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回 周天子分封列国

    周室开基立帝图,分茅列土报功殊;制田世禄惟三等,品爵官人树五途。铁券金书藏石
室,高牙大 拥铜符;从今藩镇如金布,倡化宣猷万姓殊。
    话说子牙传令,命斩飞廉、恶来,只见左右旗门官,将二人推至辕门外,斩首号令,回
报子牙。子牙斩了二个奸佞,复进封神台,拍案大呼曰:“清福神柏鉴何在?快领飞廉、恶
来二人魂魄,至坛前受封。”不一时只见清福神用 ,引飞廉、恶来至坛下,跪听宣读敕
命。但见二魂俯伏坛下,凄切不胜。子牙曰:“今奉
    太上元始敕命,尔飞廉、恶来,生前甘心奸佞,簧惑主听,败国亡君,偷生苟免。只知
盗宝以荣生,孰意法网无疏漏,既正明刑,当有幽录;此皆尔等自受之愆,亦自运逢之劫。
特
    敕封尔为冰销瓦解之神,虽为恶煞,尔宜克修厥职,毋得再肆凶锋,汝其钦此!”飞
廉、恶来听罢封号,叩首谢恩,出坛去了。子牙封罢神下坛,率领百官回西岐。有诗为证:
    “天理循环若转车,有成有败更无差;往来消长应堪笑,反覆兴衰若可嗟。夏桀南巢风
烛,商辛焚死浪中花;古今吊伐皆如此,惟有忠魂傍日斜。”
    话说子牙回西岐,进了都城,入相府安息。众官俱回 宅,一夕晚景已过。次日早朝,
武王登殿,真是有道天子,朝仪自是不同,所谓香雾横空,瑞烟缭绕,旭日围黄,庆云舒
彩。只听得玉佩叮当,众官抱袖舞清风,蛇龙弄影,四围御帐迎晓日。净鞭三响,整朝班,
文武高呼称万岁,怎见得早朝美景?後唐人有诗,单道早朝好处:
    “绛 鸡入报晓筹,尚衣方进翠云裘;九大间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日色才临仙
掌动,香烟欲旁衮龙浮;朝罢须裁五色诏,佩声归到凤池头。”
    话说武王升殿,只见当驾官传旨:“有事出班启奏,无事卷帘散朝。”言还未毕,班中
有姜子牙出班上殿,俯伏称臣毕。武王曰:“相父有何奏章见朕?”子牙奏曰:“老臣昨日
奉师命,将忠臣良将,与不道之仙,奸佞之辈,俱依劫运,遵玉敕一一封定神位,皆各分执
掌,受享 祀,护国佑民,掌风调雨顺之权,职福善祸淫之柄。自今以往,永保澄清,无复
劳陛下宸虑。但天下诸侯,与随行征伐功臣,道山洞府门人,俱亲冒失石,皆有血战之功。
今天下底定,宜分茅列土,封之以爵禄,使子孙世食其禄,以昭崇德报功之义;此皆陛下守
先之务,当亟行之,不可一刻缓者也。”武王曰:“朕有此心久矣!月因相父封神未竣,故
少待之耳。今相父既回,一听相父行之。”武王方才言罢,只见杨戬、李靖等出班奏曰:
“臣等原系山谷野人,奉师法旨下山,克襄劫运,戡定祸乱,今已太平,臣等理宜归山,以
覆师命。凡红麈富贵,功名爵禄,并非臣等之所愿也。故今日特拜辞皇上,望陛下敕臣归
山,真莫大之恩也!”武王曰:“朕深赖卿等,旋乾转坤之力,浴日补天之功,戡祸乱於永
清,辟宇宙而载明。其有功於社稷生民,真无涯际。虽家祭户祀,尚不足以报其劳。岂速舍
朕而归山乎?朕何忍也。”李靖曰:“陛下仁恩厚德,臣等沐之久矣。但臣等恬淡性成,志
在泉石;况师命难以抗违,天心岂敢故逆?乞陛下怜而允之,臣等不胜幸甚。”武王见李靖
等坚执要去,不肯少留,不胜伤感。乃曰:“昔日从朕始事征伐之时,其忠臣义士,云屯雨
集;不意中道有死於王事,没於征战者,不知凡几?今仅存者,甚是残落,朕已不胜今昔之
感。今卿方际太平,当兴朕共享安宁之福,卿等又坚请归山。朕欲强留,恐违素志,今勉从
卿请,朕甚戚然。俟明日朕率百官,亲至南郊饯别,少尽数年从事之情。”李靖等谢恩而
去。子牙听得七人告辞归山,也不胜惨戚,俱各散朝一宿晚景不题。次日,光禄寺典膳官,
预先至南郊下,整治九龙筵席,一色齐备。只见众文武百官,与李靖等先至南郊候驾。惟姜
子牙在朝内,伺侯武王御驾同行。话说武王升殿,传旨排銮驾出城,子牙随後。一路上香烟
载道,瑞彩缤纷,士民惧悦,俱来看大子与众道者饯别。真是哄动一城居民,齐集郊外。只
见武王来至南郊,众文武百官上前接驾毕,只见李靖等复上前叩谢曰:“臣等有何德能,敢
劳陛下御驾亲临赐宴?臣等不胜戚激。”武王用手挽住,慰之曰:“今日卿等归山,乃方外
神仙,朕与卿已无君臣之属,卿等幸无过谦。今日当痛饮沈醉,使朕下知卿之去方可耳。不
然,朕心何以为情哉?”李靖等顿首称谢不已。须臾当驾官,报酒已齐备,武王命左右奏
乐,各官俱依次就坐。武王坐,只见箫韵迭素,君臣欢饮,把盏轮杯,真是畅快。说甚麽炮
龙烹凤,味穷水陆。君臣饮罢多时,只见李靖等出席谢宴告辞。武王亦起身执手,再三劝慰
饮数杯,李靖等苦苦告别,武王知不可留,意形於色。李靖等慰之曰:“陛下当善保天和,
则臣等不胜庆幸,俟他日再图相会可也。”武王不得已,方肯放行。李靖等拜别武王,及文
武官员;子牙不忍分离,又送了一程,各 泪而别。後来李靖、金吒、木吒、哪吒、杨戬、
韦护、雷震子,此七人俱是肉身成圣。後人有诗赞之:
    “别驾归山避世嚣,闲将丹灶自焚烧;修成羽翼赴三界,炼就阴阳越九霄。两耳怕闻金
紫贵,一身离却是非朝;逍遥不问人间事,任尔沧桑化海潮。”
    话说李靖等七人别子牙,从者进西岐城,回相府。至次日早朝,武王升殿,姜子牙与周
公旦出班奏曰:“昨蒙陛下赐李靖等归山,得遂他修行之愿,臣等不胜庆幸。但有功之臣,
当分茅列土者,乞陛下速赐施行,以慰臣下之望。”武王曰:“昨日七臣归山,朕心甚是不
忍;今所有分封仪制,一如相父、御弟所议施行。”子牙与周公旦谢恩出殿,条议分封仪
制,并位次,上请武王裁定。次日,武王登宝座,命御弟周公旦於金殿上,唱名策封。先追
封王祖考、自太王、王季、文王,皆为天子;其馀功臣,与先朝帝王後裔,俱列爵为五等,
公、侯、伯、子、男,其不及五等者为附庸。
    列侯封国号名讳:鲁 姬姓,侯爵。周文王第四子,周公旦也。佐文王、武王,有大勋
劳於天下;後成王留相天子,命周公为家宰,主自陕以东之诸侯。 乃对其长子伯禽於曲
阜,地方七百里;分以宝玉大弓之器,俾侯 於鲁,以辅周室。
    齐\ 姜姓,侯爵。系炎帝裔孙,伯益为四岳,生万生平水土有功,赐 姓曰姜氏,谓之
吕侯。其国在南阳宛县之西南。自太公望超自渭 水,为周文王师,号为尚父;佐文武定天
下,有大功,封营邱, 为齐侯,列於五侯九伯之上,即山东。
    燕\ 姬姓,伯爵。系周同姓功臣日君 。佐文武定天下有大功,为周 太保;食邑於召,
谓之邵康公。留相天子,主自 以西之诸侯, 乃封其子为北燕伯;其地乃幽州蓟县是也。
    魏\ 姬姓,伯爵。系周同姓功臣曰毕公高,佐文武定天下有大功,封 於魏国。即今河
南开封高密县是也。
    管\ 姬姓,侯爵。系武王弟,曰姬叔鲜,以监武庚,封於管。即今河 南信阳县是也。
    蔡\ 姬姓,侯爵。系武王弟,曰姬叔度,以监武庚,对於蔡。即今河 南汝宁府上蔡县
是也。
    曹\ 姬姓,伯爵。系武王弟,曰姬叔振铎,武王克商,封於曹。即今 济阴定陶县是
也。
    姬姓,伯爵。系武王弟,曰姬叔武,武王克商,封於 。即今山 东衮州府汶上县是也。
    霍\ 姬姓,伯爵。系武王弟,曰姬叔处,武王克商,封於霍。即今山 西平阳府是也。
    卫\ 姬姓,侯爵。系武王同母小弟,封为大司寇;食采於康,谓之康 叔,对於卫。即
今北京冀州是也。
    滕\ 姬姓,侯爵。系武王弟,曰姬叔绣,武王克商,对於滕。即今山 东邱县是也。
    晋\ 姬姓,侯爵。系武王少子,曰唐叔虞,封於唐,後改为晋。即今 山西平阳府绛县
东冀城是也。
    吴\ 姬姓,子爵。系太王长子泰伯之後,武王克商,遂封之为吴郡。 即今吴郡是也。
    虞\ 姬姓,公爵。系太王子仲雍之後,武王克商:泰伯仲雍之後,得 周章已为吴君,
封其别子为虞公。
    虢\ 姬姓,公爵。系王季子虢仲,文王弟也。仲与虢叔为文王卿士, 勋在王室,藏於
盟府;而文王友爱二弟,谓之二虢。武王克商, 封仲於宏农陕县东南之虢城。
    楚\ 芋姓,系颛顼之裔,曰鬻熊,为周文王师,有勋劳於王家,封之 於荆蛮,以子男
之上居之。即今丹阳南郡枝江县是也。
    许\ 姜姓,男爵。系尧四岳之後,因先世有功,武王克商,对其裔於 许。即今之许州
是也。秦嬴姓,伯爵。系颛 之裔,因先世有功, 武王克商,封其裔柏翳於秦。即今之陕西
西安府是也。
    莒\ 嬴姓,子爵。系少昊之後,因先世有功,武王克商,封其後兹与 期於莒地。即今
莒县是也。
    纪\ 姜姓,侯爵。系太公之次子,武王念太公之功,分封於纪。即今 东莞剧县是也。
    邾\ 曹姓,子爵。系陆终第五子之後,武王克商,封其裔於邾。即今 之山东邹县是
也。
    薛\ 任姓,侯爵。黄帝之後,武王克商,对其後奚仲於薛。即今之山 东沂州是也。
    宋\ 子姓,公爵。系商王帝乙之长庶子,曰微子,商纣王不道,微子 抱器归;武王克
商,封微子於宋。即今之睢阳县是也。
    杞\ 姒姓,伯爵。系夏禹王之後,武王克商,求夏禹苗裔,得东楼公, 对於杞,以奉
禹祀。即今之开封府雍邱县是也。
    陈\ 妫姓,侯爵。系帝舜之後,其裔孙闳父,为武王陶正,能利器用, 王实赖之,以
元女大姬,下嫁其子满而封诸陈,使奉虞帝祀,其 地在太 之墟。即今之陈县是也。
    蓟\ 姬姓,侯爵。系帝尧之後,武王克商,求其後,封之於蓟,以奉 唐帝之祀。即今
之北京顺天府是也。
    高丽 \子姓。乃殷贤臣曰箕子,亦商王之裔,因不肯臣事於周;武王 请见,乃陈洪范
九畴一篇,而去之辽东,武王即其地封之。至 今乃其子孙,即朝鲜国是也。
    其亲王功臣,帝王後裔,共封有七十二国。今录其最着者,其馀如越封於会稽,向封於
谯国,凡封於汲郡、宿封於东平,郜封於济阴,邓对於颍川,戎封於陈留,芮封於冯翊,极
封於附庸,谷封於南阳,牟封於泰山,葛封於梁国,倪对於附庸,谭封於平陵,遂封於济,
杞滑封於河南,邢封於襄国,江封於汝南,冀封於皮县,徐封於下邳,舒封於庐江,弦封於
戈阳, 封於琅 ,厉封於义阳,项封於汝阴,英封於楚,申对於南阳,共封於汲郡,夷封於
城阳等国,不悉详记。如南宫 、散宜生、闳夭等,各分列茅土有差。即於是日大开筵宴,
庆贺功臣;新封文武等官;又开库藏,将金银宝物,悉分放诸侯人等。众人俱各痛饮,欢尽
而散。次日各上谢表,陛辞天子,各回本国。後人有诗为证:
    “一举戎衣定大周,分茅列土赐诸侯;三王慢道家天下,全仗屏藩立远谋。”
    话说众人各领封敕,俱回本国,以赴职任,惟御弟周公旦、召公 ,在朝辅相王室。武
王乃谓周公曰:“镐京为天下之中,真乃帝王之居,於是命召公迁都於镐京。”即今陕西西
安府咸阳县是也。武王谓师尚年老,不便在朝,乃厚其赐赉,赐以黄钺白旄,得专征伐,为
诸侯之长,令其回国,以享安康之福。次日子牙入朝,拜谢赐赉。武王乃率百官饯送南郊,
子牙叩首谢恩曰;“臣蒙陛下赐令回国,今日一别,不知何日再见天颜也?”武王慰之曰:
“朕因相父年老,於王室多有勤劳,欲令相父归国,以享安康之福,不再劳相父,在此劬劳
耳。”子牙再三拜谢曰:“陛下念臣至此,将何以报陛下也?”其日君臣分别,子牙就道,
往齐国而来。太公至齐,治国有法,便民以时,齐国大治。後子牙薨,公子 嗣位,至桓公
伯天下,此是後话。且说武王西都长安,垂拱而治,海内清平,万民乐业。後武王崩,成王
立,周公相之;自太公伐纣,周公作相,遂成周家八百年基业。後人有诗赞子牙斩将封神,
开周家不世之基,以美之:
    “宝符秘 出天先,斩将封神合往愆;敕赐昆仑承旨渥,多班册籍注编全。斗瘟雷火分
前後,神鬼人仙任倒颠;自是修持凭造化,故教伐纣洗腥膻。”
    又有诗赞周公相成王,戡定内难,为开基首功,而又有十乱以襄之:
    “天潢分派足承祧,继述讦谟更自饶;岂独簪缨资启沃,还从剑履涉宗朝。和邦协佐能
戡乱,典礼威称善补貂;总为周家多福荫,大土十乱始同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