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诺贝尔文学奖

编者的话

1011日,诺贝尔文学奖开奖,年近88岁高龄的女作家多丽丝•莱辛(Doris Lessing)出人意料地夺得2007年度的诺贝尔文学奖,成为历史上104位得主中的第11位女性,据说还是诺奖(包括各个奖项)历史上年龄最大的得主。

三年中的第二个英国作家,四年中的第二位女作家,多丽丝•莱辛今年的获奖显得非同寻常。

21世纪走过快有8个年头了。在这短短的8年当中,诺贝尔文学奖似乎特别青睐英国作家。2001年印裔英国小说家奈保尔荣获诺贝尔奖后,2005年荒诞派戏剧大师品特又蟾宫折桂。仅隔了一年,幸运之神再次降临英国文学家。

最近几天,我们已经听到了许多用汉语发出的欢呼、质疑,或不屑一顾。然而,作为中国读者,我们是否能够做出正确的判断?我们的喜悦果然真诚吗?毕竟,我们错过了那个时代,而莱辛的到来又显得太晚。

今天,我们在这里走进诺贝尔文学奖,走进多丽丝•莱辛,关注诺贝尔文学奖与中国,希望能够增进大家对于诺贝尔文学奖的认识与了解。

关于诺贝尔文学奖

Ø         诺贝尔文学奖的由来

阿尔弗雷德•伯恩哈德•诺贝尔(Alfred Bernhard Nobel)是瑞典著名的发明家和化学家,18331021日生于斯德哥尔摩,18961210日因心脏病在意大利圣雷莫逝世。生前主要致力于炸药的研究,其中有硝化甘油、雷管、固体炸药、胶制炸药和无烟炸药等,另外在人造杜胶、人造丝、人造革、燃气发动机和钢铁氢氧焊接技术方面也有很多发明,共获得85项发明的专利权。从年轻时候起,他对和平事业非常关心,希望用自己的发明消灭战争,造福于人类。

诺贝尔在18951127日写下遗嘱,捐献全部财产3122万余瑞典克朗设立基金,每年把利息作为奖金,授予“一年来对人类做出最大贡献的人”。根据他的遗嘱,瑞典政府于同年建立“诺贝尔基金会”,负责把基金的年利息按五等分,其中一份授予“在文学方面创作出具有理想倾向的最佳作品的人”。这就是诺贝尔文学奖,由瑞典文学院颁发。 另外四个奖项为物理、化学、生理或医学及和平奖。  文学奖金由斯德哥尔摩诺贝尔基金会统一管理,由瑞典文学院评议和决定获奖人选。因此,院内设置了专门机构,并建立了诺贝尔图书馆,收集各国文学作品、百科全书和报刊文章。

章程规定各国文学院院士、大学和其他高等学校的文学史和语文教授、历年的诺贝尔奖金获得者和各国作家协会主席才有权推荐候选人,本人申请不予考虑。推荐书每年11日前交瑞典文学院,111日前后公布选拔结果。授奖一般是因为某一作家在整个创作方面的成就,有时也因为某一部作品的成就,如法国作家马•杜•加尔因长篇小说《谛波父子》,德国作家托马斯曼因长篇小说《布登勃洛克一家》,英国作家高尔斯华绥因长篇小说《福赛特家史》,南斯拉夫作家安德里奇因长篇小说《德里纳河上的桥》而获奖。八十一年来,19141918193519401943年没有颁发奖金,1904191719661974年奖金由二人平分。1958年苏联作家帕斯捷尔纳克、1964年法国作家萨特均表示拒绝领奖。 

Ø         诺贝尔文学奖的评奖基准:诺贝尔遗嘱和诺贝尔基金会章程

诺贝尔奖的评选并非基于任何公认或众所周知的原则或标准,而只是基于诺贝尔个人生前的愿望和设想,其法律基准就是他于18951127日签署的最后遗嘱。诺贝尔遗嘱与奖金有关的部份摘要如下:

“我其余的全部可变卖财产应按如下方式处置:资本——由我的执行人投资于安全可靠之证券——应成为一个基金,其盈利应以奖金形式每年分发给那些在过去一年中使人类受惠最大之人士。所说的盈利应均分为五份,分配如下:一份应授予在物理学领域里做出最重要发现或发明之人士;一份应授予做出最重要化学发现或改进之人士;一份应授予在生理学或医学领域里做出最重要发现之人士;一份应授予在文学领域里创作出具有理想倾向的最杰出作品之人士;一份应授予为各民族间的兄弟情义、为取消和削减常备军、为召开和促成和平会议做了最多或最佳工作之人士。物理学奖和化学奖应由瑞典科学院颁发;生理学或医学奖应由斯德哥尔摩的卡罗林斯卡学院颁发;文学奖应由斯德哥尔摩的学院颁发;和平卫士奖应由挪威国会选出的一个五人委员会颁发。我的明确愿望是:评奖不考虑候选人之国籍,不论是否斯堪的纳维亚人,最够格者获奖。”

这部份遗嘱比较粗略,措辞也不那么严密,执行起来有许多实际困难。因此,《诺贝尔基金会章程》对遗嘱的相关部份进行了必要的阐释,补充了技术性的条款。章程于1900629日由瑞典国王批准,此后根据执行情况进行了多次修改。章程确认了遗嘱中的四个颁奖机构,认定“斯德哥尔摩的学院”就是指“瑞典学院”(Svenska Akademien,英译为Swedish Academy)。各颁奖机构分别制定有关专项细则,各自负责专项诺贝尔奖的评选和颁布,设立专项“诺贝尔(评奖)委员会”负责初选工作(挪威诺贝尔委员会不另设初选机构),并选出委托人组成诺贝尔基金会的理事会。由于许多重大成果并非在一年内就可以确认,遗嘱中规定的“过去一年中”的时间限制条件被适当放宽,在章程中被阐释为“最近的成就”或“最近才显示出重大意义的老成果”,但死者的生前成果不予考虑。对于文学奖,章程把“文学”定义为“不仅是纯文学”(诗歌、小说、剧本),“而且是因其形式和风格而具有文学价值的其它文字作品”

Ø         诺贝尔文学奖评奖机构:瑞典文学院及其诺贝尔委员会

178645日,瑞典国王古斯塔夫三世仿照法兰西学院的模式,在首都斯德哥尔摩设立了“瑞典学院”。“瑞典学院”的正名既未挂“皇家”的头衔,也无“文学”的限定,比“瑞典皇家(科)学院”(The Royal Swedish Academy)只少“皇家”(Royal)一词,因此经常被人混为一谈,以为文学奖和科学奖是一个机构颁发的。“瑞典文学院”是约定俗成的汉译,其基本任务其实并不限于文学,最初的重点甚至不在文学而在语言,主要是为了瑞典语言的“纯洁、活力和庄严”。瑞典文学院限定由十八名终身院士组成(堪称“十八罗汉”),最初都是古斯塔夫三世直接聘任的,没有一位女性。院士各坐一把有编号的交椅,终生固定不变。去世院士的缺额由其他院士提名,秘密投票补选,然后经国王批准聘任,公布于众。由于以往的重点是语言,因此传统上的院士多为语言学家和历史学家,文学家和作家只是少数,这种情况只到近些年来才有根本改变。根瑞典学院章程,院士中始终有一名法律界权威。1896年,瑞典文学院接受了颁发诺贝尔文学奖的任务,其功能才逐渐向文学方面倾斜,越来越多的文学家和作家被补选为院士,近年来终于超过半数,作为“文学院”终算实至名归。

瑞典文学院选出三至五名院士(目前为五名)组成诺贝尔委员会(俗称“诺奖评委会”),任期三年,连选得连任。原则上也可以选入一名院外专家,但实际上极少实现。诺奖评委会只是文学院的评奖前期工作机构,评选和颁奖的决定权力仍然属于全体院士。

瑞典文学院院士基本都是著名作家和学者,一般都精通四、五门外语 ,多数都能直接阅读英、法、德、西以及北欧原著,也有几人熟悉俄语。

因此,他们对其它民族文学的了解并不依赖于院士中该语种的专家,也不局限于瑞典文译本。例如,马悦然教授是院士中唯一的汉学家,多年来最极力推荐的候选人一直是中国流亡诗人北岛,他以第一时间翻译北岛诗稿,使其瑞典文译本比中文原本出版得还要快而多,但至今没能使多数院士认同他的推荐。对评选结果有最大影响的,往往是评委主席和文学院常务秘书,前者负责初选,后者负责决选。

瑞典文学院是完全独立于政府的组织,也独立于任何政治和社会集团。每个院士当然都有自己的道义倾向以至政治倾向,但文学院作为整体一直避免形成干预政治的倾向。

Ø         诺贝尔文学奖提名和评选程序

并非任何人都有资格作为诺贝尔奖提名人,团体提名和自我申请不被接受。文学奖的提名人资格是:①瑞典文学院院士和各国相当于文学院士资格的人士;②高等院校文学教授和语言学教授;③诺贝尔文学奖得主;④各国作家协会主席。

每年9月,徵求提名次年诺贝尔奖候选人的邀请发往世界各地,近年来仅文学奖评委会每年都发出600多份邀请,寄给各国相关团体和被认为有资格提名的个人。提名人必须递交正式提名信,并附上候选人的相关资料(如原著或译本),于当年21日午夜前送达相应颁奖机构,逾期则列入下一年度的名单。

除和平奖外,诺贝尔奖候选者都必须是个人,必须有书面形式发表的成果。由于每项奖金至多只可由三名得主分享,因此每项被提名的成果也至多只能归三名候选人共有,每位提名人至多也只能提出三名候选人;文学奖至多两人分享,因此每人至多可提名两人。近年来,每年收到的各项诺贝尔奖提名信分别都有数百封,文学奖提名信已高达350封以上。

各诺奖评委会于每年21日起开始评选工作,并于同年早秋向所属的颁奖机构提出有关推荐人选的书面报告,评委会只推荐一名候选人,由颁奖机构全体成员投票决定认可、改换或拒绝授奖。瑞典文学院从70年代起,逐渐改为如下的多步评选程序:

1. 资格确认:评委会首先是将那些不够格的提名信清理出去,然后将有效提名集中登记在“初选名单”上,在2月初提交文学院审核。由于有些候选人获多人分别提名,350封提名信一般可以归并为二百人左右的“长名单”。

2. 初选:评委会根据各种判断淘汰大部份候选人,到4月份提出一份压缩到十五至二十人的“复选名单”(俗称“半长名单”),再次报文学院审批。有些落选者是因作品为科学论文,没有足够文学价值;有些人虽然是纯文学作家,但是没有达到必要的水准;有些人被提名的理由是非文学性的,如基于政治,意识形态或民族主义的理由。此外,基于以往的教训,首次获提名者现在一般也先遭淘汰,政府高官或前政府高官基本也难过关。在此阶段,评委会有时会就某些不熟悉的作品徵求专家的意见,或为某些缺乏适当译本的作品安排紧急翻译。

3. 复选:评委会到5月底提出一费体人的“决选名单”(俗称“短名单”),第三次报文学院审批。文学院可以在院会上修改名单,更换或添加人选。

4. 决选:从6月份开始,全体院士的暑期作业就是阅读五名候选人的作品,由于多数是上一年度的最后落选者,因此一般只用读那一、二位新人的作品,以及“老候选人”最近一年的新作品。每位评委还需要分别写出自己的推荐报告。文学院于9月中旬复会,开始进行决选。有关“决选者”近况的调查,也将在这三个月内完成。颁奖机构有评奖的最后决定权,可以推翻评委会全体一致的推荐,并且不接受任何上诉。文学院从复会到公布评奖结果,只有少则二周多则四周的时间。每星期四晚上进行讨论、评议、表决,直到有一名候选人得票超过投票数的半数以上。如果经多次投票无人过半,有时会达成妥协评出两人分享,有时只好当年空缺,留到下一年再评。

5.颁奖公告:各颁奖机构一般在10月份评出并颁布当年的诺贝尔奖得主,最迟不得晚于1015日。文学奖的公布时间一般是在10月份的第一个星期四。颁奖公告只公布最后通过的颁奖决定,以及相关赞辞。所有的评议和表决纪录都予以保密,有效期50年。对于颁奖结果所引起的争议,各颁奖机构及其成员都不予置评。每年1210日为“诺贝尔日”,即诺贝尔祭辰,隆重的诺贝尔授奖大典分别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和挪威首都奥斯陆两地举行。和平奖得主由挪威国会主席在奥斯陆市政厅举行的仪式上授奖,其它奖得主由瑞典国王在斯德哥尔摩音乐厅举行的仪式上授奖。诺贝尔奖每个得主除了得到一张奖金的支票外,还得到一张奖状和一块塑有诺贝尔头像的金质奖章。如果获奖者拒绝领奖,或者在次年101日前未能按基金会的要求兑取奖金支票,奖金都将自动并入主基金。

关于多丽丝•莱辛

19191022日,多丽丝•梅•莱辛(Doris May Lessing)生于波斯的克尔曼沙赫,娘家姓泰勒,1925年随父母远赴南罗德西亚。她爸爸是个梦想家,种玉米赔钱后便一蹶不振,变得愤世嫉俗。她妈妈在家里飞扬跋扈,却照样于事无补。她14岁时因眼疾从索尔兹伯里(今津巴布韦哈拉雷)的天主教女校辍学,从此再未回到课堂,一辈子只有初中文化,以博览群书,自学成材。

15岁那年,少女多丽丝便离开破败的农场,进城务工,先给人家做小保姆,然后到索尔兹伯里,逮啥干啥,但以抄抄写写的文字活儿居多,从此养成写字习惯,偷偷写起小说。

1939年,多丽丝小姐嫁给小科员弗兰克•查尔斯•魏斯德姆,很快生了一子一女:约翰和珍。这段婚姻仅持续了四年。1945年,多丽丝女士再嫁德裔犹太难民和马克思主义者戈特弗利德•莱辛,生子彼得。孰料第二场婚姻也不长久,莱辛夫妇于1949年离婚。戈特弗利德日后做了民主德国驻乌干达的大使。同年,多丽丝回到尚未从战争中复原的英国,从非洲陪伴她抵达伦敦的,只有满脑袋的文学梦想、小儿子,以及第二任前夫的德国姓氏。

“我充满了信心和乐观精神,尽管我的家当少得可怜:不到150英镑;我第一部小说《野草在歌唱》(The Grass Is Singing)的手稿……还有几个短篇。” 多丽丝•莱辛回忆那段日子时说道。

1997年,在纽约接受《Salon》杂志采访的时候,她说,她在任何场合中都是个“异类”,早在罗德西亚便是如此,不仅因为她的两次婚姻,而且因为她是个“喜欢黑鬼的人和赤色分子”,而在那个社会中,对黑人示好比当了“赤匪”还要坏上“一百万倍”。

《野草在歌唱》于1950年出版,以白人主妇与黑人男仆之间不可逾越的悲剧故事,写尽非洲殖民统治和种族歧视之恶。她从此正式踏上文学之路,以专业女作家的身份,在英国文坛和伦敦这座大都市中立足。

这一年,她只有30岁出头,却已经有了非凡的经历:离过两次婚,生过三个孩子,脑袋里装满了非洲草原上的奇异故事。不仅如此,她还是一位精力旺盛的马克思主义者。早在罗德西亚时,多丽丝便参加过马克思主义小组,回到英国,才算真正“找到了组织”——1952年,她加入了英国共产党,开过“810次”的支部会议,虽然于1956年那个多事之秋退了党,但此后长期保持着政治热情和左翼态度,不断出现在反帝反核的街头示威队伍中。莱辛的“西方进步作家”的身份,即从此被苏联和新中国文学界认定,她的长短篇小说自1955年起开始在中国出版,《野草在歌唱》于1956年被译成中文。同样,因为她的共产党员身份和反种族主义活动,南罗德西亚和南非当局于1956年宣布她“不得入境”。

她对《Salon》解释自己的政治取向:“资本主义死了。它已经完结了。而未来是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的。在短时间内,我们将拥有公义、平等,妇女、残疾人、黑人——一切人等的同工同酬……令最聪慧的人所信,也让我产生兴趣。”

20世纪70年代以前的多丽丝•莱辛,不断在作品中涉及作为梦想和人生经历的共产主义。1962年,她出版了《金色笔记》,这是莱辛最重要和最具影响力的作品,今日已被公认为战后女性主义文学的经典之作。在某种程度上,它也可以被视作莱辛这一时期充满冲突的思想写照。

《金色笔记》的成功,奠定了莱辛此后的盛名。她逐渐被视为当代的简•奥斯汀、乔治•艾略特,或弗吉妮娅•伍尔芙。诺贝尔文学奖公布时,她的出版商、哈泼柯林斯集团的女老板简•弗里德曼正在德国参加法兰克福书展,她对《纽约时报》说:“无论对女性,还是对文学而言,多丽丝•莱辛都是我们所有人的母亲之一。”

在多丽丝•莱辛的文学世界里,有三大主要场景:非洲、英国,以及太空。她时而在非洲草原游荡,时而回到伦敦的公寓沉思,一会儿在银河系外畅谈人生,一会儿又重归人间仰望星空。她的文学生涯漫长而多彩,几近60年不曾中断,文体和技巧上亦变化多端,且广泛涉及多种主题:女性主义、种族主义和殖民主义、共产主义和世界革命、精神分析,甚至神秘的苏菲教义,并且时而在创作之外,投入亲身研习,至忘我境,有时不免走火入魔,陷于狂乱境地。

莱辛的早期作品多以非洲为背景,继处女作《野草在歌唱》之后,从1952年到1969年,她陆续出版了《暴力的孩子们》(Children of Violence)五部曲,描写主人公玛莎•奎斯特在政治与女性意识上的双重觉醒。在此期间出版的《金色笔记》,则以深刻的自省和精妙的结构,成为真正的现代文学经典。

瑞典学院在回顾莱辛的创作道路时,特别向《金色笔记》致敬,称之为以20世纪的视角,揭示男女关系的少有的“一部先锋之作”。而相对于莱辛日后自称的那些“太空小说”,玛格丽特•德拉布尔(Margaret Drabble)则在《牛津英国文学伴读》(The Oxford Companionto English Literature)中写道,《金色笔记》是莱辛的“精神太空小说”(innerspacefiction)。小说的主人公是女作家安娜•伍尔夫,为了从混乱的状态中理出头绪,她记录了四本笔记,以黑、红、黄、蓝四种颜色区别,分别涉及她在非洲的生活,参与共产主义活动的政治经历,她为更好理解自己而虚构出的另一个自我,以及记载梦想、日常生活和男女关系的个人日记,最后整合为“金色”的第五本笔记,其中充满了文学女性在面对创作瓶颈时的内心苦斗,亦关乎爱情、性解放、母爱和政治。小说也以这四本笔记的反复出现和交叠结构全书,展现出安娜的内心冲突、思想痛苦和多重人格。她自视为“自由女性”,以此作为每一部分的开篇和结尾,指解放了的、对男性更多责备,而不愿再容忍下去的新一代女性,尽管从她的言行来看,所谓的“自由女性”不无反讽。

莱辛本人也反对评论界给她带上女性主义者的高帽子。事实上,她的女性主义立场是有很大保留的,甚至对作为一种思潮和社会运动的女性主义本身也充满了怀疑。小说结构上的复杂,映衬着现代女性在精神生活上的混沌状态,也验证着莱辛对女性主义运动把复杂问题弄的“过于简单化”的指责。

1950年出道以来,莱辛女士已延续文学生涯长达57年,至今未觉笔沉手软,这一时间甚至比许多作家的“物理生命”还要长,而且她十分勤奋多产,迄今已出版了约五十本著作,包括长篇小说、短篇小说集、戏剧、诗歌、自传和随笔集,出版商们绝对不愁是否能分得杯羹。

已出版的几部莱辛作品的中文版:《野草在歌唱》、《金色笔记》、《又来了,爱情》,以及一本短篇小说集,想必很快都会再出新版。此外还可以挑出若干,优先予以引进,如1973年的《黑暗之前的夏日》(The Summer Before the Dark),1985年的《好恐怖分子》(The Good Terrorist),以及1988年的《第五个孩子》(The Fifth Child),这一本十分好读,写蛮暴巨婴“本”从娘胎里到学校,毁坏家庭,危害社会,在传统的哥特式英国恐怖小说的外衣下,还带了些魔幻现实主义的色彩。

瑞典学院在授奖辞中称,多丽丝•莱辛是“女性经验的叙事诗人,一直以怀疑精神,似火热情,以及幻想的力量,详细描写一个分裂的文明。”

中国与诺贝尔文学奖

Ø         追梦:中国与诺奖渊源

舒乙揭开老舍与诺奖擦肩而过之谜

1968年,经过层层推荐评选,老舍成为当年诺贝尔文学奖的最后一个候选人。“这时,我父亲已自杀身亡两年,但外界一点也不知道。

瑞典文学院想方设法通过在京的驻华外交官打听我父亲的下落,知道真相后,按照不颁奖给死亡作家的成例,把奖颁给了同样来自东方的日本作家川端康成。”文革结束后,日本老舍研究会会长到北京,把这一幕后故事告诉了舒乙。最近肖乾的夫人文洁若撰文,说她和肖乾访问挪威时,参与评选的一院士也证实1968年诺贝尔文学奖原本打算授予老舍;此外,当时的中国驻瑞典文化参赞也证实了这一说法。”舒乙说。此前的1946年,老舍的《骆驼祥子》被翻译成英文,在美国发行了100多万册,成为走红美国的第一部现代中国小说。

 鲜为人知的故事:鲁迅曾拒绝诺贝尔奖提名 

鲁迅是第一位受外国人关注并有可能获得诺贝尔获提名的中国作家。

1927年,来自诺贝尔故乡的探测学家斯文海定到我国考察时,在上海了解了鲁迅的文学成就以及他在中国文学上的巨大影响。这位爱好文学的瑞典人,与刘半农商量,准备推荐鲁迅为诺贝尔文学奖候选人。

刘半农托鲁迅的好友台静农去信征询鲁迅的意见。鲁迅婉言谢绝了。

鲁迅认为诺贝尔文学奖是高水平的奖项,在没有实力竞争的时候侥幸得到它,名实不符,不利于文学扎扎实实的发展,反而会掩盖自己的缺陷和不足。其二,鲁迅以诺贝尔文学奖获奖作家为标尺,意识到中国文学与世界文学之间的距离。强调这种距离,不是妄自菲薄,而是为了使中国文学能更好地向前发展。其三,鲁迅对诺贝尔文学奖保持一种平常心态。鲁迅看到世界优秀作家极多,而诺贝尔文学奖不可能把每位作家纳入自己的体系之中。僧多粥少,不必为此计较。

Ø         话语:中国作家态度

钱钟书“数落”诺贝尔奖

法国人曾在巴黎的《世界报》上力捧钱钟书,说中国有资格荣膺诺贝尔文学奖殊荣的,非钱莫属。钱钟书迅速做出反应,在《光明日报》上发表笔谈式文章历数“诺奖委”的误评、错评与漏评,条条款款,有根有据。他断言,诺贝尔发明炸药的危害还不如诺贝尔文学奖的危害为甚。

更早的时候,诺贝尔评奖委员、汉学家马悦然去拜访他,钱钟书一面以礼相待,一面对着大名鼎鼎的马博士,说出一番尖锐的话来:“你不就是仗着我们中国混饭吃的吗?在瑞典,你是中国文学专家,到中国来你说你是诺贝尔文学奖评奖委员会的专家。你说实话,你有投票表决权吗?作为汉学家,你都做了些什么工作?巴金的书译成那样,那种烂译文本谁会给奖?中国作品就一定得译成英文才能参加评奖,别的国家的作品为什么可以用原文参加评奖?”

王蒙:诺贝尔文学奖并非文学的最高标尺

最近刚在全国书市上发布自传第二部的著名作家王蒙,日前走进中央电视台“新闻会客厅”,畅谈阅读经验和读书心得。当现场观众提出“中国为什么至今没有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的问题时,王蒙表示:与其去讨论诺贝尔文学奖,不如把我们中国自己的文学奖办得更好一些,更权威一些。

曾四次获诺贝尔文学奖提名的王蒙平和地说:“诺贝尔文学奖是一个非常有影响的奖,但是诺贝尔文学奖并不是文学的最高标尺,因为它毕竟只是设立在北欧的一个国家,就是瑞典,它代表的是瑞典科学院的有投票权的大概20个院士的看法。事实上,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机构可以对整个文学事业做出像奥林匹克似的那样一个裁判和排出名次来。”不过,王蒙对诺贝尔文学奖的高额奖金表示赞赏:“它的奖金是100多万欧元,我们的最高文学奖茅盾奖是3万元人民币。”他认为,得奖和艺术水准一致是最理想的事,如果某人有道德,有学问,最后却饿死了,这毕竟是一种遗憾。但如果光有奖金,别的什么都没有,那只说明发奖金的人瞎了眼了。

莫言称没有诺贝尔情结 

在土耳其驻华大使馆举行的诺贝尔奖得主帕慕克作品《我的名字叫红》的研讨会上,所有与会作家学者都对帕慕克给予了慷慨的赞扬,不少人表示要向帕慕克致敬。作家莫言幽默地说,希望土耳其的朋友把这种声音转达给帕慕克,让他下一次跟中国出版社谈版税的时候少要一点。

对《我的名字叫红》,莫言表示虽然刚看了一半,但仍感觉到了帕慕克惊人的艺术才华和贯通东西的学雅。他认为,这是本引领时代潮流的小说,“今天,要想让读者从娱乐回来坐在桌前读你的作品,就必须要向帕慕克学习。”他认为,作家要学习帕慕克对小说技巧的高度重视,以及他叙事过程当中轻松的方式。

对有关诺贝尔文学奖的问题,莫言直言,绝大多数中国作家都深恶痛绝。“几乎所有的中国作家对诺贝尔文学奖的问题都比较害怕、反感,而几乎所有中国媒体采访时都不会忘记问这个问题,然后把诺奖情结强加到我们身上,搞得包括我在内的中国作家很为难。”

 

 

Ø         反思:中国难获奖的原因

诺奖评委:中国人不应翻译本国作品

瑞典学院院士、诺贝尔文学奖评委马悦然(Goran Malmqvist)教授认为“一个中国人,无论他的英文多么好,都不应该把中国文学作品翻译成英文。要把中国文学作品翻译成英文,需要一个英国人,文学修养很高的一个英国人,他通晓自己的母语,知道怎么更好地表达。现在出版社用的是一些学外语的中国人来翻译中国文学作品,这个糟糕极了。翻得不好,就把小说给‘谋杀’了。”

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谜局

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吴俊认为,诺奖早已经不是一项纯粹的文学奖了。它对现实的政治意识形态(包括国际利益和地缘政治的博弈、角力等等)的考虑早已经影响甚至支配了它的文学视野和文学判断。换言之,诺奖的对象就是它认为“政治正确”的文学;或者是能够体现它的价值观的文学。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谜局并不纯粹是中国的问题,部分原因在于诺奖的评委们可能还没有大度到可以坦然地面对中国和中国大陆作家。

 

后记:读书无需追风“诺贝尔”

每年诺奖颁发后,国内总要掀起一场出版热——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的作品大畅销。但对于众多读者,读书购书是否非得追风诺贝尔奖得主的书,可值得考虑。

一者,包括多丽丝•莱辛在内的欧美作家的作品,所承载的毕竟是一种全然不同的文化,缺少对这种文化的了解和涵养,未必能真正读懂,即便能读懂,也未必读得下去。

二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阅读兴趣和取向,诺贝尔文学奖评委欣赏的优秀,未必是你心仪的优秀,不应该冲着诺贝尔奖的声望和作者的名气而盲目买书。

三者,诺贝尔文学奖获奖者的作品,多是在诺奖公布之后赶时间翻译和印刷出版的,质量未必理想。

四者,现在早已不是缺少可读之书的时代,购书、读书(包括欧美大家的著作)有更多的选择,无须跟风撵潮赶时髦。根据自己的需要和兴趣做出选择,那才显现文化消费的成熟。

 

 

——以上资料来源于中华读书报、新浪网、搜狐网、百度百科等网站,特此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