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语风”吹热世界
专栏记者:刘茜 实习生:李海明 本期策划:王保纯 汪大勇

文章来源: 光明日报 日期: 2005年10月13日   

 
特邀嘉宾:

  崔希亮(北京语言大学校长)

  冯胜利(
美国哈佛大学东亚系教授、中文部主任
)

  宋永波(国家汉办教学处处长)

 缘起 前不久,首届世界汉语大会在人民大会堂举行,来自世界6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政府官员以及大学校长、汉学家和汉语教师等聚集一堂,围绕“多元文化架构下的汉语发展”进行广泛的交流研讨。

  近年来,随着中国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和经济的持续快速增长,中国与世界的交往和联系日趋广泛和深入,不少国家出现了学习汉语的热潮。目前,全世界学习汉语的人数已逾千万。2004年我国政府制定实施了加强对外汉语教学工作的“汉语桥工程”,在拓展各类对外汉语教学资源、大力支持在海外建设孔子学院,推广和完善汉语水平考试和加大汉语教师的培养和派遣等多方面取得显著成效。

  记者:近几年,不仅是东南亚地区,包括欧美国家学习汉语的人数迅速增长。来我国学习语言的外国留学生人数更是翻了几倍,请分析其原因。汉语迅速增长的深层次意义是什么?

  宋永波:中国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给世界提供了机遇,汉语热潮的掀起与此呼应。学会汉语有利于就业,为个人发展提供了多一种选择,更有人说汉语已是就业王牌。中国作为一个和平崛起、负责任的大国在国际舞台上扮演愈来愈重要的角色,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世界已经并将更加关注中国。汉语作为各国了解中国的重要工具,已经受到越来越多的国家政府的重视。

  近年来,各国重视在多元文化背景下教育和培养下一代,汉语作为承载几千年中华文明的载体,具有不可忽视的影响力,受到重视应该是很自然的。2008年奥运会、2010年世博会将在中国举办,希望来华旅游者不断增加,为了方便,肯定要学习一定的汉语。中国政府进一步重视汉语教学工作,通过实施“汉语桥工程”,加大了对国外开展汉语教学的支持。

  冯胜利:学习中文的人越来越多了,这是事实。但是外国人学习中文的目的比以前更明确了。中国和国际的交流多了,有的人想和中国人做朋友;有的人想了解研究中国,那么他首先要学习语言;有些年轻人学汉语是为了以后找到更理想的工作;也有华裔移民希望后代学习汉语——随着中国的国际地位影响的增大,汉语热是很正常的。在美国,汉语引起越来越多的人的重视,汉语老师的教学研究资金和工资都在提高,汉语老师的人数也相应提高。

  崔希亮:汉语热的同时也面临着很多问题和挑战,首先当然是面临跟其他强势语言之间的竞争。语言和语言的竞争背后实际上是文化之间的竞争。如果现在中国的文化能像唐代那样处于一个高势位,别的国家都要来学,那自然是有优势的,在竞争中就会处于优势地位。但我们现在跟英语、跟西班牙语比并没有优势。所以关键是政治稳定,在国际上的地位要高,经济实力要雄厚,我们的文化要真正能够代表先进文化,这样汉语面临的所有竞争就都不成问题;但是如果我们的文化是落后的文化,在国际上发挥的政治作用很有限,经济上还是一穷二白的话,语言在竞争中就不可能有优势,你就有可能被人家吃掉。

  记者:几年时间,学习汉语的需求增长对教师资源、教材教具、教学方法等方面都提出了更多的要求,我们现有的资源能否满足这种需求?我们将采取哪些措施来满足这种需求?

  宋永波:我们现有的资源远远不能适应世界汉语教学发展的形势和需要,和各国汉语教学的需求相比,还差很多。从国内的对外汉语教学来说,也是处于勉强应付的状态,教师数量不足。许多教师每周承担十几节、甚至二十几节课,没有时间系统地研究、总结、提高教学方法,难以大量开展教学试验,进行教学改革。

  教材方面要满足形势发展的需求,要改变教材工作重点,按照“高起点”、“国际化”、“品牌化”的原则,制定教材开发规划和切实可行的推广计划,专门针对国外不同国家、不同层次学习者的需要编写出版汉语教材和辅助教学资料。加大利用现代教育技术力度,开发适应国外需要的多媒体教材和网络教学课件,实现由纸质教材向网络、多媒体教材的转变。

  同时,要加大向国外派遣汉语教师力度,实施“国际汉语教师中国志愿者计划”和“汉语作为外语教学能力认定办法”,经过认真培训、考核,扩大获得《汉语作为外语教学能力证书》的总人数,向有需要的国家派出志愿者教师。采取与海外教育机构合作建设及特许经营等方式,积极在国外建设孔子学院。改革汉语水平考试,从海外考生需要、扩大服务对象出发,从起点上降低考试难度。

  冯胜利:现在汉语教学主要有以下问题:首先,汉语教师少,合格的好的教师需要学历和实践双方面的能力,需要马上进入角色。这样的老师要有古汉语的功底,也要有文史知识。师资问题解决后,其他问题都可以解决。我们希望国内可以培养相关人才,同时我们自己也在培养。

  其次是教材和学科问题。我们现在没有立体的教材把语法和词汇配套,并兼顾各个层次学生学习。在中国学习汉语和在外国学习汉语有很大不同,我们要针对外国的国情开发一整套学习方法,并进行总结研究,最后变成一种教学模式。国内是对外汉语教学,国外是海外汉语教学,在外国学习汉语的学生没有语言环境,所以他们面对的困难会更大。

  我们要抓住时机,通过汉语热带动汉语学科建设。

  记者:汉语是我们的母语,推动汉语的普及,我们在教学和科研方面站在最前沿。我国现在对外汉语教学水平如何?汉语作为第二语言教学的研究水平如何?

  崔希亮:我们的对外汉语教学主要包括四大块,第一是教什么,也就是本体论,研究语音、语法、词汇等的规律以及汉语发展的历史,是很基础的部分;第二部分是“怎么教”,也就是教学法和教学理论;第三是“怎么学”,也就是认识论,从认知的角度研究学生的学习心理、学习方法等等;第四部分就是工具论,用现代的科学技术来教学。

  宋永波:新中国的对外汉语教学经过几十年的摸索、建设,积累了不少有益的经验,在教学理论和教学方法上也进行了积极探索,产生了一定的对教学具有指导意义的成果。总体而言,教学水平还是可以的,但是对教学质量和教学效果的追求应该是无止境的,如何在最短的时间使学习者达到最理想的效果,应该是每个教师认真思考的问题。特别是随着教学需要的多元化,随着现代教育技术在教学中的普遍运用,广大教师必须不断更新观念,改革方法,在提高教学水平上下功夫。面对新的形势和要求,相信很多教师不会感到很轻松。至于汉语作为第二语言教学的研究方面,总体感觉相当薄弱,虽有一定成果,但与教学需要相比,差距很大,急需加强。

  记者:我国在一些国家成立了孔子学院,目前孔子学院在海外的发展状况如何?

  崔希亮:“孔子学院”这个名称可能会带来一些误解,以为是为了传播儒家文化,实际上是一个语言学校,以语言教学为主,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汉语、了解中国,语言是一个桥梁,通过语言才能了解一个国家。

  我认为成立孔子学院是一件好事。因为推广汉语单靠民间的力量是不够的,必须有政府力量的支持。孔子学院是以民间的身份成立,由各个大学承担的,但背后有政府支持。我们办孔子学院有的是跟政府机构,有的是跟大学,有的是跟公司,各种合作方式都有。资金有多种方式,有独资的,有合资的,有的完全由对方国家出。

  孔子学院在韩国已经挂牌了,但真正要把它经营好、管理好很不容易。

  宋永波:孔子学院现在属于创建阶段。海外孔子学院将成为以开展非学历汉语教学、培训当地汉语教师、宣传中国优秀文化为主的汉语教学和文化交流的基地。