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回 昆仑山子牙下山            

    子牙此际落凡尘,白首牢骚类野人;几度束身成老拙,叁番涉世反相嗔。溪未入飞熊
梦,渭水安知有瑞麟?会际风云开帝业,享年八百庆长春。

    话说昆仑山玉虚宫拿阐教道法元始天尊,因门下十二弟子犯了红尘之厄,杀罚临身,故
此闭宫止让。又因昊天上帝命仙首十二称臣,故此叁教并谈,乃阐教、截教、人道叁等,共
编成叁百六十五位成神;又分八部,上四部雷火瘟斗,下四部群星列宿,叁山五岳,步雨兴
云善恶之神。此时成汤合灭,周室当兴,又逢神仙犯戒,元始封神;姜子牙享将相之福,恰
逢其数,非是偶然。所以五百年有王者起,其间必有名世者,正此之故。一日元始天尊坐八
宝云光座上,命白鹤童子:“请你师叔姜尚来。”白鹤童子往桃园中来请子牙,口称:“师
叔!老爷有请。”子牙忙至宝殿座前行礼曰:“弟子姜尚拜见。”天尊曰:“你上昆仑几载
了?”子牙曰:“弟子叁十二岁上山,如今虚度七十二岁了。”天尊曰:“你生来命薄,仙
道难成,只可受人间之福:成汤数尽,周室当兴。你与我代劳封神,下山扶助明主,身为将
相,也不枉你上山修行四十年之功,此处亦非汝久居之地,可早早收拾下山。”子牙哀告
曰:“弟子乃真心出家。苦熬岁月,今亦修行有年;虽是滚芥投针,望老爷大发慈悲,指迷
归觉。弟子情愿在山苦行,必不敢贪恋红尘富贵,望师曾收录。”天尊曰:“你命缘如此,
必听乎天,岂得违拗?”子牙恋恋难舍,有两极仙翁上前言曰:“子牙!机会难逢,时不可
失;况天数已定,自难逃躲。你虽是下山,待你功成之时,自有上山之日。”子牙只得下
山,收拾琴剑衣囊起身,拜别师尊跪而泣曰:“弟子领师法旨下山,将来归着如何?”天尊
曰:“於今下山,我有八句偈子,後日自有应验:

    『一十年来窘迫乡,耐心守分且安然;溪石上垂竿钓,自有高明访子贤。辅佐圣君为,
相父,九叁拜将握兵权,诸侯会合逢戊申,九八封神又四年。』”

    天尊道罢:“虽然你去,还有上山之日。”子牙拜辞天尊,又辞众位道友。随带行囊出
玉虚宫。有南极仙翁送子牙在麒麟崖吩咐曰:“子牙!前途保重!”子牙别了南极仙翁,自
己暗思:“我上无伯叔兄嫂,下无弟妹子侄,叫我往那里去?我似失林飞鸟,无一枝可
栖。”忽然想起朝歌有一结义仁兄宋异人,不若去投他罢。子牙借土遁前来,早至朝歌,离
南门叁十五里,至宋家庄。子牙看门庭依旧绿柳长存,子牙叹曰:“我离此四十载,不觉风
光依旧,人面不同。”子牙到了门前,对看门的问曰:“你员外在家否?”管门人问曰:
“你是谁?”子牙曰:“你只说故人姜子牙相访。”庄童去报员外:“外边有一故人姜子牙
相访。”宋异人正算账,听见子牙来,忙忙走出庄来;二人携手相搀,至於草堂,各施礼坐
下。异人曰:“贤弟如何数十年不通音问?常时渴慕,今日相逢,幸甚!幸甚!”子牙曰:
“自别仁兄,实指望出世超凡,奈何缘浅分薄,未遂其志。今到高庄,得会仁兄,乃尚之
幸。”异人忙吩咐收拾饭盒,又问曰:“是斋是荤?”子牙曰:“既出家岂有饮酒吃荤之
理?弟是吃斋。”宋异人曰:“酒乃瑶池玉液,洞府琼浆,就是神仙,也赴蟠桃会,酒吃些
儿无妨。”子牙曰:“仁兄见教,小弟领命。”二人欢饮。异人曰:“贤弟上昆仑山多坐年
了?”子牙曰:“不觉四十载。”异人叹曰:“好快!贤弟在山可曾学甚麽?”子牙曰:
“怎麽不学,不然,所作何事?”异人曰:“学甚麽道术?”子牙曰:“挑水浇松,种桃烧
火,煽炉炼丹。”异人笑曰:“此乃仆之役,何足挂齿?今贤弟既回来,不若寻些学业,何
必出家?就在我家同住,不必又往别处去,我与你相知,非比别人。”子牙曰:“正是。”
异人曰:“古云:『不孝有叁,无後为大。』贤弟也是我与你相处一场,明日与你议一门
亲,生下一男半女,也不失姜姓之後。”子牙摇手曰:“仁兄此事且再议。”二人谈讲至
晚,子牙就在宋家庄住下。话说宋异人次日早起,骑了驴儿,往马家庄上来讲亲。异人到
庄,有庄童报与马员外曰:“有宋员外来拜。”马员外大喜,迎出门来,便问:“员外是那
阵风儿刮将来?”异人曰:“小侄特来与令爱议亲。”马员外大悦,施体坐下,茶罢;员外
问曰:“贤契将小女说与何人?”异人曰:“此乃东海许州人氏,姓姜名尚字子牙,外号飞
熊,与小侄契交通家,因此上这一门亲正好。”马员外曰:“贤契主亲,定无差池。”宋异
人取白金四锭,以为聘资;马员外收了,忙设酒席,款待异人,抵暮而去。且说子牙起来,
一日不见宋异人,问庄童曰:“你员外那里去了?”庄童曰:“早晨出门,想必讨账去
了。”不一时,异人下了牲口,子牙看见,迎门接曰:“长兄那里回来?”异人曰:“恭
喜!贤弟!”子牙问曰:“小弟喜从何至?”异人曰:“今日与你议亲,正是:『相逢千
里,会合姻缘。』”子牙曰:“今日时辰不好。”异人曰:“阴阳无忌,吉人天相。”子牙
曰:“是那家女子?”异人曰:“马洪之女,才貌双全,正好配贤弟;这女子今年六十八
岁,尚是黄花女儿。”异人治酒与子牙贺喜,二人饮罢,异人曰:“可择一吉辰娶亲。”子
牙谢曰:“承兄看顾,此德怎忘?”乃择选良时吉日,迎娶马氏。宋异人又排设酒席,邀庄
前庄後邻舍,四门亲友,庆贺迎亲。其日马氏过门,洞房花烛,成就夫妻。正是天缘遇合,
不是偶然。有诗曰:

    “离却昆仑到帝邦,子牙今日娶妻房;六十八岁黄花女,七十有二做新郎。”

    话说子牙成亲之後,终日思慕昆仑,只虑大道不成,心中不悦,那里有心情与马氏暮乐
朝欢。马氏不知子牙心事,只说子牙无用之物。不觉过了两月,马氏便问子牙曰:“宋伯伯
是你姑表弟兄?”子牙曰:“宋兄是我结义兄弟。”马氏曰:“原来如此。便是亲生弟兄,
也无有不散的筵席。今宋伯伯在,我夫妻可以安闲自在;倘异日不在,我和你如何处?常言
道:“人生天地间,以营运为主。”我劝你做些生意,以防我夫妻後事。”子牙曰:“贤妻
说的是。”马氏曰:“你会做些甚麽生意?”子牙曰:“我生叁十二岁,在昆仑学道,不识
甚麽世务生意,只会编笊。”马氏曰:“说是这个生意也好;况後园又有竹子,砍些篾编成
笊,往朝城赏些钱钞,大小都是生意。”子牙依其言,劈了篾子,编了一担笊,挑到朝歌来
卖。从早至年,卖到未申初,也卖不得一个;子牙见天色至申时,还要挑着赶叁十五里路;
腹内又饥了,只得奔回。一去一来,共七十里路,子牙把肩头都压肿了。回到门前,马氏看
时,一担去还是一担来,正待问时;只见子牙指马氏曰:“娘子你不贤,恐怕我在家问着,
叫我卖笊,朝歌城必定不用笊。如何卖了一日,一个也卖不得,倒把肩头压肿了?”马氏
曰:“笊天下通用之物,不说你不会卖,反来假报怨。”夫妻二人语去言来,犯颜嘶嚷。宋
异人听得子牙夫妇吵囔,忙来问子牙曰:“贤弟为何事,夫妻相争?”子牙把卖笊说了一
遍。异人曰:“不要说是你夫妻二人,就有叁四十口,我也养得起;你们何必如此?”马氏
曰:“伯伯虽是只等好意,但我夫妻日後也要着落,难道靠人一世麽?”宋异人曰:“弟妇
之言也是,何必做这个生意?我家仓里麦子生芽,可叫後生磨些面:贤弟可挑去货卖,却不
强於编笊?”子牙把箩担收拾,後生支起磨来,磨了一担乾面。子牙次日挑着,进朝歌货
卖,从四门都走到了,也卖不得一。腹内又,担子又!只得出南门,肩头又痛,子牙歇下了
担儿,靠着城脚坐一坐,少憩片刻,自思运蹇时乖,作诗一首:

    “四八昆仑访道去,岂知缘浅不能全?红尘黯黯难睁眼,浮世纷纷怎脱肩?借得一枝栖
止处,金枷玉锁又来缠;何时得遂平生志,静坐溪头学老禅。”

    话说子牙生了一会,方才起身,只见一个人叫卖面的站着。子牙说:“发利市的来
了。”歇了担子,只见那人走到面前,子牙问曰:“要多少面?”那人曰:“买一文钱
的。”子牙又不好不买,只得低头撮面;不想子牙不是人挑担子的人。把扁担抛在地傍,绳
子撒在地下。此时因纣王无道,反了东南四百诸侯,报来甚是紧接;武成玉日日操练人马,
因放散营炮响,惊了一骑溜,奔走如飞。子牙曲着腰撮面,不曾提防後面有人大叫曰:“卖
面的马来了!”子牙忙侧身,马已到了。担上绳子撒在地下,马来的急,绳子套在那马蹄子
上,把一箩面拖了五六丈远,面都泼在地上;被一阵狂风,将面刮个乾净。子牙急抢面时,
浑身都是面裹了。买面的人见这等模样,就去了。子牙只得回去,一路嗟叹,来到庄前。马
氏见子牙空箩回来,大喜道:“朝歌城乾面,到好卖?”子牙到了马氏跟前,把箩担一丢,
骂曰:“都是你这贱人多事!”马氏曰:“乾面卖得乾净是好事,反来骂我?”子牙曰:
“一担面挑至河里,何尝卖得?至下午才卖一文钱。”马氏曰:“空箩回来,想必都赊去
了?”子牙气冲冲的曰:“因被马溜,把绳子绊住脚,把一担面带泼了一地;天降狂风一
阵,把面都吹去了。却不是你这贱人惹的事?”马氏听说,把子牙劈脸一口啐道:“不是你
无用,反来怨我!真是饭囊衣架,惟知饮食之徒。”子牙大怒:“贱人女流,焉敢啐侮丈
夫?”二人揪扭一堆,宋异人同妻孙氏来劝:“叔叔却为何事,与婶婶争竞?”子牙把卖面
的事,说了一遍。异人笑曰:“担把面能值几何?你夫妻就这等起来,贤弟同我来。”子牙
同异人往书房中坐下。子牙曰:“承兄雅爱,提携小弟,时乖运蹇,做事无成,实为有
愧。”异人曰:“人以运为主,花逢时发。古语有云:『黄河尚有澄清日,岂可人无得运
时?』”贤弟不必如此,我有许多伙计,朝歌城有叁五十座酒饭店,俱是我的。待我邀众友
来,你会他们一会,每店让你开一日,周而复始,轮转作生涯,却不是好?”子牙作谢道:
“多承仁兄抬举。”异人随将南门张家酒饭店,与子牙开张。朝歌南门乃是第一个所在,近
教场镑路通衢,人烟凑积,大是热闹;其日做手多宰猪羊,蒸了点心,收拾酒饮齐整,子牙
掌柜坐在里面。一则子牙乃万神总领,二则年庚不利,从早晨到已牌时候,鬼也不上门;及
至午时,倾盆大雨,黄飞虎不曾操演。天气炎热,猪羊肴馔,被这阵暑气一蒸,登时臭了,
点心馊了,酒都酸了;子牙坐得没趣,叫众伙计:“你们把酒肴都吃了罢,再过一时可惜
了!”子牙作诗曰:

    “皇天生我出尘寰,虚度风光困世间;鹏翅有时腾万里,也须飞过九重山。”

    当时子牙至晚回来,异人曰:“贤弟今日生意如何?”子牙曰:“愧见仁兄!今日折了
许多本钱,分文也不曾卖得下来。”异人叹曰:“贤弟不必恼,守时候命,方为君子。总来
折我不多,再做区处,别寻道路。”异人怕子牙着恼,兑五十两银子,叫後生同子牙走集场
贩卖牛马猪羊,难道活东西也会臭了。子牙收拾去卖猪羊,非止一日;那日贩卖许多猪羊,
赶往朝歌来卖。此时因纣王失政,妲己残害生灵,奸臣当道,豺狼满朝;故此天心不顺,旱
潦不均,朝歌半年不曾下市。天子百姓祈祷,禁了屠沽告示,晓谕军民人等,各门张挂。子
牙失於打点,把牛马猪羊往城里赶,被看城门役叫声:“违禁犯法拿了!”子牙听见,就抽
身跑了;牛马牲口,俱被入官,子牙只得束手归来。异人见子牙慌慌张张,面如土色,急问
子牙曰:“贤弟为何如此?”子牙长吁叹曰:“屡蒙仁兄厚德,件件生意俱做不着,致有亏
折;今贩猪羊,又失打点。不知天子祈雨,断了屠沽,违禁进城,猪羊牛马入官,本钱尽
绝,使姜尚愧身无地,奈何奈何!”宋异人笑曰:“几两银子入官罢了,何必恼他?贤弟我
携一壶酒,与你散散闷怀,到我後花园去。”子牙时来连至,後花园先收五路神。不知後事
如何?且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