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外汉语教材中课文词语汉译英的原则和方法

卢 伟

  近年来国内正式出版的对外汉语教材,尤其是供以英语为母语的外国学生自学以及在入门和初级阶段作课堂教学之用的汉语教科书,其课文首次出现的词语通常在生词表中附有英文释义或对应词语。把这类现代汉语中词频较高的常用词语译成英文似乎只是举手之劳,翻检一部汉英词典找出对应词语便大功告成。然而,事实上词语英译并不都是如此简单。由于汉英词语之间的语义关系错综复杂,因词语英译不慎而导致“语际负迁移”的事例,在对外汉语教学实践中屡见不鲜。因此,有必要从外语学习或第二语言学习的角度出发,考察以英语为母语的外国学生学习汉语的实际情况,探讨汉语作为外语的教科书中课文词语的汉译英问题。
  对外汉语教学的特点决定了对外汉语教材中课文词语的汉译英不但具有一般情况下词语英译的共性,而且还具有它独特的个性。因此,在汉译英时也必须确立与之相适应的原则。 首先,对于外国人学习汉语而言,汉语是一种外语,所以对外汉语教学实质上是一种外语教学或第二语言教学。成年的外国学生在学习汉语之前,母语的语言系统和本族文化系统早已在头脑里根深蒂固。在学习汉语过程中,母语系统和本族文化系统中与汉语和汉文化相异或貌似实异的因素必然干扰和阻碍汉语学习,造成所谓的“语际负迁移”和“文化负迁移”。我们把对外汉语教材中课文的词语译成英文,实际上是为以英语为母语的学生提·供了汉英词汇语义对比转换的基础。学生根据所给的某个词语的英文对应词或释义所蕴含的语义信息,从自己头脑里的“心理词汇”(mentall exicon)中去检索和提取与之相对应的英文词语,并建立起汉英词语之间的语义联系。当汉英词语的语义完全对应时,就可能产生“语际正迁移”,促进学生正确地理解和使用汉语词语;当汉英词语的语义不完全对应时、则可能导致“语际负迁移”,妨碍学生正确地理解和使用汉语词语。因此,词语汉译英时,如果能够先在研究学生母语和本族文化的基础上来进行汉语语义解释和汉英词语语义的对比分析,然后再动笔翻译、无疑将有助于学生防止和克服母语和本族文化的干扰。由此可见,对外汉语教材中课文词语的英译,必须建立在汉英语言和文化对比研究、汉英词汇语义对比分析和预测学生在使用汉语时可能出现误用的基础上。 其次,对外汉语教学是一种语言教学,因而必须考虑教学的阶段性,从易到难、由浅入深地安排和讲解语言项目。就词汇教学而言,一般总是先安排讲授词频较高而用法简单的常用词语及其常用义项。无须赘言,这一特点决定了教材中课文词语的英译也必须遵循教学的阶段性原则。切忌脱离课文语境而堆砌词语其他义项的英文对应词语。举个简单的例子,形容词“好”首次出现在某一上下文中作“good”解释。如果英译时还罗列其他义项的对应词语又不作适当的用法说明,势必导致学生理解混乱甚至滥用词语,产生种种言语错误。所以,对外汉语教材中课文的词语英译时,只须译出词语在课文语境中的意义。
   再次,对外汉语教学的对象是外国学生,把汉语当作外语或第二语言的外国学生。这一特点决定了课文词语的英译与一般汉英辞书的释义不尽相同。国内出版的汉英词典主要是供以汉语为母语的翻译工作者、英语教师和英语学习者使用的。所以在选收词条和确定义项时谋求比较全面系统地展现汉语的词汇语义系统,在解释义项时则力图简明扼要,而对于词语本身的用法并没有(也不必)作过多的注释说明。对外汉语教材中英译的课文生词表虽然也类似微型的汉英词典.但是其读者对象却是学习汉语的外国学生。目的在于充分利用学生母语的正迁移作用来帮助他们正确地理解词义和恰当地运用词语。由于词语的语义和它们的用法相互制约,所以如果对词语的用法缺乏适当的阐释说明、则可能妨碍学生准确完整地理解词义。诱发母语干扰而造成误用或滥用词语。相反地,如果在准确释义的同时又简要地提供用法方面的信息,则可能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因此,对外汉语教材中课文词语的英译应该以阐释词语的语义为主,简要说明词语的用法为辅、并处理好释义简洁与繁赘的关系——言简意赅必须以语义明晰为前提。 在探讨对外汉语教材中课文词语英译的具体方法之前,要先考察一下汉英词语之间的语义关系。关于这个问题、国内学者已在有关论著中做过详尽的对比研究。概括而言,汉英词语语义之间存在着四种关系,即语义完全对应、语义基本对应、部分语义对应和语义缺乏对应。从语义学的角度看、词语的意义可分为概念意义、内涵意义、风格意义、感情意义、联想意义、搭配意义和主题意义等七种类型。②严格地讲、汉英词语的语义在这七个方面全都对应的词例是极其少见的。 因此,把具有语义汉英完全对应、语义汉英基本对应和部分语义汉英对应这三种关系的汉语词语译成英文时,应该以概念意义对应为主、感情意义和风格意义对应为辅。由于搭配意义和主题意义分别受词语组合关系和语法规则直接制约,所以在词语英译时应提供语言规则方面的说明。总之,词语英译时必须尽可能使汉英词语在语义方面达到等值转换。 对于语义缺乏汉英对应关系的词语的翻译。在语言与文化相互制约、相互作用的过程中,文化对语言施加影响,使得社会文化的发展变化在语言的词汇系统中留下印记。产生了一些反映民族文化特征、具有特殊概念意义的词语,或者赋予某些词语独特的“文化意义”。这里的“文化意义”是指附着在词语上、反映一定的社会生活、历史传统和文化背景的民俗语义信息。它是个比较宽泛的概念,不仅体现为语义学中词语的概念意义、内涵意义、感情意义和联想意义,而且表现为运用修辞手段时词语所产生的象征意义、比喻意义和借代意义等。一方面,由于汉民族和英美民族的社会文化背景相去甚远,因而汉语词汇系统中某些反映汉民族文化特有事物的词语,在英语里却没有表达该事物概念意义的对应词,出现“词汇空缺”(lexical gap);另一方面,汉民族和英美民族之间的文化差异又造成汉、英语许多词语所蕴含的文化意义也截然不同,汉语里有些词语的文化意义在英语的对应词语中甚至出现“语义空缺”(semqanticlacuna)。 这两方面的原因导致汉、英语有些词语的语义缺乏对应关系。在对外汉语教学中,汉英词语文化意义方面的差异经常导致英美学生在理解和使用汉语词语时出现“文化负迁移”,产生文化方面的言语错误。因此,在翻译语义缺乏汉英对应关系的词语时,必须根据课文的语境,注明汉英文化意义之间差异的参照信息,提供英语对应词语中所缺乏的汉文化信息。这样,才能为学生提供汉英文化差异对比的参照点,帮助他们克服文化差异的干扰,避免因误解汉语词语或用词不得体而犯文化方面的言语错误。 基于上述粗浅的认识以及前文所确立的原则,对外汉语教材中课文的词语汉译英时可采用下面几种方法:
   (一)语义汉英完全对应的汉语词语 翻译这类词语时,可根据课文语境给出英文对应词语,并尽量使两者的词类一致。此外还应注意如下几点:1。少数汉语词语在英文里没有词类一致的对应词语,只好转换词类:以后(n.)一一一after、afterwards;路上(n.)一一一on the way。2.考虑到教学对象可能操英语的不同区域性变体,所以有些英文对应词语应同时给出英国英语和美国英语的不同词汇表达形式:足球一一一football、soccer5灰色一一一grey、gray。3.有些词语应在英文对应词语后面附注简要的用法说明。如离合词的用法:结婚一一一to get married;to marry(usodintransitivGly)、动宾搭配:参观一一一to visit(somewllere,but not sb.)、词序:左右一一一approximately(edafte『a ntlmeraland a measure word』、运用场合:岁数一一一age、years(usu。applyingto o1d peoPle)、句型:在乎一一一to mind、totake sth.to heart(usu.inthe neg.)。
   (二)语义汉英基本对应的汉语词语 有些汉语词语在概念意义方面汉英基本对应,即语义大体上对应,但仍有细微差别。有的则概念意义对应,感情意义和风格意义却略有歧异。处理这类词语时,可根据课文语境给出英文对应词语,并用括号注明它们在指称、褒贬和语体等方面的差别,以便帮助学生准确地理解和得体地运用这类词语:咱们一一一we(includiRgthe speaker and the hearerorlisteners)、周 末一一一weekend(including only Saturday afternoon and Sunday)、庇护一一一(de to shelter;to shield、您一一一you(po1iteform of address)、此一一一this(use.In the writtenlan guage)、逛——————(coll1oq.)to stroll;to ramble。
   (三)部分语义汉英对应的汉语词语 由于英文词语的多义现象和同形异义现象,大量汉语词语与它们的英文对应词语之间存在着部分语义对应的关系。学生理解这类英文对应词语时往往对众多的义项无所适从,所以在英译时必须采取各种限制词义的方法。 1,同时给出两上(以上)的同义或近义英文对应词语,使它们的词义互相限制。这样可帮助学生利用它们语义重合的部分来排除歧义:刚一一一just;only a short while ago。对一一一right;correct。 罚款一一一to fjne 5to punish bylevyillgfiHe。 比赛一一一match;competition。如果英文对应词是个多义动词或同形异义词,可同时列出由它的名词形式构成的动词短语,因为这种短语比动词意义更加明确:休息一一一to rest;totake/have a rest。拐一一一to turn;to make a turn。 2.利用反义的英文对应词语限制词义:瘦一一一thin(opp.of fat )、宽大一一一loose; not close fitting。 3.通过语言环境(1inguistic context)来缩小词义范围。英译时可加括号注释说明。 1)利用句法关系:请一一to ask(sb.to do sth.)、留一一一t01eave(sth.for sb.)、后悔——————to regret(doing sth.)、被——————by(usedin a passive sentencetointroducethe agent ofan action)。 2)利用语义的横向组合关系和词与词的搭配:吸取(教训)一一一to draw(alesson ormoral)、接(电话)一一一to answer(a phone call)、双一一一Pair(of shoes,socks,)、矮一一一(0f stature)short、开演一一一(of a play,mov5e)to begin。 3)在英文对应词语后面附注限制词义的简要说明:挑一一一to carry(with a shoulder p01e)、上一一一to get on(in years)、图象一一一Picture(on atelevision screen)、退休一一一toretire(from one s work)。 (四)语义缺乏汉英对应的汉语词语 把表达汉文化特有事物;具有独特文化意义而在英语中又缺乏对应词的汉语词语译成英语时,可采取下列常用译法,必要时还应提供所承载的文化信息:荔枝一一一1itchi(音译法)、一国两制一一一one country、two 6ystems(直译法)、桃符一一一peach wood charms againstevil,hung onthe gate oH thelunar New Ye8r7s Eve in ancient times(解释法)、气功一一一qiging,a system of deep breathing exercises believed by practitioners to be effective to manydiseases and discomforts(音译加解释法)、铁饭碗一一一iron ricebowl,a jobthatis stable,re 1iable,and guaranteed forlife(直译加解释法)。 英译具有不同文化意义的汉语词语以及在英语对应词中缺乏相应文化意义的汉语词语时,除了列出英文对应词语(如果有的话)以外,着重应依照课文语境提供文化意义方面的语义信息。以下面词语为例: 1.汉语数词“二”。《易·系辞上》曰:“天一地二”,孔颖达疏引王粥《周易正义》注“此言天地阴阳,自然奇偶之数也”。易象以二表示偶数符号,有成双成对之意。由于汉文化祟尚偶数,所以“二”除了用作数词以外。还是一种吉祥象征,具有表示夫妻幸福的象征意义。在英美文化中,“二”不是吉数,曾“被古希腊哲学家毕达哥拉斯视为‘劣根、邪恶之源”。相反,奇数(13除外)却为吉祥数字,比如“3”被看成“完美的数字”、“造物主的象征”。英语中有“A11good things go by threes (好事成三)的谚语。可见,汉语的“二”和英语的“two”具有不同的象征意义,因此,汉语俗语“好事成双”在对外汉语教材中可以译为Good things go by twos.(The evennuInber two is one of the perfect numbers in Chinese culture,symb01ic of connubialhappi ness)。 2.汉语名词“月亮”。在汉文化里,“月亮”象征团圆。它能引发人们对团圆的渴望、团聚的欢乐以及远离故乡亲人的感伤,还能使人联想到“捕娥、吴刚、玉兔、桂树”等神话传说。自古以来,又有多少咏月诗词表达了“花好月圆人长寿”的美好愿望。而在英美文化中,由于古罗马人相信精神受月亮的影响,所以人们以为精神错乱是由月亮引起的。英文的“1unacy (疯狂)和“1unatic (疯子)都源自月亮。文化差异引起的词语联想意义不同容易导致学生的理解错误,因此,在对外汉语教材中,如果“月亮”在特定语境中不是作为一般名词出现而是具有上述的联想意义,那么就应该在“moon”后面附注必要的文化意义“associative of family reunion”。 汉语名词“喜鹊”。在汉文化里,“喜悦”示吉兆。(汉)刘钦《西京杂记》:“干鹊噪而行人至, 蜘蛛集而百事喜。”韩愈诗《晚秋感城夜会联句》:“室扫叹鸣鹅,家人祝喜鹊。”由于“鹊噪兆喜”,“喜鹊”在汉语中获得喜庆祥瑞的象征意义。在英美文化中,magpie被大多数人视为不祥之鸟(uncanny bird),预示凶兆,具有不好的联想意义,还可用来比喻饶舌者。正因为这种语义差别,所以在对外汉语教材中,“喜鹊”的英文对应词后面应提供文化差异的对比参照语义信息“symbolic of happy news and good luck”。 4.汉语名词“心”。古人认为“心”是思维的器官。《孟子·告子章句上》:“心之官则思”;《墨子·兼爱》也有“循所闻而得其意,心之察也”,“执所言而意得见,心之辩也”的说法。这种哲学思想在汉语里有不少积淀。与思维有关的汉字从心(如“思、想、悟、付)”,与思维有关的词语也由“心”字构成。汉语不乏此类词语∶思、费心、专心、用心、居心、计上心来、处心积虑、口是心非、别出心裁、心口不一1JL、中有数,等等。英语的“heart”缺乏“思想”之意,因为西方人认为“heart”主感情,与用作理性思维工具的“brain、mind、head”各司其职。在翻译对外汉语教材里出现的成语“口是心非”时,因为这里的“心”具有“思想”的借代意义,所以可这样处理:say yes and mean no(“心”,figurative of thought and thinking),以弥补英语的“heart”所缺乏的借代意义。
   对外汉语教材中课文词语汉译英的目的在于帮助以英语为母语的外国学生准确地理解词义和恰当地运用词语,充分利用其母语的“正迁移”作用促进汉语词汇学习。但是,汉译英时如果轻率从事或者生搬硬套汉英辞书的词条释义和对应词语,结果则可能适得其反:诱发学生的母语干扰,导致语际负迁移和文化负迁移,造成词语理解和使用方面的言语错误。因此,必须遵循外语学习和第二语言学习的普遍规律,结合对外汉语教学的特点和实际情况,在汉英词汇语义对比以及错误分析和预测的基础上,确立对外汉语教材中课文词语汉译英的原则和方法,并在具体的翻译过程中灵活应用。努力使词语英译成为教材的有益组成部分,在帮助外国学生学习汉语词汇方面发挥其力所能及的作用。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