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回 立新君华督行赂 败戎兵郑忽辞婚            

    话说宋殇公与夷,自即位以来,屡屡用兵,单说伐郑,已是三次了。只为公子冯在郑,
故忌而伐之。太宰华督素与公子冯有交,见殇公用兵于郑,口中虽不敢谏阻,心上好生不
乐。孔父嘉是主兵之官,华督如何不怪他?每思寻端杀害,只为他是殇公重用之人,掌握兵
权,不敢动手。自伐戴一出,全军覆没,孔父嘉只身逃归、国人颇有怨言,尽说:“宋君不
恤百性,轻师好战,害得国中妻寡子孤,户口耗减。华督又使心腹人于里巷布散流言,说:
“屡次用兵,皆出孔司马主意。”国人信以为然,皆怨司马。华督正中其怀。又闻说孔父嘉
继室魏氏,美艳非常,世无其比,只恨不能一见。忽一日魏氏归宁,随外家出郊省墓。时值
春月,柳色如烟,花光似锦,正士女踏青之候。魏氏不合揭起车幡,偷觑外边光景。华督正
在郊外游玩,摹然相遇,询知是孔司马家眷,大惊曰:“世间有此尤物,名不虚传矣!”日
夜思想,魂魄俱销。“若后房得此一位美人,足够下半世受用!除是杀其夫,方可以夺其
妻。”繇此害嘉之谋益决。

    时周桓王十年春蓖之期,孔父嘉简阅车马,号令颇严。华督又使心腹人在军中扬言:
“司马又将起兵伐郑,昨日与太宰会议已定,所以今日治兵。”军士人人恐惧,三三两两,
俱往大宰门上诉苦,求其进言于君,休动干戈。华督故意将门闭紧,但遣间人于门隙中,以
好言抚慰。军士求见愈切,人越聚得多了,多有带器械者。看看天晚,不得见太宰,呐喊起
来。自古道:“聚人易,散人难。”华督知军心已变,衷甲佩剑而出,传命开门,教军士立
定,不许喧哗。自己当门而立,先将一番假慈悲的话,稳住众心。然后说:“孔司马主张用
兵,殃民毒众。主君偏于信任,不从吾谏,三日之内,又要大举伐郑。宋国百姓何罪,受此
劳苦!”激得众军士咬牙切齿,声声叫:“杀!”华督假意解劝:“你们不可造次,若司马
闻知,奏知主公,性命难保!”众军士纷纷都道:“我们父子亲戚,连岁争战,死亡过半。
今又大举出征,那郑国将勇兵强,如何敌得他过?左右是死,不如杀却此贼,与民除害,死
而无怨!”华督又曰:“‘投鼠者当忌其器’。司马虽恶,实主公宠幸之臣,此事决不可
行!”众军士曰:“若得太宰做主,便是那无道昏君,吾等也不怕他!”一头说,一头扯住
华督袍袖不放。齐曰:“愿随大宰杀害民贼!”当下众军士帮助舆人,驾起车来。华督被众
军士簇拥登车,车中自有心腹紧随。一路呼哨,直至孔司马私宅,将宅子团团围住。华督吩
咐:“且不要声张,待我叩门,于中取事。”其时黄昏将尽,孔父在内室饮酒,闻外面叩门
声急,使人传问。说是:“华太宰亲自到门,有机密事相商。”孔父嘉忙整衣冠,出堂迎
接。才启大门,外边一片声呐喊,军士蜂拥而入。孔父嘉心慌,却待转步。华督早已登堂,
大叫:“害民贼在此,何不动手?”嘉未及开言,头已落地。华督自引心腹,直入内室,抢
了魏氏,登车而去。魏氏在车中计施,暗解束带,自系其喉。比及到华氏之门,气已绝矣。
华督叹息不已。吩咐载去郊外菜葬,严戒同行人从,不许宣扬其事。嗟乎!不得一夕之欢,
徒造万劫之怨,岂不悔哉!众军士乘机将孔氏家私,掳掠馨尽。孔父嘉止一子,名木金父,
年尚幼,其家臣抱之奔鲁。后来以字为氏,曰孔氏。孔圣仲尼,即其六世之孙也。

    且说宋殇公闻司马被杀,手足无措。又闻华督同往,大怒,即遣人召之,欲正其罪。华
督称疾不赴。殇公传令驾车,欲亲临孔父之丧。华督闻之,急召军正谓曰:“主公宠信司
马,汝所知也。汝曹擅杀司马,乌得无罪?先君穆公舍其子而立主公,主公以德为怨,任用
司马,伐郑不休。今司马受戮,天理昭彰。不若并行大事,迎立先君之子,转祸为福,岂不
美哉?”军正曰:“太宰之言,正合众意。”于是号召军士,齐伏孔氏之门,只等宋公一
到,鼓噪而起。侍卫惊散,殇公遂死于乱军之手。华督闻报,衰服而至,举哀者再。乃呜鼓
以聚群臣,胡乱将军中一二人坐罪行诛,以掩众目。倡言:“先君之子冯,见在郑国,人心
不忘先君,合当迎立其子。”百官唯唯而退。华督遂遣使往郑报丧,且迎公子冯。一面将宋
国宝库中重器,行赂各国,告明立冯之故。

    且说郑庄公见了宋使,接了国书,已知来意。便整备法驾,送公子冯归宋为君。公子冯
临行,位拜于地曰:“冯之残喘,皆君所留。幸而返国,得延先把。当世为陪臣,不敢贰
心。”庄公亦为呜咽。公子冯回宋,华督奉之为君,是为庄公。华督仍为太宰,分赂各国,
无不受纳。齐侯、鲁侯、郑伯同会于稷,以定宋公之位,使华督为相。史官有诗叹曰:

                春秋篡栈叹纷然,宋鲁奇闻只隔年。
                列国若能辞贿赂,乱臣贼子岂安眠!

    又有诗单说来殇公背义忌冯,今日见拭,乃天也。诗曰:

                穆公让国乃公心,可恨殇公反忌冯。
                今日殇亡冯即位,九泉羞见父和兄。

    单表齐僖公自会稷回来,中途接得警报:“今有北戎主,遣元帅大良小良。帅戎兵一
万,来犯齐界,已破祝阿,直攻历下。守臣不能抵当,连连告急。乞主公速回。”伯公曰:
“北戎屡次侵扰,不过鼠窃狗偷而已。今番大举入犯,右使得利而去,将来北鄙必无宁
岁。”乃分遣人于鲁、卫、郑三处借兵。一面同公子元、公孙戴仲等,前去历城拒敌。

    却说郑庄公闻齐有戎患,乃召世子忽谓曰:“齐与郑同盟,且郑每用兵,齐必相从,今
来乞师,宜速往救。”乃选车三百乘,使世子忽为大将,高渠弥副之,祝呐为先锋,星夜望
齐国进发。闻齐僖公在历下,径来相见。时鲁卫二国之师,尚未曾到。僖公感激无已,亲自
出城犒军,与世子忽商议退戎之策。世子忽曰:“戎用徒,易进亦易败;我用车,难败亦难
进。然虽如此,戎性轻而不整,贪而无亲,胜不相让,败不相救,是可诱而取也。况彼恃
胜,必然轻进。若以偏师当敌,诈为败走,戎必来追。吾预伏兵以待之。追兵遇伏,必骇而
奔,奔而逐之,必获全胜。”僖公曰:“此计甚妙!齐兵伏于东,以遏其前;郑兵伏于北,
以逐其后,首尾攻击,万元一失。”世子忽领命自去北路,分作两处埋伏去了。信公召公子
元授计:“汝可领兵伏于东门,只等戎军来追,即忙杀出。”使公孙戴仲引一军诱敌:“只
要输不要赢,诱至东门伏兵之处,便算有功。”分拨已定,公孙戴仲开关扬战。戎帅小良持
刀跃马,领著戎兵三千,出寨迎敌。两下交锋,约二十合。戴仲气力不加,回车便走,却不
进北关,绕城向东路而去。小良不舍,尽力来追。大良见戎兵得胜,尽起大军随后。将近东
门,忽然炮声大震,金鼓喧天,茨苇中都是伏兵,如蜂攒蝇集。小良急叫:“中计!”拨回
马头便走,反将大良后队冲动,立脚不牢,一齐都奔。公孙戴仲与公子元合兵追赶。大良吩
咐小良上前开路,自己断后,旦战且走。落后者俱被齐兵擒斩。戎兵行至鹊山,回顾追军渐
远,喘息方定。正欲埋锅造饭,山拗里喊声大举,一枝军马冲出,口称:“郑国上将高渠弥
在此。”大良小良慌忙上马,无心恋战,夺路奔逃。高渠弥随后掩杀。约行数里之程,前面
喊声又起,却是世于忽引兵杀到,后面公子元率领齐兵亦至。杀得戎兵七零八落,四散逃
命。小良被祝聃一箭,正中脑袋,坠马而死。大良匹马溃围而出,正遇著世子忽戎车,措手
不及,亦被世子忽斩之。生擒甲首三百,死者无算。世于忽将大良小良首级并甲首,都解到
齐侯军前献功。

    值公大喜曰:“若非世子如此英雄,戎兵安得便退?今日社稷安靖,皆世子之所赐
也!”世子忽曰:“偶效微劳,何烦过誉?”于是僖公遣使止住鲁卫之兵,免劳跋涉,命大
排筵席,专待世子忽。席间又说起:“小女愿备箕蔡。”世子忽再三谦让。席散之后,僖公
使夷仲年私谓高渠弥曰:“寡君慕世子英雄,愿结姻好。前番遣使,未蒙见允。今日寡君亲
与世子言之,世子执意不从,不知何意。大夫能玉成其事,请以白壁二双,黄金百镒为
献。”高渠弥领命,来见世子,备道齐侯相慕之意,“若谐婚好,异日得此大国相助,亦是
美事。”世子忽曰:“昔年无事之日,蒙齐侯欲婚我,我尚然不敢仰攀。今奉命救齐,幸而
成功,乃受室而归,外人必谓我挟功求娶,何以自明?”高渠弥再三掉掇①,只是不允。次
日,齐信公又使夷仲年来议婚,世子忽辞曰:“未禀父命,私婚有罪。”即日辞回本国。齐
僖公怒曰:“吾有女如此,何患无夫?”

    再说郑世于忽回国,将辞婚之事,禀知庄公。庄公曰:“吾儿能自立功业,不患无良姻
也。”祭足私谓高渠弥曰:“君多内宠,公子突、公子仪、公子宜三人,皆有觊觎之志。世
子若结婚大国,犹可惜其助援,齐不议婚,犹当请之。奈何自蔚羽翼那?吾于从行,何不谏
之?”高渠弥曰:“吾亦言之,奈不听何?”祭足叹息而去。髯翁有诗,单论子忽辞婚之
事。诗曰:

    丈夫作事有刚柔,未必辞婚便失谋。

    试咏《载驱》并《敝苟》,鲁桓可是得长筹?

    高渠弥素与公子夜相厚,闻祭足之语,益相交结。世子忽言于庄公曰:“渠弥与子啊私
通,往来甚密,其心不可测也。”庄公以世予忽之言,面责渠弥。渠弥讳言无有,转背即与
子符言之。子冉曰:“吾父欲用汝为正卿,为世子所阻而止,今又欲断吾两人之往来。父在
日犹然;若父百年之后,岂复能相容乎?”高渠弥曰:“世子优柔不断,不能害人,公子勿
忧也。”子盲与高渠弥自此与世子忽有隙。后来高渠弥拭忽立盛,盖本于此。

    再说祭足为世子忽画策,使之结婚于陈,修好于卫,“陈卫二国方睦,若与郑成鼎足之
势,亦足自固。”世子忽以为然。祭足乃言于庄公,遣使如陈求婚。陈侯从之。世子忽至
陈,亲迎妫氏以归。鲁桓公亦遣使求婚于齐。只因齐侯将女文姜许婚鲁侯,又生出许多事
来。要知后事,且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