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苍生泣血

愿逝者安息 生者坚强

编者的话:

2008年5月12日14时28分,四川汶川地区发生8级大地震。苍生泣血,泪眼横陈,山河变色,草木同悲。

2008年5月18日,国务院发布公告,为表达全国各族人民对四川汶川大地震遇难同胞的深切哀悼,国务院决定,2008年5月19日至21日为全国哀悼日。在此期间,全国和各驻外机构下半旗致哀,停止公共娱乐活动,外交部和我国驻外使领馆设立吊唁簿。5月19日14时28分起,全国默哀3分钟,届时汽车、火车、舰船鸣笛,防空警报鸣响。在哀悼日里,奥运圣火境内传递也将同时暂停。

这是自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第一次就大规模自然灾害举行的全国性哀悼活动,也是第一次从制度上为自然灾害死难的普通百姓降半旗致哀。同时,5月19日14时28分,也是5·12汶川大地震中遇难者的“头七”。在中华民族传统的哀悼氛围中,举国降半旗致哀,我们用全民族的眼泪,悼念这次地震灾害中的罹难者、在救灾中的牺牲者,更用全民族的意志,昭示中国对每一个普通生命的极大尊重。

哀悼日是对民族情感的凝聚。在灾难发生后,各地民众自发捐款、献血,许多国人甘当志愿者,主动表示收养地震孤儿。当民众自发地用烛光哀悼死者,当民众自发地将赈灾物资运往灾区时,中华民族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团结如一人。多难兴邦,作为一个有传统、也有担当的民族国家,我们需要一种国家行为,来重申全民族在这次灾难中的共同情感。

往者灾犹降,苍生喘未苏。在这个苍生泣血的日子里,整个民族用哀悼日的方式,树立我们拯救生命的决心,伸张我们的爱和信仰,书写我们生命的荣耀。此刻,我们已经打通了通往灾区中心的道路,生命的孤岛不复存在,而当整个中国降下半旗,鸣响警报和汽笛时,爱的孤岛也不复存在。

没有人知道,灾难会在什么时间、什么地方降临。那些不幸的罹难者,只是我们的替身而已,因为他们的离去,所以我们还活着。每一个生者,都必须行动起来:抗震救灾、重建家园,也重建那些受到创伤的精神家园……

今天的汶川祭奠,一定也只是短暂的告别。生命,并非仅仅是呼吸和心跳。生离死别,不是生命的边界。亲人们没有离去,一切都将延续。在废墟上嘹亮的婴儿啼哭声里,一个叫做“汶川”的新生命,今天降生。


哀悼

这一刻,是13亿人对3万亡灵的惦念

那些亡灵们,这一刻,全中国的人们为你们哀悼。白发苍苍的老人,稚气未脱的孩子,男人们,女人们,城里人,乡下人,在前方废墟中寻找生命痕迹的救援者,在后方揪心期待默默祈福的人们……所有活着的人们,哀悼。一颗颗低下的头颅,一双双泪水盈盈的眼睛,为你们,3万个亡灵。祝福你们在遥远的天国,安息。

我们只能暂时表达我们对于这3万亡灵的惦念。新华社的消息说,此番地震死难人数可能会达到5万人之多。在没有确定那些失踪的生命真实的存在之前,在子弟兵的搜救工作完全结束之前,在权威的黑色的死难者数字最终汇聚出来之前,我们宁愿相信他们可能还在某个我们所不知道的地方,活着。他们顽强的生命,可能还顽强的存在着。

在那个猝不及防的瞬间,一切都变得黯淡无光。生命的消失是如此轻易如此迅疾如此不给人以告别的机会,因为匆忙,妈妈的乳头还在孩子的嘴里;因为匆忙,丈夫眼睁睁看着妻子消失;因为匆忙,老师用自己的躯体护住了学生……《绵阳日报》摄影记者杨卫华说,废墟上一个十几岁的女学生一会儿拽一下他的裤脚,一会儿拽一下,直到手不再动,闭上双眼……杨卫华哭着说,眼看着孩子死掉,我却没有办法救她出来……

连日来,人们以各种方式表达自己的惦念,网上祭奠、广场祈福,很多人都提出,国家意志能不能对这些不幸死难的平民表达最真挚最沉痛最广泛的哀悼?国旗能不能为平民的大死难大悲痛大伤情而降?国有殇,13亿人民有没有在同一时间以同样的仪式表达惦念?在汶川地震第七天的时候,我们迎来了我国首次为平民确定的哀悼日。

这一刻,13亿人为已经确认死难的3万多人默哀;这一刻,全球华人社会也为之同悲;这一刻,死难者的魂灵在人民的祈福中,得到大自在。

让哀悼的深情照亮每一颗心灵

哀悼日里,举国同悲。人们用鞠躬和眼泪,寄托哀悼的深情。

哀悼日的终极意义,在于以庄严的仪式,将哀悼之情放大并稳固为公众的强韧道德信念,使公众在经历过这样前所未有的公民教育后,都能常态、本能地具备和表现仁善、公益之心。正如一位学者撰文所言:“灾难总能够激发人性美好的面相,但灾难终将过去,人性之美如何能凝为稳定的道德信念,长久地嵌入人心,这更是对国人的考验。”人性冷漠、财富价值观侵蚀人心、道德滑坡……我们曾对当前公众素质和道德水准,一次次表示过失望甚至绝望。但经过汶川地震的劫难,我们不由得重新审视自己的判断:公众在赈灾过程中表现出来的群体性的道德热情和仁善之心,让我们见识到了公民社会的成长,欣喜地看到了公众道德和仁善修养的丰满。所以,如何将震灾和赈灾过程中公众的道德热情和仁善之心,将这些饱满的哀悼深情,点燃为促进道德进步的恒久动力,是我们不得不思考的问题。

全社会的道德进步,有待于包括道德建设、慈善发展构建上的制度保证。我们可以这样认为,那些在庸常的日子里“故作漠然”的人们,应该是道德和慈善热情被屏蔽或者被抑制的群体,他们的冷漠有可能是一种假象。他们的道德热情和仁善之心缺乏引导,又找不到表达的渠道,长期处于自我抑制和故作超然的状态———即便在哀悼日里,他们可能依然如此,但这也并不说明他们没有体悟到哀悼的真意。结合震灾后公众表现出的热情,我们有理由做出这样的猜度。

我们有理由相信,政府和公众均能在此次震灾、赈灾以及哀悼日设立的过程中,审视到道德热情、仁善之心延续的重要性,珍视到道德建设、慈善发展制度保证的重要性。简而言之,道德热情和仁善之心,需要表达渠道,也需要表达方式的引导:这均需要公民意识教育过程对道德意识的着意的培育。唯有如此,公众在赈灾过程中表现出的道德热情和仁善之心,才能放大并稳固为公众的强韧道德信念,公众才可以恣意地用行动见证热情并不吝显现,比如当前我们哀悼的深情——在这样的制度建设过程中,未能全部理解哀悼真意的漠然的人们,也一定会越来越少。

救灾

此刻,希望再坚持找一找,听一听

生命在空间的巨大坍塌和时间的快速流逝面前,的确十分脆弱。截至2112时,四川汶川8级地震已造成41353人遇难,274683人受伤,累计失踪32666人。此刻,无论对于埋在废墟下的幸存者,还是在废墟上透支了全部体力的救援者来说,时间已经变成了最大的敌人。然而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无论是幸存者通过降低呼吸频率保存体力,还是间歇性呼救,转移注意力,抑或喝尿等极端手段,仍然有不少人在被救出来的时候,有着极为明显的生命体征,甚至还能够开口说话。这说明即便在地震一百多个小时后,幸存者还有可能保住自己的生命,等待救援。

这是奇迹,但更是生命的意义。

从世界地震史上看,唐山大地震15天后,我们还找到了幸存者;巴基斯坦20057.6级地震后27天,还发现1名幸存者。人们常常将其形容为奇迹。但是生命之所以有奇迹,就是因为人人都有求生的意志,而外界的不断挖掘和救援,实际上是对这种意志的呵护和支持。挺过123个小时后仍然神志清醒的幸存者周志,回忆说他也是没吃什么东西,就是想着一定会有人来救他。

生命的意义在于坚持。此刻,我们希望所有人能再坚持找一找,听一听。

灾后心灵重建:心安之处是故乡

目前灾区的心理干预,仍只能针对一些遇难者家属、幸存者与儿童,而事实上,那些处于灾难外围的人群,包括救援人员、官员、记者、遇难者同事,以及通过媒体间接体验到灾难冲击的一类人,同样需要接受到及时的心理治疗。

当巨大的灾难袭来,悲怆与痛彻以具体而微、无坚不摧的形式,直抵每个有感知的心灵,令五内俱裂,悲伤难解,并在恐惧、无助与重复记忆中,使生命意识陷入对灾难的记忆中无所逃遁。即使废墟瓦砾收尽,大地疮痍抚平,人们的心理可能依然会停留于灾难的现场,或夜夜梦回,或不经意出现,都悱恻不去,抑郁难遣。

灾害作为一种深重的苦难,不仅在于它那一瞬间的摧毁之力,更在于它以灾难记忆的方式留存心灵,使苦难更长时间地延续。美国“9·11”之后,心理学报告指出,恐怖袭击严重影响了美国人的心理健康,成千上万纽约青少年罹患心理疾病,这些伤痕有可能伴随他们一生。在1976年唐山大地震后,我国对震后近2000名幸存者的心理调查显示,他们中心理健康者仅占14.67%,严重者甚至一直有自杀倾向。

有研究表明,重大灾害后精神障碍的发生率为10%-20%,一般性的心理应急障碍更为普遍。此次“5·12”汶川地震发生后,尽管还没有具体数据表明灾后心理疾患者是一个多大的群体,但毫无疑问的是,他们存在着,劫后余生,沉默不语,但内心的伤口无时无刻不在扯动着对灾难的惊悚记忆。

灾后破碎的家园需要重建,但更需要重建灾区人民的心灵家园。正是因此,灾后心理干预又被称为心灵重建。我们看到,汶川震后,心理干预工作随即启动。国家卫生部组派的危机干预小组,相关精神疾病医疗部门及心理卫生中心等机构组成的“灾后心理救援志愿队”,均第一时间赶赴灾区;此外,一批NGO组织也广泛招募灾后心理干预志愿者。香港特区政府以及多个省份派往灾区的医疗支援队中,都出现了心理医生的身影。就在昨天,作为中国第一支心理救援队伍,“新京报中国红十字会心理救援队”也已经启程前往灾区。

但也应看到,像灾后救援有“黄金72小时”一样,灾后心理干预也有“黄金72小时”,然而与大量急需心理安抚的人群相比,这种心理干预力量仍显薄弱。在我国,心理救援工作还远没有达到规范化和制度化的层面。另外,目前灾区的心理干预,仍只能针对一些遇难者家属、幸存者与儿童,而事实上,那些处于灾难外围的人群,包括救援人员、官员、记者、遇难者同事,以及通过媒体间接体验到灾难冲击的一类人,同样需要接受到及时的心理治疗。

正像世界卫生组织专家所断言的,没有任何一种灾难,能像心理危机那样给人们带来持续而深刻的痛苦。我们需要通过及时的救援,让幸存者不死,更重要的是,我们更需要及时有效的心理干预,让经过大灾的人民不会孤独,不会害怕,不逃避,也不沉溺,让生还者拥有安宁,让幸存者可以静好。“心安之处是故乡”,那是我们共同的精神家园。

捐助

赈灾捐款应该规范化

四川大地震揪起了每位中华儿女的心。当然,不可能每个人都去救灾一线抢险救人,于是,给受灾的同胞手足捐款就成为整个社会采取行动的最佳选择。

    据报载,从地震灾害发生的512日至522日的十天中,社会上的捐款已经达到160多亿元。

但是,与此同时,媒体也揭露出一干试图发“国难财”的丧心病狂之徒趁火打劫的勾当:“部分红十字会官方网站遭非法入侵,不法分子篡改网站面向全社会发布抗震救灾募捐的专用账号,实施诈骗”;“一伙利用地震灾情以手机短信诈骗钱财的犯罪嫌疑人落入法网”……

由此可见,社会募捐是需要规范的,尤其是在发生大的自然灾害或突发事件时,善良的人们慷慨解囊的热心可能会使他们疏于防备(没想到这样的时刻还会有人图谋不轨)。社会捐款的无序和混乱肯定不利于源于民间的社会行动的发展。

如果我们假设所有的捐款者都是很理智的,从宏观层面来看,在既定的时间和地点,社会上能够捐献出来的款项实际上是受到一定限制的,可以把它看作大致是一个定数。这样,捐款就成为一种稀缺的资源,就会成为利益相关者追逐争取的对象。所以,在社会募捐这个“准市场”上,必须有严格的游戏规则,否则,“争取”就会变成“争夺”,甚至使捐款沦为“攫取”的对象。

从社会工作理论和国际经验看,开展社会募捐确实是需要经过一定的行政乃至法律程序审批的。要是谁都拿个募捐箱上街“募”一把,非得把这个“准市场”给搅黄了不可。社会募捐的社会心理基础之一,就是“诚信”。虽然劝募者和捐助者可能素不相识,但捐助者在做出捐献的决定时,无疑是绝对相信劝募者会把这些钱用到灾民身上的。在这方面,如果出了纰漏,会给捐助者的善心相当大的打击,从而对以后再参与类似的社会行动带来心理障碍。从宏观来看,就会使本就有限的善款资源逐渐减少。

建议设立一个全国性的专家委员会,能够参与将来灾后重建的财政拨款和慈善捐款,至少是后者的分配。并且给这个委员会一定的权力,在今后一段时间内,通过明察暗访,监督灾后重建款项的使用。要强调的是,后面的这两条意见,也是“规范捐款”的题中应有之义。

感动

普通人的故事令我深深感动

我认识一个卖菜的摊贩,他平时做生意会缺斤短两,甚至还要趁人不备,从称好的袋子里偷出一把葱,拿出一头蒜。可就是他,竟然主动为灾区捐出了1000多元。

我认识一个“太妹”打扮的小姑娘,她除了电玩对任何事都不感兴趣,在任何场合都是听着音乐,一副旁若无人的冷漠表情。当她听到一个少女在废墟里顽强求生的故事时,眼睛里竟闪着泪光。

我认识一个老人,以“吝啬”著称,平时舍不得花钱买菜,经常去捡拾农贸市场的烂菜,还时常到垃圾箱里“拾荒”换钱,可这次赈灾,他第一个捐出了自己一个月的退休金,没有丝毫不舍。

久居美国的妹妹打来电话,他们公司的中国同事正在组织捐款,大家纷纷解囊。妹妹说,虽然平时大家也有嫌隙,但国难当头,大家还是感到有责任义务与国家共渡难关,美国老板也深受感动地加入捐款行列。

还有那些孩子,尽管多数是父母呵护的独生子女,而当灾难袭来,却有着出人意料的出色表现。无论是灾区孩子的坚强隐忍乐观,还是非灾区孩子的热心参与援灾,他们的故事都让我感动。

透过这些普通人的故事,我更加感受到责任的崇高,也更多了一分人与人之间的理解与宽容。

向舍己为人的英雄致敬

512日,四川汶川发生7.8级大地震。在这场突如其来的大地震中,涌现出许许多多可歌可泣的舍己救人的感人故事和情景,感动得你热泪盈眶,感动之后,一种无限的敬重和敬仰在心头升起,并促使人性和人的精神不断升华。

512日,当地震到来时,绵竹市德阳东方汽车轮机厂中学任政教主任谭千秋毅然张开双臂,为四位学生挡住了死神的脚步,自己却被无情的地震夺走了生命。(514日新华网)

512日下午,当地震发生时,在旅游文化局主持召开会议的江油市副市长李盛银高喊“地震了,快跑”,自己却不抢生路,等会议室里的其他人先逃生。当轮到李副市长逃生时,办公楼已开始垮塌,整个房子在数秒内变成废墟,李副市长被埋在废墟里……(517日《新京报》)

16日上午1111分,一位名叫“方英年”的网友在天涯茶社发帖,深切悼念自己的同学、什邡市师古镇民主中心小学教师袁文婷,为拯救学生,将青春定格在了26岁。(517日中国经济网)

一个个感人肺腑的英雄事迹撞击着每一个读者的心灵,一桩桩惊心动魄的英雄故事激励着活着的每一个人。也许,地震中,像这样舍己为人的感人故事还有很多很多;也许,地震中,像这样英勇无畏的感人故事还有很多鲜为人知。尽管如此,但他们的所作所为,惊天地,泣鬼神;他们的精神和品德,苍天可鉴,日月可鉴。

究竟是什么东西让他们在灾难来临时,首先想到的是他人的安危,而不是自己?

毫无疑问,是一种无私无畏的高贵精神在驱使着他们,是一种最基本也是最崇高的人性光辉在激励着他们,是一种对他人生命的无限敬畏、恃重、关怀与爱护在告诫他们——先人后己,是做人的基本原则。

著名诗人臧克家的一句诗:“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是的,这些英雄都已经死了,但我们相信,他们还活着,而且,还会永远地活着。他们不是活着的人,而是活着的灵魂和精神;他们不是活在有形的日子里,而是活在人们无形的心中……无数革命先烈走了,但是,他们的英雄事迹永不衰败,他们的革命精神永世长存,他们的精神和人格魅力永远激励着一代又一代的青年人。这一次,也不例外。

一个人的生命是有限的,但是,关爱他人是无限的;一个人的生命是短暂的,但是,人性的光辉是永恒的。因此,虽然有许多人在地震中舍己为人献出了生命,但是,他们的精神在瞬间释放了万仗光芒,而且,必将永世长存!

思考

专家解释汶川地震

在唐山地震32年后,四川汶川地震又一次震撼了中国,人们不禁要问,此次地震为何有如此大的破坏性?又缘何全国如此多地方都震感强烈?有关方面的专家给出了答案。

问题一:为何不能准确预警?

一是地球的不可入性。人类对地下发生的变化,目前只能靠地表的观测进行推测。

二是地震规律的复杂性。地震孕育、发生、发展的过程十分复杂,在不同的地理构造环境、不同的时间阶段,不同震级的地震都显示各不相同的规律。

三是地震发生的小概率性。全球每年都有地震发生,但是对于一个地区来说,地震发生的重复性时间是很长的,几十年甚至上千年,而要进行科学研究统计样本,在一个人的有生之年是非常困难的。

目前地震预测仍是一个难题,也是科学界无法彻底解决的课题,包括美国、日本在内的发达国家,全世界都无法准确提前预知地震信息。

问题二:破坏性为何如此大?

在地震学中,一般发生的震级越高,其破坏力度越大。这次汶川地震7.8级,其震中地区的破坏力度在10度左右,会造成房倒屋塌、地质滑坡和地面裂缝等灾害。同时,也会影响到其他城市。

 

这次地震是我国大陆内部地震,属于浅源地震,破坏力度较大。

问题三:范围为何如此之广?

此次汶川地震,造成全国多个城市都有震感,部分地区也出现人员伤亡。这是因为,从大的方面来说,汶川地震处于我国一个大地震带——南北地震带上,涉及地区包括从宁夏经甘肃东部、四川西部直至云南,属于我国的地震密集带。

从小的方面说,汶川地震发生在青藏高原的东南边缘、川西龙门山的中心,位于汶川——茂汶大断裂带上。印度洋板块向北运动,挤压欧亚板块、造成青藏高原的隆升。高原在隆升的同时,也在向东运动,挤压四川盆地。四川盆地是一个相对稳定的地块。从历史记录来看,尽管龙门山主体没有发生过大地震,但它北边的松藩在上个世纪初曾经发生过强震。因此,虽然龙门山地区看上去构造活动性不强,但是可能是处在应力的蓄积过程中,蓄积到了一定程度,地壳就会破裂,从而发生地震。

全国许多地方震感强烈,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地震发生地汶川——茂汶大断裂带以东的四川地块相对坚硬,地震波传播的能力比较强。 (《新京报》《广州日报》5.13.14 蒋彦鑫等文)

 

设立哀悼日,彰显对生命的关爱和人权的尊重

公元20085191428分,鲜艳的五星红旗缓缓而降,城乡内外汽笛长鸣,大江南北泪流成河。13亿华夏儿女怀着万分悲痛的心情默默祈祷,向那些静默于废墟之下的生命低首致哀。

汶川“5·12”大地震过去已有几天,无数炎黄子孙紧绷的心弦始终却没有放下,无数华夏儿女对寻救生存者的努力还在继续。

518日,国务院发出公告,为表达全国各族人民对汶川“5·12”地震遇难同胞的深切哀悼,于519日到21日定为全国哀悼日,降半旗志哀;518日,北京奥组委决定,奥运圣火在境内传递活动暂停三天。

从此,在共和国的历史上写下了这样的一个日子——全国哀悼日。一个经受沧桑磨砺的民族,终于在共产党的领导下靠自强、靠民族精神,将人民的生命尊严的太阳冉冉升起来了,将深陷在黑暗中的同胞的尊严之光给以点燃和照亮。

无情的汶川“5·12”大地震摧毁了我们中华大地上那个美丽的家园,造成数万人遇难后,我国政府和社会各界迅速做出反应和行动,救援工作做到了竭尽全力。如今地震已过去有几天了,无数炎黄子孙救人的心弦始终还在绷紧着,无数华夏儿女寻救生存者的努力还在继续着。从地震伊始到今日时分,我们政府终以“对生命关爱”的态度,还在克服着重重困难以不同的努力方式,继续为这场历史性营救行动牵肠挂肚或者战斗在第一线。

胡锦涛主席和温家宝总理深入前线现场指挥,始终强调,只要有一线希望就要尽百倍努力抢救生命。516日,胡锦涛主席奔赴灾区刚下飞机就特别强调,要把挽救人的生命作为当务之急、作为重中之重,同时要抓好伤员的救治,抓好交通、通信、电力等基础设施的恢复,解决好民众基本生活保障问题。

温家宝总理也反复强调一个工作中心,那就是“救人”。他强调,“现在第一位的工作是抓紧时间救人,多争取一分一秒的时间就可能多抢救出一个被困者。”“废墟下哪怕还有一个人,我们都要抢救到底”。在救灾战场上人们常看到,救灾人员每当从废墟中抢救出来一个生命时都倍感欣慰的场面。

抗震救灾的一切表明,我们的党和政府在此次抗震救灾中始终把“救人”作为第一要素。这表明了党和政府坚持“以人为本”,对公民生命的关爱和对人的生命权、生存权以及生活权的尊重和万般珍爱。

正是因为全国上下充分认识到了“生命”的珍贵,把“救人”当成这次救灾的重中之重,再加上从中央到地方,从领导到百姓,从军人到学生,从亿万国民到海外华人友人的支持,艰难地从废墟中抢救出数万条生命,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生命奇迹。

正因为我国政府能够坚持“以人为本”,充分尊重人民的生命权、生存权,才赢得了营救的时间,能及时地抢时间争速度,使救援工作做到分秒必争,获得了一个个令世人惊叹的生的奇迹。

在此次抗震救灾中,对遇难者的处理也非常注重“以人为本”、十分讲究“对死者的尊重”原则。据悉,灾区对在地震中遇难者遗体的处理时,对暂时无法认领的遗体,都进行拍照后掩埋便于以后辨认。对有人认领的遗体,会尽量满足家属的要求进行掩埋或火化等处理。让人民对政府倍感信任和满意。

尽管我国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但我们的政府在处理重大灾害问题上,却始终能坚持人民利益高于一切、“以人为本”的原则,注重保障人的生命权。其政策和作风令亿万百姓感动和信赖。此次,我国政府决定从519日至21日为中国哀悼日,不仅是寄托亿万中华儿女对不幸遇难者的怀念和哀思,也能让我们从某种意义上感受到中华民族的尊严、人民的团结和友爱,折射出华夏儿女不畏艰难、众志成城、爱国如家的情怀。同时,也再次充分表明,我们的政府是个开明的政府,我们的国家正在走向注重“以人为本”,尊重公民生命权、生活权和生存权的人性化管理的国家。

如今,救援工作还在继续,今天我们更有理由相信,有这样一个人民的政府,有这样一支人民的军队,有这样一个具有凝聚力的民族,有我们改革开放三十年积累的强大国力,有世界友好国家的鼎力相助,就终究能够战胜震灾,重建我们更加美好的家园!

地震知识

震后自救时的5个注意事项

一、震后如果被埋一定要沉着,最重要的是树立生存的信心,相信一定会有人来救你出去。

二、保护自己不受新伤害,震后余震会不断发生,环境可能进一步恶化,救援也要等一段时间,因此,要尽量改善自己所处的环境,稳定下来,设法脱险。要注意保持呼吸畅通,尽量挪开脸前、胸前的杂物,清除口、鼻附近的灰尘;闻到有煤气味或灰尘太大时,应用湿衣物捂着口、鼻,要设法避开身体上方不结实的倒塌物、悬挂物,搬开身边可移动的杂物,扩大活动空间;设法用砖石、棍等支撑残墙断壁,以防余震时进一步被埋。不要随便动用室内电源,不可点明火。

三、设法与外界联系。仔细听听周围有没有其他人,听到人声时用石块敲击铁管、墙壁,以发出呼救信号。

    四、与外界联系不上时,要试着自行脱险。可观察四周有没有通道或亮光。分析判断自己所处的位置,从哪个方向有可能出去;试着排除障碍,开辟通道。若开辟通道费时过长,费力过大,或不安全时,应立即停止,保存体力。

五、暂时不能脱险,要耐心保护自己,不要大声哭喊,不要勉强行动,以延缓生命。要设法寻找食物和水,食物和水要节约使用。如果受伤要想办法包扎。

大规模灾难后,哪些人需要心理干预?

1、幸存者:亲身经历生死关头之后,余悸犹存是他们的普遍反应,也可能在逃过劫难之后,自觉苟活而对不起死者,产生负罪感。以印尼海啸为例,幸存者通常会经历这样几个阶段:

他们首先会产生一种“不真实感”,不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是真的,认为这只是一场噩梦。从心理学的角度讲,这是人们面临可怕的事实时,出于自我保护的一种本能反应。

在意识到残酷的现实之后,人们会经历一段消沉期,对周围的一切都变得麻木不仁,这时的精神状态都还远远没有恢复到可以重建正常生活的水平。

    一旦他们意识到这些悲剧是真实的,随之而来的时刻将非常难挨:父母发现已经永远失去孩子,孩子再也找不到父母;失去亲朋的人原有的交际圈遭到毁灭性破坏;举目无亲的境地短时间内,会带来严重的心理问题和普遍的焦虑。他们甚至于因无法接受现实而产生自杀倾向,并且风险与日俱增。

2、救援人员:这些人们日以继夜投入救灾,除了体力透支之外,目睹越来越多的人员死伤惨状,错愕、挫折感、内心疲惫,甚至愤怒都可能爆发。北京大学精神卫生研究所的吕秋云专家曾经在洛阳火灾后,与当地防疫站参加尸体消毒的人员交流,这些人的失常反应是:记忆闪回(即闯入性表象),长期在这种环境下工作,将最终产生白理防御应对反应,表现为逃避工作,并变得淡漠、乖决或顽固。

3、罹难者家属:焦急、哀伤的情绪十分常见,当亲人获救的希望落空时,接踵而来的可能是他们愤怒、指责的声音。

4、社会大众:一场重大的突发事件,不仅对遇难者家属、幸存者、救援人员,也会对全社会造成潜在的心理损伤,给得知事件信息的普通群众内心蒙上阴影,使得忧郁情绪可能久久不散,对未来丧失希望和信心。

海外媒体观察

《渥太华公民报》文章认为,中国政府此次抗震救灾表现良好,不遗余力地保护人民生命财产和利益,特别是温家宝总理和胡锦涛主席先后亲临第一线指挥,并深入灾区慰问灾民,充分体现了对普通百姓的关爱和以人为本的原则。中国此次救灾活动及时、有力、有效。中国媒体对灾情的报道迅速、公开、广泛、深入。这表明中国政府在信息透明方面取得了明显进步,令人称道。

美国《洛杉矶时报》517日头版:四川发生强烈地震后,中国在救灾行动中的表现“既现代又灵活,而且很开放”。文章说,中国允许外国救援专家进入灾区,中国新闻媒体24小时播报灾区的情况和灾民的处境,报道积极充分。中国领导人跋山涉水,不畏艰难,到地震现场慰问灾民,亲自指挥救灾行动。这表明中国领导人关心民众疾苦,重视民情,身体力行地贯彻以人为本的精神。中国各地群众为了帮助灾区人民,捐钱捐物献血,要求到灾区救援的人排起了长队。这一切表明中国是一个充满生命力的国家。

 

——以上资料来源于凤凰、搜狐、网易等网站,特此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