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语——通向中国的桥

央视国际 20040109 14:56

来源:CCTV.com

  1990年,由北京语言大学研究开发的国家级汉语水平考试正式推出。十多年来,这项简称为HSK的考试,已发展为考点遍布全球27个国家,有超过55万人参加的,目前全世界水平最高的汉语考试。世界上流行着这样一种说法,19世纪是法语的世纪;20世纪是英语的世纪;而在21世纪,汉语也将成为人类最重要的语言和工具之一。

  采访:许嘉璐(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 副委员长)

  中国要走向世界,世界要了解中国,可是,语言成为各国之间交流的最大的障碍,要消除这种障碍,必须靠本国语言让更多的外国人学会,可以概括一个规律,就是一种民族语言在世界上流行,是和使用这种语言的民族,它的实力,它的国际地位成正比的。

  汉语维系着中华民族几千年的文明,是世界了解中国的重要工具。新中国成立后,中国的对外汉语事业迅速地发展起来。

  1950年,清华大学迎来了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批来华留学生。他们来自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匈牙利等国家。

  如何给外国人当先生,教他们学会这种古老的语言和文字,在当时语言学者们面临的第一个难题就是没有可以使用的教材。在招收第一批来华留学生之前,国外的汉语教学要远远领先于国内,我们只有一些有着在国外教授汉语经验的老师和国外出版社出版的外文教材。

  1958年,由北京大学教授邓懿主编的《汉语教科书》正式出版,它成为了新中国历史上第一本汉语教学用书。

  采访:鲁健骥(北京语言大学 教授

  《汉语教科书》也是邓懿先生主编的,等于是我们解放以后九年的教学经验的总结,应该说它的意义非常深远,这种影响一直到今天还存在着,它建立了对外汉语教学,我们用的教材的总的框架。这个教材出版之后,就是它的注释部分翻译成十几种语言,从58年以后,就是一直,这个教材一直在使用,当然这个中间也编了一些所谓实验教材,这些主要的编写人员都随着我们学校的前身,外国留学生高等预备学校成立,随着他们北大留学生班,并到我们学校,他们一起都过来了,就是主要的编写力量,现在都在语言学院。

  经过了十多年的探索,中国对外汉语教学积累了一定的经验,在周恩来总理的亲切关怀下,1962年,中国历史上第一所专门从事对外汉语教学的高等学府——北京语言学院成立了,毛泽东亲笔题写了校名,1996年,学校更名为北京语言文化大学,2002年,经教育部批准,简称为北京语言大学。

  采访:曲德林(北京语言大学 校长)

  我们学校是1962年成立的,是全国唯一一所对外汉语教学为主要任务的这样一个国际性大学,从建校40多年来,我们以宏扬汉语,推广中国文化为己任,在中国对外汉语教学这个领域里面,是全国对外汉语教学的一个核心基地。

  40年成就辉煌,中国对外汉语教学事业与新中国同步成长起来。80年代,随着中国改革开放的深入,中国与世界各国的交往日益加强,过去使用的汉语教材已经不适于新的发展需要,在这种情况下,北京语言大学又担当起了编写新一代对外汉语教材的重任,先后推出了《实用汉语课本》和《初级汉语课本》。

  采访:刘珣(北京语言大学教授 《实用汉语课本》《新实用汉语课本》主编)

  近半个世纪,我们中国对外汉语教学的同行们的确花了很大的精力在编写教材这方面。随着到了七十年代后期的时候,国外呢,各国的汉语教学都开始有了发展,这时很需要一本专门为国外学习汉语编写的通用型的教材。1978年,我们接受了当时中国教育部的任务,我们就开始编写《实用汉语课本》。我们的出版社20年来,一共印刷了18次,总共在国内印刷了31万册,这个数字在对外汉语教材里边比较了。美国的专家们,德国的专家们分别在第二年、第三年就发表评论,认为这是当时最好的一套教材。

  采访:鲁健骥(北京语言大学教授 《初级汉语课本》编写者)

  当时我们有一个口号,叫听说读写全面要求,突出听说,这个是从我们外语教学引过来的一个口号,这个口号,对我们外语教学应该说是适当的,是合适的,但是对我们对外汉语教学,特别是对这种预备教育性的学生不是很合适,为什么呢?就是我们考虑到学生到了其他院校学专业的时候,它的主要矛盾应该不是说,主要矛盾一是听,这是对的,第二是读,他们听不懂老师上课,下来以后,读那个教材和参考资料的时候,非常困难,因为在我们预备教育里面,没有对他们进行很好的听、读训练,所以这样我们就考虑应该改变这种模式。

  采访:刘珣(北京语言大学教授 《实用汉语课本》《新实用汉语课本》主编)

  中国是汉语的故乡,中国人有责任帮助外国人的学习者学好汉语,特别是在教材方面编写的最好的教材,使用范围最广的教材,汉语教材,应该是中国人编的。

  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信念,中国的对外汉语教学事业才能越走越远。语言搭起了文化的长桥,四十年里,有来自167个国家的6万名汉语学习者,从这里走向了世界舞台,同时他们也将中国的声音传到了世界更广阔的地方。

  在国际汉语教学研讨会上,汉语是唯一的工作语言,学习汉语正在世界各地升温。对外汉语教学事业迎来了一个崭新的发展时代。

  采访:王建勤 教授(北京语言大学出版社社长)

  在出版社成立之前,已经有了一些比较好的汉语教材了。这些教材呢,基本上都是由原来的北京语言学院的教师来编写的,他们有很好的社会效益,但是随着对外汉语教材的发展,教材越来越多了,就需要有一个专业的出版社来出版对外汉语教材。在1985年,我们就成立了北京语言学院出版社,(还是)经过教育部批准的,这是当时国内也是国外唯一一家,以对外汉语教材出版为主的专业出版社,现在我们对外汉语教材,无论在品种上,在数量上,那都不能跟九十年代以前同日而语的。

  现在,北京语言大学出版社每年出版的不同种类,针对不同汉语学习者的教材都在一百种以上。

  20世纪90年代,中国对外汉语教学事业取得了长足的进步,汉语作为世界上最古老的语言之一,正被越来越多的外国人学习和使用。进入21世纪,世界各国专门学习汉语的总人数已经超过了2500万人。新的时代对对外汉语教材的建设提出了新的要求。

  采访:毛悦 副教授(北京语言大学汉语速成学院副院长)

  那个时候呢,可能从学生的学习目的来说,比较零散,比较单一,比如说来中国旅游的,来中国学习汉语只是为了了解中国,这样的学生比较多,最近这些年,从学生的学习需求,学习目的来说,发生了比较大的变化,学生的学习目的呈多样化,而且学生对于短时间能够强化的提高自己的学习水平的要求,也比较强,有很多国外的大公司、大企业,也把他们的职员派到我们这儿来,短期来强化学习汉语。

  今天,中国的对外汉语教学在世界汉语教学领域内已经占据着领先的位置,配合着汉语教学的发展,中国的对外汉语教材建设也逐渐形成了一套完整的体系。

  采访:孙德金 教授(北京语言大学汉语学院副院长)

  我们这套教材呢,全称叫《对外汉语本科系列教材》,主要特点表现在四个方面,第一个学量化。特点就是它的规模宏大,第二个特点是系统性强,第三个特点是富有新意,第四个特点是科学量化。

  采访:日本留学生(某公司职员)

  我以前学过的教材没有这四种分别,我认为(北京)语言学院(大学)这个教材,口语方面,听力方面都是分开的,所以可以增加自己每个方面,听力,阅读能力,还有口语能力,所以我觉得分开来学四本书非常有意义。

  采访:杨寄洲

  这套书的最重要的特点是内容新,语法系统,完全是按照语法规范来编的,就是让学生如果用这套教材呢,就像是上楼一样的,一个台阶一个台阶一个台阶,达到我们所要求的这个水平,什么水平呢,就是达到2500个词汇,学下来能学2500个词汇,如果学一年半,可以学3300个词汇,就符合我们国家汉办教学大纲的要求,学生学完一年以后,学的好的学生可以用汉语说相声,表演汉语节目,表演话剧。

  立足21世纪,中国的对外汉语教学面临着新的机遇与挑战,新一代的对外汉语教学工作者们在继承前辈学者的基础上,努力创新,现在中国一年就会有几百种新的汉语教材问世。在世界级图书展览会上,来自中国的汉语教材,成为最受世界汉语学习者欢迎的权威性教材,中国的对外汉语教学水平在世界汉语教学领域内得到了认可,具有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采访:王建勤 教授(北京语言大学出版社社长

  北京语言大学很快要成立对外汉语教材研究发展中心,这个也是我们学校的一项重大举措,通过建立对外汉语教材研发中心来整合我们学校乃至全国包括海外的对外汉语教学的一些资源和力量,真正能够推出代表我们国家的对外汉语一流水平的汉语教材。

  让中国走向世界,让世界了解中国。这是几代为对外汉语教学事业努力耕耘的人们共同的心声。汉语,作为古老中华民族的文化象征,它蕴含着一个民族的精神,把汉语推向世界是一项国家和民族的事业,用语言来牵手和平,让文化搭起各国间友谊的桥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