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高级汉语教程辅助教材编写设想

                                      林浩业

                    (南宁中国语言文化学校,广西南宁 530003)

    关键词:汉语教程  辅助教材  编写

    摘要: 由北京语言学院编写的《中级汉语教程》及《高级汉语教程》在处理语言教学和文化学习两者关系及其他方面存在一些不足,如编写与之配套的辅助教材,不仅可以较好地弥补这些不足,对于对外汉语教学改革也不啻是不益的尝试。

    中图分类号:D634    文献标识码:6   

    教学实践证明,由北京语言学院编写的《中级汉语教程》(上、下册)及《高级汉语教程》(上、中、下册)不失为对外汉语教学的好教材,它体现了教材编写的实用性、知识性、趣味性、科学性等原则,是编者汗水和智慧的结晶,特色十分鲜明。但是,中、高级汉语教学实际上已超出了语言学习的范畴(编者也这样认为),留学生在学习汉语的同时也迫切想了解中国,特别是想了解中国文化,这就需要我们处理好语言教学和文化学习两者之间的关系。编者解决这个问题的主要办法是在课文后增设“副课文”及“语言和文化知识”,从教材本身的特点和容量来讲,这样的编排是适合的,我们在教学实践中也收到了一定的效果。但我在使用教材的过程中也似乎感觉到:首先,尽管正课文、副课文与文化知识三者的关系从局部上来讲是有联系的,是浑然一体的,从总体上来讲却是割裂的,是凌乱的;其次,由于学生对中国历史和中国文化缺乏必要的、全面的了解,增加了教学的难度,教师把太多的精力放进去往往又顾此失彼,捡了芝麻却丢了西瓜。也就是说,以上所提到的问题并没有得到根本性的解决,笔者借此提出编写辅助教材的初步设想,与同行共同探讨,也算是抛砖引玉。

    编写辅助教材应达到以下几个目的:一是让学生更好地学习正在使用的中、高级汉语教程这套教材;二是在不影响教材总体格局的基础上对一些不足之处作适当补充;三是加深学生对中国文化的理解,扩大学生知识面;四是在突破传统的教学方法方面作一些有益的尝试。笔者认为,辅助教材的编写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一把握历史;二把握背景;三把握实践;四把握形势的多样化和现代化。

    下面就这几条原则提出我的看法。

    一、把握历史。仅从课文内容来讲,历史跨度不算大,粗略统计一下,反映现当代社会生活内容的占了20多篇,反映近代社会生活内容有10多篇,反映清代以前(含清代)社会生活内容的仅有六、七篇,但从副课文及文化知识的内容来看,其历史跨度就大了,最早就讲到了春秋战国时期的故事。因为教材的编排顺序是从语言学习的角度而不是从时间先后的角度来考虑的,这就导致了对中国历史缺乏了解的留学生对一些课文学起来往往是一头雾水,不知所云,一些看起来简单却又不容易回答的问题就自然而然地冒出来,诸如“中国原来是有国王(皇帝)的现在为什么没有?”“阿A的辫子是什么样的?是不是很漂亮?”“《红楼梦》中所描写的房子、衣服究竟是什么样子的?”等等,你解释半天学生不一定听得明白。还有象鲁迅的《祝福》、《孔乙己》、余平夫的《我是一个零》、巴金的《觉慧与鸣凤》、溥仪的《我的乳母》等文章均称得上经典之作,但留学生学习的时候总觉得枯燥乏味,甚至怪里怪气的。这其中也有教师的原因,但更主要的是留学生对中国历史缺乏了解,无法理解这些文章深刻的思想内容,自然就谈不上去欣赏或喜欢它们了,教学效果也是可想而知的。当然老师可以通过介绍写作背景的方式进行弥补,但这也只能达到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目的。最好的解决办法还是让学生了解中国上下五千年光辉灿烂的历史,这种了解并不需要十分的深入、全面,精略性的、轮廓性的即可。了解历史即是目的,也是手段,但侧重于后者。

    二、把握背景。学生了解历史只能从宏观上解决问题,真正要学好每篇课文,适当的背景介绍是必不可少的。这里所说的背景应该包括以下几个方面的内容:(一)作者(包括其简单生平、思想、写作风格、代表作品等);(二)故事发生的历史背景;(三)主要人物及其之间的关系;(四)作品的主要思想内容等等。当然,这并不是说每篇课文的背景介绍都囊括以上内容,应该是有所侧重。如鲁迅、巴金、老舍、朱自清、曹禺等是中国文学史上的一流作家,他们的作品在教材中占一定的比重,如果学生对他们一无所知,这样又怎能学好他们的作品呢:老师不在背景介绍这方面下点功夫的话,一些作品确实不容易掌握。就拿鲁迅的文章《药》来说吧,我在上课时做了一个小试验:把学生分为两组,第一组仅针对课文内容进行教学;第二组给他们介绍以下背景知识:首先,故事发生在辛亥革命前后,辛亥革命推翻了中国几千年的封建统治,是一场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其次,辛亥革命进行得不彻底,原因是多方面的,但其中的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群众的愚昧落后;二是革命者和群众严重脱离,未能发动群众起来斗争。我针对以上内容向学生提了几个问题,并要求他们带着问题去学习课文。试验结果也在我意料之中:第一组的学生对课文的理解只停留在“吃药治病”的层面上,对夏瑜这个革命者几乎没有任何印象,更谈不上理解课文的深刻含义了;第二组的学生则完全达到了我的教学要求,个别学生甚至还有独到的见解。当然,这篇文章在情节安排、人物及环境描写等方面也很有特色,教师在教学时可根据实际适当讲解。

    三、把握实践。基础汉语教学,一直强调实践第一,按我的理解,这个“实践”不仅包括课堂实践,也应该包括社会实践。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前者得到了应有的重视,但后者几乎被忽略了。一些学校虽然也做安排,但没有从教学的角度去精心设计,周密部署,社会实践等同于纯粹的游玩,还是达不到目的,而辅助教材正好可以在这方面做一些尝试。

    我认为,对外汉语教学中的社会实践应包括三个层面:(一)参观一些贴近日常生活的场所,如商店、邮局、图书馆、幼儿园、食堂、车站、公园等(目的主要是学习语言);(二)参观访问工厂、学校、街道、农村或举办报告会、座谈会等;(三)深入到那些历史悠久、人文资源丰富的地方或住进普通老百姓家中,去亲自体验中国文化及社会生活。初级汉语学生侧重于第一个层面,中、高级汉语学生应侧重于第二、第三个层面。其实,教材中的很多课文都是可以把教学与学生的亲身体验有机地结合在一起的:如《草船借箭》、《香山红叶》、《篝火旁的野餐》、《傻二舅》、《北京的春节》、《雨中登泰山》、《安乐居》等等,当然,因交通、经济等各方面条件的限制,不可能也没有必要做到事事都让学生“身临其境”,但这也可以通过现代化的教学手段来进行弥补。此外,各教学点也应该充分利用本地资源的优势,安排此类的活动。北京、山东、江苏、浙江、福建、广东等省市自然是“近水楼台”,就说我们广西吧,可利用的地方还真不少,既可以安排学生去感受桂林“山水甲天下”的文化底蕴和北海旖旎的海滨风光,也可以安排他们去了解区内不同民族的传统习俗、风土人情,甚至和少数民族群众同吃、同住、同劳动,这也不正是增进了解和友谊的一种最好的方式吗?

    四、把握形式的多样性和现代化。本文所谈到的辅助教材,不再仅仅以“书本”的形式出现,还应包括图片、模型、音像、光盘、多媒体技术、网络技术等形式。对于对外汉语教学的现代化教育技术,在第一及第二届“中文电化教学国际研讨会”上,许多专家作了深入的探讨,也取得了丰硕的成果。这里主要就中、高级汉语教程的教学过程中所遇到的问题谈谈我的看法。《高级汉语教程》(上册)第四课的课文是李健吾的《雨中登泰山》,这篇文章是融记叙、描写、抒情等多种表达方式为一体的典范之作,特别是景物描写,主次分明,井然有序,文笔优美,充满诗情画意。出乎我意料的是,学生并不喜欢这篇课文,甚至还用了“讨厌”这个词。我了解一下,原来他们对泰山上的那些景点感到难以理解,什么虎山水库、七真祠、一天门、孔子登临处、经石峪、壶天阁、黄岘岭、云步桥、南天门等等在他们的脑中乱成一团,简直分不清东西南北、子丑寅卯,也就是说,仅从字面上他们还无法感受到泰山的美及深厚的传统文化内蕴。如他们登过泰山,或者我手上有一盘介绍泰山风光的录像带,或一张光盘,或一张;,<,哪怕是一幅简简单单的图片,我想这篇课文就好上多了,其他课文又何尝不是这样呢:所以我认为,编写辅助教材是必要的,也是重要的;其次,编写的形式可以是多种多样的,传统的参考书、简易读本、挂图等也行,现代化的录像、光盘、电脑软件、多媒体、因特网等更好,但无论如何,它毕竟是“辅助”教材。因此,一要把握好“度”,难易适中,寓教于乐;二以现行教材为主体,不能喧宾夺主。

    以上所谈的均是针对我们正在使用的中、高级汉语教程而言的,至于对外汉语教材改革,那就另当别论了。

    参考文献:(1)《中级汉语教程》(上、中、下),北京语言学院出版社。

              (2)《高级汉语教程》(上、中、下),北京语言学院出版社。

              (3)吕必松《对外汉语教学概论》,内部资料。

                                                       责任编辑:(青竹)

作者简介:林浩业(1967),男,广西钦州人,现为南宁中国语言文化学校政工科长。

文献来源:《八桂侨刊》2001年第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