大花生,“你这孩子也‘格涩’。”等等等等,听来就颇有些天津情趣。推广普通话,天津话发生了明显变化,如今天津姑娘说天津话的不多了,走进商场,饭店,迎宾小姐一水的普通话,唱歌一般,甜美温柔。就是为什么小事发生口角,连“德行”两个字都普通话舞台腔了,比拿天津话骂“德行”动听多了。

天津文化地图

近代名人故居

百年以来,作为北京的政治后院和有九国租界的“法外之地”,北方最大的通商口岸,许多政治、经济、文化的名流曾随着历史的漩涡来到天津,有的甚至在天津买房置地,颐养天年,给天津留下了无数的名人故居,供后来者凭吊。

袁世凯是近代史上有名的窃国大盗,民国首任大总统。他在天津的寓所有五处。

  徐世昌1918年任北京政府大总统,是第一位天津籍的民国总统。他于1902年在天津创设了中国近代最早的巡警,并力主发展天津近代企业,徐世昌在天津英租界有两处寓所。

  梁启超是中国近代史上的风云人物,戊戌变法的重要参与者,著名的学者,北京政府时期的司法总长、财政总长。民国初年,梁启超在意租界西马路(今河北区民族路44号、46号)先后建起了寓所旧楼和书斋“饮冰室”。现在梁启超故居已被天津市政府文保单位修缮保护,辟为梁启超纪念馆,对外开放。

写作歌曲《送别》的近代艺术家、教育家李叔同也是天津出生的文化名人,他的后半生皈依佛门,为律宗一代宗师,世尊弘一法师。李叔同在天津的祖居有两处,一处是他的出生地,另一处附近有李叔同书法碑林。

老饭店

  天津的高星级宾馆饭店并不多,但是近代以来遗存至今的老饭店却有几家值得观赏。

  最著名的就是号称百年老店的利顺德大饭店了。利顺德大饭店最早是由英国传教士接纳英国新移民的旅馆,后扩建为英国古典式三层平坡顶的砖木结构建筑,是当时英租界内最大、最高的建筑。利顺德大饭店经过百年沧桑,许多中外名流曾下榻驻足,一些重要的事件曾在此酝酿、发生。上世纪90年代初,当时的经营管理者邀请历史学家,遍查史籍,通过实物、仿真物、图片、照片等形式,创造了“利顺德百年风云”的展览项目,使这座百年老店成为了一家展示天津近代历史的博物馆。其中,孙中山先生当年住过的房间被恢复历史旧貌,成为总统套房,发迹于中国的美国总统胡佛、京剧大师梅兰芳、十一世班禅大师曾住过的客房也被恢复整理,成为名人套房,使宾客在旅居时产生与历史、名人相会的感觉。

另外的几家老饭店都建于上世纪初,位于原来的租界之内,建筑风格独特,现在仍对外营业。例如,建于1920年的环球饭店,原是英商所有,现有原建筑三层楼房两栋。建于1922—1923年的国民饭店,由瑞士人设计,法国建筑风格。近代爱国将领吉鸿昌就是在国民饭店被国民党特务刺伤逮捕的。建于1934年的渤海大楼由法国人设计,是当时天津最高、最新式的大楼,登上楼顶可以远眺海河,俯瞰市景。大楼结构牢固,造型优美壮观,历经半个世纪的风蚀和1976年大地震的洗礼,风采依旧,是天津早期现代高层建筑杰作之一。位于和平区解放北路158号的天津第一饭店,由比利时人设计,建于1929年。同样建于1929年的交通饭店,是法国人设计的一座具有现代风格的六层大楼。

天津食品街 老城厢怀古 天津古文化街

  天津是一座河海码头、商业城市,百姓中流传的“天津卫,三宗宝,鼓楼、炮台、铃铛阁”已成为历史的旧说了。今天在深入挖掘天津近代租界文化遗存的同时,天津也很注重保存、开发传统的文化景观,例如蓟县的黄崖关长城、独乐寺、塘沽区的潮音寺、道教圣地和义和团坛口遗址———吕祖堂、佛教圣地大悲院、天津唯一的女僧庙莲宗寺、天津居士林、清真大寺、天穆清真寺等都得到修复开放。想领略天津地域文化和民俗最方便的办法就是到东北角的天津古文化街逛一逛。

  天津古文化街和食品街、旅馆街一样都是上个世纪80年代修建的仿古旅游街,建于1985年。它盛满了浓郁的天津传统文化风情,街道两边都是传统的天津玩意儿,吸引了无数的海内外游客,就是天津本地人也喜欢时不时地去逛一逛,买个风筝、买个泥人张彩塑或杨柳青的年画。一到春节,古文化街更是人山人海。天后宫则是古文化街的灵魂,是天津市区现存最古老的建筑,是妈祖崇拜的北方圣地。相传旧历三月二十三是天后圣母华诞,每年举办皇会,各路民间花会出动龙灯、高跷、旱船、狮子等,锣鼓喧天,通宵达旦,热闹非凡。山门北侧有张仙阁一座,悬于街上空构成过街楼,登楼可眺望宫内全景。山门外两根大幡杆直插云天,山门对面是古戏楼,全部建筑为砖木结构。天后宫1985年在兴建古文化街时重新修缮恢复,并被辟为天津民俗博物馆。

  天津文庙是天津历史上等级最高的古建筑群,也是天津今天保存下来的最大古建筑群,由府庙、县庙、明伦堂组成。天津文庙建于明正统元年(1436年),当时称卫学。雍正十二年(1734年)在府庙西侧另建孔庙,天津县管,称县庙,自此府县并存,有“府庙”和“县庙”之称。二者建筑布局一样,县庙规模略小,主要建筑有牌坊、万仞宫墙、泮池、棂星门、大成门、大成殿、崇圣祠和配殿等。现在这组建筑改为文庙博物馆,周末经常有旧书、字画、工艺品等摊位。

现代人文景观:历史名校、博物馆、公园

 天津南开区八里台到六里台是著名的高校区,天津的文化重心。从南到北,依次分布着天津师范大学(南院)、南开大学、天津大学、天津师范大学(北院)。南开大学属于张伯苓、严范孙等于1904年创立的南开学校系列,1937年七七事变时,南开大学主要建筑除思源堂外均被日军炸毁,全校南迁,与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组成西南联合大学。1946年南开大学复校,改为国立。新中国成立后,南开大学调整为文理财法学科为主的综合大学,南开的数学系、化学系、经济系、历史系、生物系等都是在全国同类专业中数一数二的,其他如日本史研究、美国史研究、东方艺术专业,都在全国领先。南开拥有杨石先、郑天挺、李何霖、滕维藻等著名学者、教授,培养了大批的文理人才。南开大学校园内风景秀丽,有值得一看的建筑。主楼前是周恩来总理的全身塑像,马蹄湖中有周恩来总理“我是爱南开的”题字碑墙。

  天津大学前身是著名的北洋大学,初名北洋西学学堂,清末天津海关道兼海关监督盛宣怀于光绪二十一年(1895年)创办,是中国最早的一所理工科大学。占地1977亩,与南开大学毗邻。

  此外,在河北区天纬路现天津美术学院校区还曾经有中国最早的女子学校,即北洋女子师范学堂。天津也是老河北大学、河北师范学院的所在地,另外,河北工业大学、天津科技大学、天津财经大学、天津医科大学等,都是很重要的高等学校。

  天津作为近代教育的发源地之一,还有许多历史悠久的中学,成为今天耀眼的人文景观。最著名的是南开中学,由著名教育家严范孙、张伯苓等创建于1904年,迄今已百年历史,是享誉全国的重点中学,周恩来、温家宝两代总理、五十多位院士的母校。此外,始创于1890年的汇文中学、创建于1927年的耀华中学都是天津的优秀学校,以其悠久的历史、优美独特的校园建筑、卓越的教学质量成为天津的骄傲。

  博物馆和公园是一座城市人文地图上重要的坐标,天津也不例外。天津博物馆、天津民俗博物馆、天津戏剧博物馆、天津自然博物馆、平津战役纪念馆、周恩来邓颖超纪念馆、水上公园、北宁公园都是其中最灿烂的亮点。

  天津博物馆是天津的文化标志性设施,是一座大型历史艺术类综合性博物馆,外形为自湖面展翅飞翔的天鹅,与银河广场其他艺术建筑交相辉映,寓意深刻。馆藏青铜器、陶瓷器、玺印等各类文物20余万件,其中国家一级文物近千件,包括唐摹晋王羲之草书《寒切帖》卷,上世纪日本帝国主义企图灭亡中国的秘密条款《二十一条》原件等。

  天津戏剧博物馆设在广东会馆内,是广东会馆现存的正堂四合院和戏楼整修后建立的。戏楼是会馆的主要建筑,为一座二层楼的四合建筑,戏楼内完全是木结构、木装饰,空间跨度大,观众席间没有一根殿堂金柱,结构巧妙,装饰精美,被誉为中国古典剧场的“最后遗迹”。

  水上公园位于天津市西南部,离国际展览中心不远,是天津解放后兴建的第一个大型公园,也是天津最大的公园。北宁公园位于天津北站东侧,建于1931年,是全国最早的铁路公园,也是天津较早的大型园林。北宁公园在天津公园中以曲廊最长、影院最大、游艺项目最多闻名。

说唱艺术天津魂

这是来自天津城市深处的旋律

这是二百年老城的诉说

这是几代天津人的欢笑和喝采

 

天津曲艺的历史长,根基厚,天津的曲艺观众也以懂行、热情著称。在外地小有名气的曲艺演员,只有在天津打响唱红,才能算是在曲艺界获得一席之地。天津这个“码头”更是使艺术获得新生或发展、壮大的重要的一站,小的、不起眼的、地方性的曲种,经过在天津的兼容并蓄、改革创新,能够发展成大的、在全国有影响的曲种,从这个意义上说,天津可以称得上是北方曲艺的摇篮。

天津曲艺在过去的2004年成绩卓著,在多次全国大赛中屡获大奖。侯跃文赞叹天津的相声演员功力深厚,他说:天津相声是一面旗帜,虽然相声在北京发源,但真正的发祥地却是天津。此言确实不差,相声素有“生在北京,养在天津”的说法。

  然而不仅仅是相声,天津是全国公认的“曲艺之乡”,也有人说:全国曲艺看天津。究其原因,天津曲艺这种特殊的地位是历史上形成的。

在天津的历史,繁荣的经济,众多的人口,为曲艺提供了广阔的市场。从清末民初到二十世纪四十年代,流行于北京河北及天津的各种曲艺在天津得到了充分的发展。当时曲艺演出场所成百上千,遍布城区。 

  二十年代以后,天津相声进入繁荣发展阶段,50年代天津曲艺舞台上依然群星璀璨,在中央“推陈出新”和“说新唱新”方针的指引下,天津曲艺的各项工作都走在全国的前列:

  1954年何迟创作了相声《买猴》,马三立、张庆森加工演出后引起空前的反响,“马大哈”成为全国尽人皆知的讽刺性“典型”代表人物。 

  相声小段《钓鱼》,以高度夸张的语言和轻松高尚的幽默,再现了市井家庭生活中的喜剧场景,活龙活现地塑造了“旦他爸爸”“旦他妈妈”的喜剧形象。

马三立是著名天津相声“八德”之一马德禄之子,善使“文哏”,有“冷面滑稽”之称。在他改编表演的《开粥厂》、《吃元宵》、《卖挂票》等传统曲目中形成了“马派相声”的风格特色:描摹市井世态,语言自然本色,滑稽中见幽默。

  从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天津相声《皆大欢喜》、《教训》、《不正之风》等相声在全国引起强烈的反响。

  天津曲艺随着天津的兴旺而兴旺,不仅是历史而且是现实,而连接这历史与现实的桥梁是市民文化。

   天津曲艺表现了天津人的务实的精神,摒弃华而不实的虚的东西,贴近实际生活,贴近市井百姓,表现普通人的喜怒哀乐。天津曲艺正是把形式与内容完美和谐地统一起来了。

  天津曲艺表现了天津人既坚持传统又不断革新的精神,从“怯大鼓”到京韵大鼓,从刘宝全到骆玉笙,从张寿臣到马三立,艺术的灵魂在于革新,艺术也要与时俱进,只有不断革新,才能前进和发展。

  历史上形成的实力,良性循环、和谐、务实、坚持改革的韧劲儿,不也正是天津这座城市的精神吗?

天津旧书店寻踪

  也许,对于爱书人来说,旧书店更有吸引力。因为在这些书店往往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提起旧书,不能提到天祥市场。天祥市场是民国和新中国成立初期天津最大的旧物市场,其中以旧书店居多。在这里,曾留下了著名藏书家、学者、作家阿英、黄裳、孙犁、的足迹。甚至巨奸康生也多次来这里买书。当时,天津的天祥市场完全可以和北京的东安市场媲美。

  但随着时代的变迁,天津的旧书业逐渐萎缩。天祥市场仅存一家古籍书店,而且规模不大,但也很有吸引力。这家书店分为两个部分,一个经营新书,一个经营旧书。而且旧书定价低得让人兴奋。比如,1973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鲁迅著作单行本如《呐喊》、《彷徨》《二心集》等每本只卖一毛钱,一本大开本的《唐孙过庭书谱墨迹》也只卖到五毛钱,一本《资治通鉴选》卖到一块钱就已经是高价了。

  可惜的是这家惟一的书店却被迫搬离了商场,据说是容易引起火灾。而今,这家书店坐落于和平路的237号,只在楼下的一角继续经营着旧书。要找这家书店,需要一定的耐心,走进一个很深的阴暗的门洞,推开一扇简陋的木门,才能发现这是一家颇有品位的书店,店面虽然不大,约有20平方米,但有上万册的旧书,其中不乏珍本、善本。比如,《四明丛书》、《十三经注疏》、《崔东壁遗书》、《文苑英华》、《全上古三代秦汉三国六朝文》、《世界美术全集》等,还有全套的《红旗》、《新华月报》等。非常可惜的是,就连这样一家旧书店,也很难再存在下去了,根据规划,连同书店在内的许多房屋要拆除,住户们都搬走了,只剩下孤零零的书店。估计再有半个月的时间,这家书店就彻底消失了。

  另外一家即将消失的书店是位于和平区烟台道的古籍书店。它曾经是天津市最大的古籍书店,顾客最多,书籍最全,既有大部头的典籍,也有零星的老版本。许多学者、教授都是它的常客。一提到烟台道,人们会自然地想到它。但它也难以摆脱即将消失的命运。前不久,有关部门贴出告示,此处要建信访接待中心,包括古籍书店在内的一大片民房将要被拆迁。更多的读者转向更远的地方去淘旧书,那就是鼓楼商业街北口的古籍书店特价书门市部。这家较大规模的旧书店是在原来古文化街文林阁和文运堂的基础上形成的,其中有许多老库存,如1948年东北光华书店的《鲁迅全集》等,价格尽管高了些,但的确有许多平时难以见到的好书。

  在天津,购书的另一个好去处就是旧书摊。这些年,随着市容管理的加强,那些马路边的旧书摊越来越少了。但仍有人在顽强地坚持着。其中有许多平时难以见到的旧书,而且价格低廉。比如,1958年版的《鲁迅全集》,重磅道林纸精印,精装10册,200元就可以买到。一本上世纪50年代初期吕荧翻译、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叶甫盖尼 奥涅金》,花八块钱就可以买到。在丁字沽二号路一带,每天下午都会有几个旧书摊,其中以世界文学名著居多,价钱也很便宜。外地朋友一个共同的感受就是,与国内大城市相比,天津的旧书便宜,一方面说明天津的旧书多,一方面也说明天津人厚道,很少囤积居奇,漫天要价。因此,在天津买旧书,除了能获得“得来全不费工夫”的喜悦,同时也能感受到一种温馨、厚重的人情味。

  除了旧书店之外,天津的民营书店也很值得一看。比如南开大学图书馆底层的“书香缘”书店、平山道上的天马书友会、云南路上的雅意书店等都是富有特色的书店,有许多固定的读者。有些脱销的书,可以在他们那里登记,而且大多都能得到。

漫步在天津的大街小巷,你会感受到缕缕的书香。天津的街道,大多蜿蜒曲折,外地人有些不太习惯,但那些坐落在或繁华、或僻静地带的书店,却可以冲淡你对天津的陌生感,会给你带来许多亲切,许多兴奋。因为,天津称得上一个买书的好去处。

  来到天津,不能不去天津图书大厦。这是目前天津最大的一家书店,经营着全国500多家出版社22万个品种的图书和音像制品,这些图书(音像),大多都是全国各地出版社最新的产品。由于是直接从出版社进货,减少了中间环节,使得新书的上架非常快捷。安徽教育出版社的《胡适全集》出版的消息刚刚见报,这部大书就摆上了图书大厦的书架。在前些年,有一个说法:“北京人到天津来消费,天津人到北京去买书。”自从有了天津图书大厦,天津的书迷再也不必专程到北京买书了。

  提起图书大厦,还有一个鲜为人知的故事。很早以前,天津的书迷们就盼望着能有一个超大规模的书店,在这里可以买到最新最全的书,而不必到外地或通过出版社邮购。当时担任天津市市长的李瑞环同志对这件事非常重视,并责成有关部门进行论证。根据专家的建议,这座大书店暂定名为“津门书肆”。经过几届市委、市政府的努力,兴建“天津图书大厦”终于作为市委、市政府改善人民群众生活的20件实事之一。2002年9月29日,一座投资5.8亿,功能齐全、设备先进的天津图书大厦建成开业,给了人们一个意外的惊喜。现在,每逢外地的朋友问起天津有什么买书的好去处时,天津人都会自豪地回答:“图书大厦”。

  现在,天津图书大厦已经成为天津市最为繁华的场所之一。

  天津图书大厦并不单纯是一家超大规模的书店,同时也是一个重要的文化教育场所。在这里,人们所感受的既是浓郁的书香,更是厚重的文化。有着近四十年业内经验王学浩总经理告诉笔者,“追求卓越,永保激情”是图书大厦的经营理念,在卖书的同时,还要打好文化牌,提高知名度。因此,图书大厦从开业那天起,就做到了月月有主题,周周有活动。在这里,举办过津版精品图书展销、举办过未成年人思想教育图书展示,受到中央领导同志的肯定。在这里,还有许多与社会各界名流零距离接触的机会。王蒙、冯骥才、关牧村、葛存壮葛优父子等都曾来这里签名售书。在这里,还设有文化艺术中心,高品味的画展、工艺美术展览接连不断。在图书大厦,买上几本好书,在休息区喝上一杯咖啡,然后再看一个画展,实在是难得的享受。

  在全国书市期间,天津图书大厦将推出一系列的活动。比如,5月18日下午3:30美籍华人作家、教育家刘墉将在图书大厦首层签售三部新作《跨一步就成功》、《在灵魂居住的地方》、《从跌倒的地方站起来飞扬之在生命中追寻的爱》;当日下午2:30,著名作家叶永烈在图书大厦首层签售《红色三部曲》(《红色的起点》、《毛泽东之初》和《毛泽东与蒋介石》);5月21日上午10点,旅英著名女作家虹影女士现场签售长篇新作《上海之死》;5月21日下午2:15,著名作家曹文轩在图书大厦举办讲座,与爱好文学的朋友们面对面,并将现场签售《青铜葵花》等作品;5月22日上午10:00,青春文学的代表作家饶雪漫现场签售新作《校服的裙摆》;5月22日上午11:00,著名书法教育家,社会活动家庞中华将在图书大厦举办现场签售活动及交流活动。届时,庞中华将与广大的书法爱好者共同探讨硬笔书法技巧与魅力。这些活动,将为全国书市增添新的色彩。

  天津另一家大规模的书店就是位于三岔河口的东北角新华书店。在图书大厦没有建成前,这里是天津市最大的书店,吸引了本市和外省市的大量读者。天津图书大厦建成之后,它还是天津市新华书店系统中营业额最高的一家,依然支撑着图书市场的半壁江山。

  还有一家很值得去的书店就是和平路上的素质教育书店。这是一座老建筑,位于百货大楼的对面,背靠海河,交通极为便利。在平津战役期间,这座建筑的地下室是国民党守军的指挥所,因此还可以依稀看到当年的弹痕。这些,都给这家书店增添了一层神秘色彩。当年,这里以经营政治理论类和文艺类图书为主。高大店堂中的马恩列斯的巨幅画像是这家书店的一个标志。自1997年开始,这家书店更名为素质教育书店,目前,这家书店以经营教辅类图书为主,成为教师、学生和家长的一个好去处,但在一楼仍然继续经营文艺、社科类图书,其中以文学名著、人物传记居多。

——以上文章选摘自《南方都市报》《天津日报》《北京日报》《北京青年报》《新京报》《中华读书报》、新浪读书等多家杂志和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