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回 邓芮二侯归周主

    西山日落景寥寥,大厦将倾借小条;卞吉无辜遭屈死,欧阳热血染霞绡。奸邪用事民生
丧,妖孽频兴社稷摇;可惜殷商先世业,轻轻送入往来潮。
    话说欧阳淳被一干周将,围在垓心,只杀得盔甲歪斜。汗流 背;自料抵当不住,把马
跳出圈子:败进关中去了,紧闭不出。子牙在辕门,又见折了雷震子,心下十分不乐。且说
欧阳淳败进关来,忙升殿坐下,见卞吉打,吩咐他且往私宅调养;一面把雷震子且送下监
中,修告急文书,往朝歌来。差官在路上,正是春尽夏初时节,怎见得一路上好光景?有诗
为证:
    “清和天气爽,池沼芰荷生;梅逐雨馀熟,麦随风景成。草随花落处,莺老柳枝轻;江
燕携难习,山难哺子鸣。斗南当日永,万物显光明。”
    话说差官在路,不分晓夜,不一日进了朝歌,在馆驿安歇。次日,将本赍进牛门,至文
书房投递。那日是中大夫恶来看本,差官将本呈上,恶来接过手,正看那本,只见微子启来
至;恶来将欧阳淳的本递兴微子启看,微子启大惊道:“姜尚兵至临潼关,敌兵已临咫尺之
地,天子尚高卧不知,奈何!奈何!”遂抱本往内庭见驾。纣王正在鹿台,与三妖饮宴,当
驾官启奏:“有微子启侯旨。”纣王曰:“宣来。”微子启至三上,见礼毕,王曰:“皇兄
有何奏章?”微子启奏曰:“姜尚造反,自立姬发,兴兵作叛,纠合诸侯,妄生祸乱,侵占
疆土,五关已得四关,大兵见屯临潼关外,损兵杀将,大肆狂暴,真叠卵之危,其祸不小。
守关主将,具疏告急,乞陛下以社稷为重,日亲政事,速赐施行,不胜幸甚。”微子启将表
呈上,纣王接表,看罢大惊曰:“不意姜尚作难肆横,竟克朕之四关也。今不早治,是养痈
成患也。”遂传旨:“上殿。”左右当驾官,施设龙车凤辇:“请陛下发驾。”只见警跸传
呼,天子御驾,早至金銮宝殿;掌殿官与金吾大将,忙将钟鼓齐呜,百官端肃而进,不觉威
仪一新。只因纣王有经年,未曾临朝,今一旦登殿,人心鼓舞如此。怎见得?有赞为证:
    烟笼凤阁,香霭龙楼;光摇月 动,云拂翠华流。侍臣灯,宫女扇,双双映彩,孔雀
屏,麒麟殿,处处光浮;净鞭三下响,衣冠拜冕旒。金草紫绶垂天象,管取江山万万秋。
    话说纣王设朝,百官无不庆幸;朝贺毕,王曰:“姜尚肆横,以下凌上,侵犯关隘,已
坏朕四关;加今屯兵於临潼关下,若不大奋朝纲,以惩其侮,国法安在?众卿有何策可退周
兵?”言未毕,左班中闪出一位上大夫李通,出班启奏曰:“臣闻君为元首,臣为股肱,陛
下平昔不以国事为重,听谗远忠,荒淫酒色,屏弃政事,以致天愁民怨,万姓不保,天下思
乱,四海分崩,陛下今日临轩,事已晚矣。况今朝歌,岂无智能之士,贤俊之人?只因陛下
平日不以忠良为重,故今日亦不以陛下为重耳。即今东有姜文焕,游魂关昼夜毋宁;南有鄂
顺,三山关攻打甚急;北有崇黑虎,陈塘关旦夕将危;西有姬发,兵叩临潼关,指日可破。
真如大厦将倾,一木焉能支得?臣今不避斧钺之诛;直言冒渎天听,乞速加整饬,以救危
亡;如不以臣言为谬,臣举保二臣,可先去临潼关,阻住周兵,再为商议。愿陛下日修德
政,去谗远佞,谏行言听,庶可稍挽天意,犹不失成场之脉耳。”王曰:“卿保举何人?”
李通曰:“臣观众臣之内,止有邓昆、芮吉素有忠良之心,辅国不二,若得此二臣前去,可
保毋庶也。”纣王准奏,随宣邓昆、芮吉二人上殿。不一时宣至岩前,朝贺毕,王曰:“今
有上大夫李通,奏卿忠心为国,特举卿二人前去临潼关协守,朕加尔黄钺白旄,得专阃外。
卿当尽心竭力,务在必退周兵,以擒罪首,卿功在社 ,朕岂惜茅土以报卿哉,当领朕
命。”邓昆、芮吉叩首曰:“臣敢不竭驽骀之力,以报陛下知遇之恩也。”纣王传旨:“赐
二卿筵宴,以见朕宠荣至意。”二臣叩头谢恩下殿,须臾左右铺上筵席,百官与二侯把盏;
微子、箕子二位殿下,也奉酒与二侯,哽咽言曰:“二位将军!社稷安危,在此一行,全仗
将军,扶持国难,则国家幸甚。”二侯曰:“殿下放心,臣平日之忠肝义胆,正报国恩於今
日也。岂敢有负皇上委托之隆,众大夫保举之恩也?”酒毕,二人谢过二位殿下与众官。次
日起兵,离了朝歌,迳往孟津,渡黄河而来,按下不表。且说土行孙催粮至辕门,看见一
首 , 下却是韦护的降魔杵,雷震子的黄金棍,土行孙不知其故,自思:他二人兵器,如何
丢在此 下?我且见了元帅,再来看其真实。报马报入中军:“启元帅!二运督粮官等
令。”子牙传令:“令来”土行孙来至中军,见子牙行礼毕,问曰:“弟子适才督粮至门
外。见那关前竖一首 ;那 下却有韦护、雷震子两件兵器,在那 下,不知何故?”子牙把
卞吉的事说了一遍。土行孙不信:“岂有此理。”那吒曰:“卞吉被我打了一圈,这几目俱
不曾出来。”土行孙曰:“待我去便知端的。”哪吒曰:“你不可去,果是那 利害。”土
行孙只是不信,那时天色已晚,土行孙迳出营门,一头往 下来,方至 下,便一交跌倒,不
知人事。周营哨马报於子牙,子牙大惊,正无可计较。只见关上军士,见 下睡着一个矮
子,报与欧阳淳;欧阳淳曰:“命开关拿来。”不知若要拿人,只是卞吉的家将拿得,其馀
别人皆拿不得,到不得 下去。彼时几个军士,走至 下,俱翻身跌倒不省人事。军士看见,
忙报主将;欧阳淳亦自惊疑,忙叫左右:“去请卞吉来。”卞吉此时调养伤痕,闻主将来呼
唤,只得勉强至府中。欧阳淳将前事告诉一遍,卞吉曰:“此小事耳。”命家将:“去把那
矮子拿来。”将众人放了家将出关,将土行孙绑了,把众军士拖出 来;众人如醉方醒,各
各揉眼擦目,一时将土行孙扛进开来,拿至府中,欧阳淳问曰:“你是何人?”土行孙曰:
“我见 下有一黄金棍,拿去家 耍子,不知就在那 睡着了。”卞吉在旁边骂曰:“你这匹
夫!怎敢以言语来戏弄我?”命左右:“拿去斩了。”众军士拿出辕门,举刀就斩,只见土
行孙一扭,就不见了。正是:
    地行妙术真堪羡,一 全身入土中。
    众军士忙进府中来报曰:“启元帅!异事非常,我等拿此人,方才下手,那矮子把身
一 ,就不见了。”欧阳淳谓卞吉曰:“这个就是土行孙了,须要仔细。”彼此惊异不表。
土行孙回营,来见子牙曰:“果然此 利害;弟子至 下,就跌倒了,不知人事,若非地行之
术,性命休矣。”次日,卞吉伤痕全愈 领家将出关,至军前搦战;哨马报入子牙,子牙
问:“谁人出马?”哪吒愿往,登风火轮,摇火尖枪,出营来,卞吉见了仇人,也不答话,
摇画杵戟劈面刺来;哪吒火尖枪分心就刺,一场大战,怎见得?有赞为证:
    战鼓杀声 ,英雄临战场;红旗如烈火,征夫四臂忙。这一个展开银杆战,那一个发动
尖枪;哪吒施威武,卞吉逞刚强,忠心扶社稷,赤胆为君王;相逢难下手,孰在孰先亡。
    话说卞吉战哪吒,又恐他先下手把马一拨,预先往 下走来,看官,若论哪吒要往 下,
他也来得,他是莲花化身,却无魂魄,如何来不得?只是哪吒天性乖巧,他犹恐不妙,便立
住脚,看卞吉往 下过去了,他使登回风火轮,自已回营不表。且说卞吉进关来见欧阳淳言
曰:“不才欲诓哪吒往 下来,他狡猾不来赶我,自己回营去了。”欧阳淳曰:“似此奈
何?”正议间,忽探马报:“邓、芮二侯,奉旨 来助战,请主将迎接。”欧阳淳同众将出
府来迎接;二侯忙下马,携手上银安殿,行礼毕,二侯上坐,欧阳淳下陪。邓昆问曰:“前
有将军告急本章进朝歌,天子看过,特命不才二人,与将军协守此关。今姜尚猖獗,所在授
首,军威已挫,是不全在战之罪也。今临潼开乃朝歌保障,与他关不同,必当重兵把守,方
保无虑。连日将军与周兵交战,胜负如何?”欧阳淳曰:“初次副将卞金龙失利,幸其子有
一 ,名曰:『幽魂白骨 』,全仗此,以阻周兵;一次拿了南宫 ,二次拿了黄飞虎、黄
明,三次拿了雷震子。”邓昆曰:“拿的可是反五关的黄飞虎?”欧阳淳曰:“正是他。”
欧阳淳此回,正是:
    无心说出黄飞虎,咫尺临潼关属子牙。
    话说邓昆问:“可是武成王黄飞虎?”欧阳淳曰:“正是。”邓昆冷笑曰:“他今日也
被你擒了,此将军莫大之功也。”欧阳淳谦谢不已。邓昆暗记在心。原来黄飞虎是邓昆两姨
丈,众将那 知道?欧阳淳治酒款待二侯,众将饮罢各散。邓昆至私宅,默思:黄飞虎今已
被擒,如何救他?我想八百诸侯,尽已归周,此关大势尽失,料此关焉能阻得他?不若归
周,此为上策;但不知芮吉如何?且待明日会过一战,见机而作。次日二侯上殿,众将叁
谒,芮吉曰:“吾等奉旨前来,当以忠心保国,速传将令,把人马调出关,会姜尚早作雌
雄,以免无辜涂炭。”欧阳淳等曰:“将军之言甚善。”令卞吉等关中点炮呐喊,人马一齐
出关。邓、芮二侯,出了关外,见了幽魂白骨,高悬数丈,阻住正道。卞苦在马上曰:“启
上二位将军!把人马从左路上走,不可往 下去;此 不同别样宝贝。”芮吉曰:“既去不
得,便不可走。”军士俱从左路,至子牙营前,对左右探马曰:“请武王、子牙答话。”子
牙曰:“既请武王答话,必有深意。”命中军官:“速请武王临阵。”子牙传令,点炮呐
喊,宝 旗麾动,辕门开处,鼓角齐鸣,周营中人马齐出。怎见得?有赞为证:
    红旗闪灼出军中,对对英雄气吐虹;马上将军如猛虎,步下士卒似蛟龙。腾腾杀气冲霄
汉,霭霭威光透九重;金盔凤翅光华吐,银甲鱼鳞瑞彩横。幛头灿烂红抹额,束发金冠摇雉
尾;五岳门人多骁勇,哪吒正即是先锋。保周灭纣元戎至,法令森严姜太公。
    话说邓、 二侯,在马上见子牙出兵,威风凛凛,杀气腾腾,别是一般光景。又见那三
山五岳门人,一班儿齐齐整整,又见红罗伞下,武王坐逍遥马,左右有四贤八俊,分於两
傍。怎见得武王生成的天子仪表非俗?有诗为证:
    “龙凤丰姿迥出群,神清气旺帝王君;三停匀称金霞绕,五岳朝归紫雾分。仁慈相继同
尧舜,吊伐重光过夏殷:八百馀年开世业,特将时雨救如焚。”
    话说邓、芮二侯在马上呼曰:“来者可是武王、姜子牙麽?”子牙曰:“然也。二公乃
是何人?”邓昆曰:“我乃邓昆、芮吉是也。姜子牙!想你西周不知仁义礼智为何物,乃擅
是潜称王号,收匿叛亡,拒逆天兵,杀军覆将,已罪在不赦;今又大肆猖獗,欺君周上,忤
逆不道,侵占天王疆土,意欲何为?独不思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何
肆无忌惮,一至於此!”芮吉又指武王曰:“你先王素称有德,虽羁囚 里七年,更无一言
怨尤,克守臣节,蒙纣王怜赦归国,加以黄钺白旄,特专征伐,其洪恩德泽,可为厚矣。尔
等当世世报酬,尚未尽涓埃之万一,今父死未久,还听姜尚妄语,寻事干戈,兴无名之师,
犯大逆之罪,是自取覆宗灭祀之祸,悔亦何及?今听吾言,速速退兵,还我关隘,擒献捕
逃,自归待罪,尚待尔以不死。不然,恐天子大奋乾纲,亲率六师,大张天讨,只恐尔等死
无噍类矣。”子牙笑曰:“二位贤侯!只知守常之语,不知时务之宜;古云:『天命无常,
惟有德者居之。』今纣王残虐不道,荒淫酗暴,杀戮大臣,诛妻弃子,郊社不修,宗庙不
享,臣下化之,朋家作仇,戕害百姓,无辜 天,污德彰闻,罪恶贯盈;皇天震怒,特命我
周,恭行天之讨,故天下诸侯,相率事周,会於孟津,观政於商郊。二侯尚执迷不悟,犹以
口舌相争耶?以吾观之,二侯如寄寓之客,不知谁为之主,宜速倒戈,暗弃投明,亦不失封
侯之位耳,请速自裁!”邓昆大怒,便命卞吉:“拿此野叟。”卞吉纵马摇戟,冲杀过来,
旁有赵升使双刃前来抵住;二人正接战间,芮吉持刀也冲将过来;这边孙焰红使斧抵住,只
见武吉催开马冲来助战,旁边恼了先行哪吒,登开风火轮,现三头八臂,冲杀过来,势不可
当。邓昆见哪吒三头八臂,相貌异常,只吓得魂飞魄散,落荒先走,传令鸣金收兵,众将各
架住兵器。正是:
    人言姬发过尧舜,云集群雄佐圣君。
    话说邓昆回兵进关,至殿前坐下,欧阳淳、卞吉,俱说姜尚用兵有法,将勇兵骁,门下
又有许多三山五岳道术之士,难以取胜,俱各各咨嗟不已。欧阳淳治酒款待,饮至夜分,各
自归於卧所。且说邓昆至更深自思:“如今天时已归周主,纣王荒淫不道,谅亦不久,况黄
飞虎又是两姨,被陷在此,使吾掣肘,如之奈何?且武王功德日盛,有龙凤之姿,天日之
表,真是应运之主。子牙又善用兵,门下又是些道术之客,此关岂能为纣王久守哉?不若归
周,以顺天时,只恐芮吉不从奈何?且俟明日以言挑他,看他意思如何,再作道理。”就思
想了半夜。不说邓昆已有意归周。且说芮吉自与武王见阵,进关虽是吃酒,心下暗自沈吟:
“人言武王有德,果然气宇不同;子牙善能用兵,果然门下俱是异士;今三分天下,周有其
二,眼见得此关,如何可守?不若献关归降,以免兵革之苦;但不知邓昆心上如何?且慢慢
将言语探他,便知虚贵。”两下 俱各有意归周不题。次日,二侯升殿坐下,众将官叁谒
毕,邓昆曰:“关中将寡兵微,昨日临阵,果然姜尚用兵有法,所助者多是些道术之士,国
事艰难,如之奈何?”卞吉曰:“国家兴隆,自有豪杰来佐,又岂在人之多寡哉?”邓昆
曰:“卞将军之言虽是,但日下难支奈何?”卞吉曰:“今关外尚有此 ,阻住周兵,料姜
尚不能过此。”芮吉听了他二人说话,心中自忖:“邓昆已有意归周。”不觉至晚,饮了数
杯各散。邓昆令心腹人密请芮侯饮酒,芮吉闻命,欣然而来。二侯执手至密室相叙,左右掌
起烛来,二侯对面传杯。正是:
    二位有意归真主,自有高人送信来。
    且不言二侯正在密室中饮酒,欲待要说心事,彼此不好擅出诸口,只说子牙在营中运筹
取关,只为了那面 阻在路上,欲别寻路径,又不知他关中虚实;黄飞虎等下落,无计可
施;忽然想起土行孙来,遂唤:“土行孙!吩咐你今晚可进关去,如此如此探听,不得有
误。”土行孙得令,把精神抖擞,至一更时分,迳进关来;先往禁中来看南宫 等三人,土
行孙看见守的尚未成睡,不敢妄动,却往别处行走。不觉来至前面,听得邓、芮二侯在那厢
饮酒,土行孙便躲在地下,听他们说些甚麽,只见邓昆屏退左右,笑谓芮吉曰:“贤弟!我
们道句笑话,你说将来,还是周兴,还是纣兴?你我私议,各出己见,不要藏隐,总无外人
知道。”芮侯亦笑曰:“兄长下问,使弟如何敢尽言?若说我的识见所到,又有所不敢言:
若是模糊应答,兄长又笑小弟是无用之人,这不是来难小弟麽?”邓昆笑曰:“我与你虽为
异姓,情同骨肉,此时出君之口,入吾之耳又何本心之不可说哉?贤弟勿疑。”芮吉曰:
“大丈夫,既与同心之友,谈天下政事,若不明目张胆,倾吐一番,又何取其能担当天下
事,为识时务之俊杰哉。据弟愚见,你我如今虽奉旨协同守关,不过强逆天心而已,是岂人
民之所愿也。今主上失德,四海分崩,诸侯叛乱,思得明主,天下事不卜可知。况周武仁德
播布四海,姜尚贤能辅相国务,又有三山五岳道术之士,为之羽翼,是周日强盛,商日衰
弱,将来继商而有天下者,非周武而谁?前日会战,其 模气宇,已自不同;但我等受国厚
恩,惟以死报,尽其职耳。承兄长下问,故敢尽以实告,其他非我知也。”邓昆笑曰:“贤
弟这一番议论,足见洪谋远识,非他人所可及者。但可惜生不逢时,遇不得其主耳。後来纣
为周掳,吾与贤弟不过徒然一死而已。愚兄固与草木同朽,只可惜贤弟不能效古人所谓良禽
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仕,以展贤弟之才。”言罢咨嗟不已。芮吉笑曰:“据弟察兄之意,
兄已有意归周,弟愿随鞭镫。”邓昆忙起身慰之曰:“非不才敢蓄此不臣之心,只以天命人
心卜之,终非好消息,而徒死无益耳。既贤弟亦有此心,正所谓二人同心,其利断金,只吾
辈无门可入奈何?”芮吉曰:“慢慢寻思,再乘机会。”二人正在商议,已被土行孙在地下
听得详细,喜不自胜,思想:“不若乘此时会他一会,有何不可?也是我进关一场,引进二
侯归周,也是功绩。”正是:
    世间万事由天数,引得贤侯归武王。
    话说土行孙在黑影 钻将上来,现出身子,上前言曰:“二位贤侯请了!要归武王,我
与贤侯作引进。”道罢,就把邓、芮二侯吓得半响无言。土行孙曰:“二侯不要惊恐,吾乃
姜元帅麾下,二运督粮军官土行孙是也。”邓、芮二侯听罢,方才定神,问曰:“将军何为
夤夜至此?”土行孙曰:“不瞒贤侯说,奉姜元帅将令,特来进关,探听虚实。适才在地
下,听得二位贤侯有意归周,恨无引进,故敢轻冒,致惊大驾,幸勿见罪。若果真意归周,
不才预为先容,我元帅谦恭下士,决不敢有辜二侯之美意也。”邓、芮二侯听说不胜幸喜,
忙上前行礼曰:“不知将军前来,有失迎迓,望勿见罪。”邓昆复挽土行孙之手叹曰:“武
王大抵仁圣,故有公等高明之士,为之辅弼耳。不才二人,昨日因在阵上,见武主与姜元
帅,俱是盛德之士;天下不久归周,今日回关,与芮弟商让,不意将军得知,实我二人之幸
也。”土行孙曰:“事不宜迟,将军可修书一封,俟我先报知姜元帅,侯将军乘机献关,以
便我等接应。”邓昆急忙向灯下修书,递与土行孙曰:“烦将军报知姜元帅,设法取关,早
晚将军还进关来,以便商议。”土行孙领命,把身子一 ,无形无影去了。二侯看了,目定
口呆,咨嗟不已。有诗赞之:
    “暗进临潼察事奇,二侯共议正逢时;行孙引进归明主,不负元戎托所知。”
    话说土行孙来至中军,刚有五鼓时分,子牙还坐在帐中,等土行孙消息。忽见土行孙立
於面前,子牙忙问:“其进关所行事体如何?”土行孙曰:“弟子奉命进关,三将还在禁
中,因看守入不曾睡,不敢下手。复行至邓、芮二侯密室,见二人共议归周,恨无引进,被
弟子现身见他,二侯大悦,有书在此呈上。”子牙接书,灯下观看,不觉大喜:“此真天子
之福也,再行设策,以候消息。”令土行孙回帐不表。且说邓、芮二侯,次日升殿坐下,众
将来见邓昆曰:“吾二人奉旨协守此关,以退周兵,昨日会战 未见雌雄,岂是大将之所
为?明日整兵,务在一战,以退周兵;早早班师,以复王命,是吾愿也。”欧阳淳曰:“贤
侯之言是也。”当日整顿兵马,一宿晚景不题。次日。邓昆检点士卒,炮声响处,人马出
关,至周营前搦战。邓昆见幽魂白骨 竖在当道,就在这 上发挥,忙令卞吉将此 去了。卞
吉大惊曰:“贤侯在上,此 无价之宝。阻周兵全在於此,若去了此 ,临潼关休矣。”芮吉
曰:“我乃是朝廷钦差官,反走小径,你为偏将,反行中道,同兵观之,深为不雅。纵令得
胜,亦为不武,理当去了比 。”卞吉自思:“若是去了此 ,恐无以胜敌人;若不去,彼为
主将,我岂可与之抗礼?今既为父亲报仇,岂惜此一符也。”卞吉马上欠身曰:“二位贤
侯,不必去 ,请回关中一议,自然往返无碍耳。”邓、芮二侯具进了关,卞吉忙画了三道
灵符,邓、 二侯每人一道,放在幛头 面,欧阳淳一道放在盔,复出关来,数骑往 过下,
就如寻常,二侯大喜。及至周营,对军政官曰:“报你主将,出来答话!”探马报入中军,
子牙急忙领众将出营,邓、芮大呼曰:“姜子牙!今日与你共决雌雄也。”拍马杀入阵中
来,子牙背後有黄飞彪、黄飞豹二马冲出,接住邓、芮二侯厮杀,四骑相交,正在酣战之
下,卞吉看不过,大呼曰:“吾来助战!二侯勿惧!”武吉出马接住大战,只见卞吉拨马往
下就走,武吉不赶,子牙见只有邓、芮二侯相战,忙令鸣金,两边各自回军。子牙看见邓昆
四将往 下迳自去了,心中着实迟疑,进营坐下。沈吟自思:“前日只是卞吉一人行走得,
馀则昏迷,今日如何他四人俱往 下行得?”土行孙曰:“元帅迟疑,莫不是为着那 下,他
四人都走得麽?”子牙曰:“正为此说。”土行孙曰:“这有何难,俟弟子今日再往关内去
走一遭,便知端的。”子牙大喜曰:“事宜速行。”当晚初更,土行孙进关来,至邓、芮二
侯密室。二侯见土行孙来至,不胜大喜曰:“正望公来,那 名唤幽魂白骨 ,再无法可治,
今日被我二人刁难他,他将一道符与我们,顶在头上,往 下过,就如平常,安然无恙。足
下可持此符,献与姜元帅,速速进兵,吾自有献关之策也。”土行孙得符,辞了二侯,往大
营来见子牙,备言前事。子牙大喜,取符一看,子牙识得符中妙诀,取朱砂书符,吩咐众
将。不知吉凶如何?且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