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对外汉语教学中“古代汉语”教学

              及教材建设的几点思考 

                   朱瑞平

            (北京师范大学汉语文化学院,北京 100875)  

摘要:对外汉语教学中以提升学生现代汉语能力为主要目的的“古代汉语”课程不可或缺。现有留学生“古代汉语”专用教材不多,缺憾不少。新教材应突出四个原则:浅易性、实用性、趣味性、渐进式,教学过程中可贯彻四个要点:以字带词、点面结合、讲读结合、适当再现。

关键词:对外汉语教学;古代汉语教材;教学实践  

中图分类号:H195.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0209(2001)06-0116-04


    近些年来,随着对外汉语教学作为一门独立学科的逐步走向成熟,有关该学科理论与实践的研究日见深入;随着来华读汉语言文学本科的留学生人数的逐步增多,相关课程设置也日趋完备与成熟。在本科阶段,要不要给学生开设“古代汉语”课程,怎么讲这一门课,也成了人们关心的两个问题。一种意见认为开“古代汉语”课没有必要。理由是:这门课太难,学生兴趣不大,更重要的是,本课程对学生发展现代汉语能力没有多大帮助。另一种意见认为,可以甚至必须开设这门课,但是,针对学习者的情况,这门课有必要且可以适当调整学习内容的难度,改进教学方法,设法引起学生兴趣。

    我们认为,有必要为留学生尤其是其中的本科生开设此课。因为在掌握了汉语的一些最基本语言技能以后,进一步提高学习者的口语尤其是书面语能力成为当务之急。而在一定的基础上进一步发展学习者的汉语能力尤其是书面语能力,没有一点古代汉语的基础是无法想象的。所以,这门课对学生书面语乃至整个汉语能力的发展至关重要。

    当然,必须注意的是,本课程是为来华学习汉语的外国留学生开设的课程,与给以汉语为母语的中国汉语言文学专业的本科生开的“古代汉语”有很大区别。这两类学习者汉语水平有极大差异,对中国传统文化知识的了解程度也相距甚远,而其学习“古代汉语”的目的也很不相同。所以,我们认为,给留学生开这门课,思路要变,教材要变,教法也要变。我们特别强调,这是为发展学生现代汉语能力服务的“古代汉语”。

    课程对象及目的

    本课程以汉语为目的语的已通过HSK六级考试的留学生为教学对象。学习本课程以前,学生最好已经修完“现代汉语”等相关课程。本课程作为本科生的必修课,语言生的选修课。

    本课程有两个主要目的:第一,通过一年或更长时间的学习,使学生掌握文言文的一些最基本的知识,能借助工具书阅读比较浅显的文言文,同时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方方面面有一个大概的但未必是系统的了解,为学生进一步系统地学习中国语言文学、中国哲学、中国历史等做准备。第二,通过学习,使学生了解现代汉语中构词能力最强的一批字的字义系统,了解汉语词的组合规律,学会通过分析、预测来帮助理解和记忆新词。

    课程内容

    文选部分:选120篇长短不一的文章,文体以散文(含小说)为主,兼及诗歌,分成四个单元,每单元4000~8000字左右。文章分必讲篇目(50篇)、选讲篇目(20篇)、阅读篇目(50篇)。讲授文章中所涉及的语言、文化知识,解读文章思想内容,使学生了解古人思维方式、写作风格、表达习惯等方面的内容。

    通论部分:系统介绍工具书使用、文字、语法、词汇、修辞与文化常识等内容,使学生对上述问题有大概了解。

    教学方法

    以字带词。考虑到本课程的目的(见前),讲授过程中主要以选讲篇目中的字来带现代汉语的词。依据对汉字构词能力强弱的“构词频度”统计(该统计依国家语委研制的“现代汉语通用词表”进行)及分析,选择构词能力最强的基础汉字800~1000为基本讲解内容,通过分析字形来分析这些基础汉字的字义系统,帮助学生学会利用已有的知识来分析、预测、记忆新词,并主要借助义类与类义分析的方法,帮助学生整理已学过的词汇,使之成系统,便于学生掌握系统内部同义词、近义词和相互关联的词的异同,扩充词汇量,从而达到加强、巩固、提高其现代汉语能力与水平的目的。比如:

    a.首≈元,天,颠,顶,头,脑袋……

    (头)首级,首饰,首肯,首尾(比喻),……

    (比喻头领)首脑,首领,首长,元首,罪魁祸首,群龙无首,……

    (第一)首都,首府,首位,首富,首届,首要,首战,首日封,……

    (最高)首席,首座,首相,……(最早,最先)首车,首倡,首创,首先,……

   b.走≈行,步,跑,……

    走狗,逃走,走马观花,奔走相告,……

    竞走,行走,……

   c.题≈额,顶,颈,项,颜,顾,须,烦,领,颗,……

    题目,题记,题跋,题词,题名,标题,选题,……

    点面结合。语言与文化知识点的重点分布于各课,分散讲授,系统知识则采取先分散、零星,后集中、系统的方式讲解。重点分散,利于学生的掌握;系统知识先分散后集中,便于学生对相关知识有一个宏观的把握,而不至流于支离破碎。

    讲读结合。安排目的性很强的课前预习,通过提前阅读精讲篇目,逐步让学生学会抓住一篇文章的重点与难点。课后安排一定数量的再现重点与难点而相对简单的阅读篇目,由学生自学,逐步培养其阅读能力。

    适当再现。通过不同类型的课文,安排再现“构词频度”高的字及重要的语言点、文化知识点,帮助学生巩固已学知识。

    教材编写

    近10年来,已经出版了几种专为对外汉语教学编写的“古代汉语”教材。现行的这几种教材虽然对方方面面各有考虑,且各有特色,但在适用性方面也还存在一定的局限。

    贾玉芳、刘永山《古文初渡》(以下简称“贾本”)[1],全书17课,共50多篇作品。每课包括讲读课文、阅读课文、文言知识三部分,讲读部分有“说明”、“释词”、“注释”。书后有“词汇总表”及“繁简体字对照表”。该书特点是课文有“繁体原文”,“释词”、“注释”有中英文对照,照顾到了不同学习者的要求。不足之处是课文编排对文选难易程度考虑不够,“阅读课文”注释不够详细。有关知识介绍过于简单,且没有例证,不便学生掌握。

    董明《古文趣读》(以下简称“董本”)[2],选录古文75篇,依时代顺序分六单元编排,每单元后有“古汉语通论”,集中介绍有关知识。本书特点是选文都是散文,范围广泛,内容丰富。每篇除注释和简单的题解外,后附译文。不足之处是编排时只考虑时代顺序而不考虑难易程度,通论部分例证多有超出文选范围,不便学生由浅入深、由易而难地学习和理解。

    王硕《汉语古文读本》(以下简称“王本”)[3]分45课,选有90篇文章。选文以先秦两汉散文为主。每课有“作品介绍”、“注释”、“繁简字对照”、“古文知识”、“练习”、“阅读课文”、“课文翻译”等内容。与“贾本”、“徐本”(见下文)相同的是,该书把有关知识分散于各课中,但其内容比“贾本”详细,而不及“徐本”。本书最显著的特点是每课都有简单的插图。文选的编排注意照顾到了难易程度的问题,但不太严格。

    徐宗才《古代汉语课本》[4](三册。简称“徐本”)是一套优点突出的教材,它三册书可以从二年级用到四年级。共有44课,每课在正课文后各有一篇阅读课文,共计88篇。编排上“先易后难,先短后长,由浅入深”。课文内容、形式丰富多样。每课都有“常用虚词”、“固定格式”、“文言语法”(或“古代文化常识”、“古籍阅读常识”)、“阅读练习”等项内容。每课讲一个虚词和一个常用格式。第一册介绍古代汉语语法,二册介绍古代文化常识,三册介绍古籍阅读常识。前34课为英汉双语注释。书后附《词汇表》、《汉字简化字和繁体字对照表》、《第一批异体字整理表》、《中国历史朝代简表》及“参考译文”、“名篇选读”。该书比前三种篇幅大得多,文选内容也更丰富,有关知识的介绍更为系统。本书难度较大。如第二册中间部分(三年级用)就有《阿房宫赋》、《滕王阁序》等篇,第三册有无标点的,有含注疏的(《礼记注疏·礼运》),有《周易》的,还有元杂剧。作为留学生教材,这种难度大了些,难度的递增似乎也快了些。这些也许是这套教材的美中不足之处。

    综观以上四种教材,共同的优点很多:考虑到是为留学生编写的,文选覆盖了相当宽广的面,有较为详细的注释,设计了各种练习,大多在正课文之外附有阅读课文。尽管如此,我们觉得都还有改进的余地。我们主张新教材应该突出四个原则:浅易性、实用性、趣味性、渐进式。

    浅易性。所选文章相对浅近。语言点及文化知识点应该较为分散,且一篇中的难点不宜过多。通过老师讲解,文选内容应易于为这些不甚了解中国语言与文化传统的学生所接受。把这门课的目的定位在“能借助于工具书阅读和翻译一般的古文”还是太高。我们中国的中文系本科生在学习了一年的“古代汉语”之后,也不是都能达到上述要求的。

    实用性。依据“构词频度”分析结果来选择课文。每课包括繁简体对照的课文,解题或学习提示(历史背景、思想文化提示),语言点、文化知识点注释,帮助启发学生理解课文的思考题,帮助学生巩固课文所学内容的练习。当然,这些实用性原则还体现在老师的讲授方面。我们倾向于为提高现代汉语水平而学习古代汉语,而主要不是要使学生具备直接阅读古代文献的能力。讲授过程中通过义类与类义法进行教学,正是出于这一考虑。

    趣味性。学习的内容、进行的方式有没有意思,是能否引起学习者兴趣的重要因素。因此,课文内容选择的趣味性原则就显得十分重要。上述几种教材中有相当篇幅都考虑到了这一问题。当然,要注意到趣味性是有民族差异的。有些内容可能我们觉得很有意思,留学生却不一定感兴趣。除此之外,教材版式设计的新颖与生动都可以纳入我们考虑的范围。

    渐进式。文选篇目的安排要由易到难,这是共识。所以决定文选难易程度的各种因素,诸如文章的长短、冷僻字词的多少、“构词频度”高的字的出现先后、语言文化知识点的难易与多寡以及文章思想内容理解的难易,都是在安排篇目顺序时必须认真考虑、周密设计的。我们计划文选部分各个单元内部及四个单元间有明显的难度过渡,第四单元难度不超过中国本科生《古代汉语》教材中等难度水平。练习及通论内容的安排也同样要照顾到难易程度。各单元文选篇目数安排如下:

    第一、二单元:必讲篇目各15篇,选讲篇目各5篇,阅读篇目各15篇(只带详细注释及思考题)。

    第三、四单元:必讲篇目各10篇,选讲篇目各5篇,阅读篇目各10篇。

    课时安排及测试周学时4,一学年(三年级下学期和四年级上学期),总计120学时。每学期期中测验1次,期末考试1次,共4次。每次测试包括笔试与口试(诵读课文)。

    参考文献:

    [1]贾玉芳,刘永山.古文初渡[M].北京:北京语言学院出版社,1992.

    [2]董明.古文趣读[M].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1992.

    [3]王硕.汉语古文读本[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8.

    [4]徐宗才.古代汉语课本(1—3册)[M].北京:北京语言文化大学出版社,1998.

作者简介:朱瑞平(1962—),男,江苏省如皋市人,北京师范大学汉语文化学院,副教授。

文章来源:北京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1年第6期(总第16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